🏡
PTT小說網
x
    指向火絡皇的慟哭之指,竟刺破火絡皇的所有防護,點在它身上。

    火絡皇的身體突然爆開,炸成數以萬計小火焰四散,其中一團火焰飛向天空,投入藍黑旋渦中,消失不見。

    臨走前,火絡皇的神念聲音在山谷回蕩。

    「快逃吧,它的力量已經蘊含眾生之力,是真真正正的聖位層次。」

    方運聽到這話的時候,自己面前的慟哭之指已經發起了一次攻擊,猶如一根弒天之矛刺出。

    刺空了。

    方運的心情相當複雜,既喜悅又怪異。

    這慟哭之指,蘊含少量眾生之力,甚至能一指滅殺普通皇者,論力量層次還在自己的枯朽之力之上,可竟然刺空了。

    方運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家國天下和血芒天下。

    連聖道偉力都能引偏!

    正在遠處觀戰的人象皇者有點蒙,伸手摸了摸頭,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因為就在剛才,自己眼睜睜看著令自己都恐懼的慟哭之指,狠狠地刺向方運一丈外的地方。

    聖道偉力瞎了?

    正在不斷躲避慟哭之指的躍空的心情也有些複雜,它原本還在擔心方運,偶爾看幾眼,畢竟這位是跟噬龍藤有關係的神秘大人物,可現在看來,好像根本不用自己擔心。

    躍空默默地看了看繼續在蠕動的逆碑皇者,心想它如果現在身體完整,估計會氣得破口大罵。

    慟哭之指一次刺空,方運並沒有因此大意,心思一動,星火渾天鑒擋在身前。

    於是,沒有神念控制的慟哭之指出現了致命的缺點,不會繞開星火渾天鑒,直直刺在上面。

    就聽砰地一聲巨響,星火渾天鑒輕輕搖晃一下,慟哭之指被震成碎渣。

    方運將星火渾天鑒懸在身後,沒有繼續攻擊逆碑皇者,似乎越攻擊它的本能反擊越強。

    但是,如果現在不攻擊,接下來等逆碑皇者身體變化完畢,必然會更加強大。

    方運無奈地看了一下山谷中的戰場。

    獅金王與狼鑰王被自己囚禁殺死,英洪戰死,影族大妖王戰死,火絡皇逃跑。

    躍空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不斷挪移躲避慟哭之指的追殺。

    人象皇者的心臟依舊在與狼首聖錘對抗,但實力還相當於普通的新晉皇者,十分強大。

    那逆碑皇者力量在不斷增強。

    現在,形勢已經徹底逆轉,方運和躍空,要對上兩頭強大的皇者。

    方運看著逆碑皇者的身軀離獅形越來越近,心中念頭連閃,突然伸指點向逆碑皇者的身軀。

    聖魂文台上的一座雕像突然活過來,與方運做出同樣的姿勢,點向逆碑皇者。

    一道寂然無聲卻又浩蕩偉岸的力量突然落在逆碑皇者的身體上。

    逆碑皇者的身體由碎骨與血肉組成,本來已經破爛不堪,而現在突然炸裂,無數的細碎骨頭與血肉碎塊四濺,那百丈逆碑的氣息迅速下降。

    碎骨與血肉碎塊濺射之後,蠕動速度突然加快,那已經不是蠕動,更像是在翻騰顫抖。隨後,所有的碎骨與血肉重新回到逆碑之下,快速形成新的軀體。

    不是獅形,而是逆碑皇者原本的類駱駝形狀。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因為之前有種感覺,若是讓逆碑皇者凝聚成獅形,自己恐怕要動用壓箱底的力量,若是不小心,甚至可能會被殺死。

    畢竟,逆碑山的力量都源自負碑獅,一旦巨獅負碑成形,不知道會帶來多少麻煩。

    重新凝聚逆碑皇者氣息有了明顯的改變,周身散發著奇特的力量,晦澀而又粘稠,竟然能稍稍將血芒天下的力量排開,神念可以外放出十丈遠。

    此刻的逆碑皇者,全身的骨骼變得漆黑一片,身上的血肉極為詭異,根本不是普通的那樣皮毛在外,血肉在內,而是皮毛與血肉胡亂攪在一起,不斷地翻騰蠕動,只是由於骨骼的作用維持駱駝的輪廓。

    逆碑皇者力量暴增,人象皇者應該高興,但是,人象皇者竟然慢慢遠離逆碑皇者,甚至都不去看方運,而是死死盯著逆碑皇者。

    逆碑皇者原本用火紅的雙眼看著方運,正要說話,突然扭頭看向人象皇者。

    「你怕了?」逆碑皇者的聲音中彷彿帶著攪拌血肉的聲音,詭異異常。

    「你不會要殺我吧。」人象皇者問。

    「嗬嗬……我怎麼會呢,我怎麼會殺凶靈呢?」逆碑皇者的頭部血肉翻騰,口眼歪斜,如同燉爛后被攪拌的豬頭。

    「這裡的一切我不要了,告辭!」人象皇者突然收起心臟,急速升到高空,逃出山谷。

    狼首聖錘失去目標,回到方運手中。

    此刻躍空終於將慟哭之指的力量耗盡,忍不住提醒方運道:「我們走吧!這個逆碑皇者有些古怪,它的氣息更加恐怖,也更加古老,比我身上的氣息都濃郁。那塊碎碑祖物太過強大。」

    方運道:「先看看情況,實在不行再逃離此處。我或許殺不了它,但它想殺我也沒那麼簡單。」

    方運說話的時候,腦子裡想到的是那根戳偏的慟哭之指。

    「嗬嗬嗬……」

    逆碑皇者突然發出怪笑,並看向方運。

    「既然你不肯走,那就留下來吧。你的身上似乎有不一樣的秘密,吞噬了你,或許我可以提前降臨……」

    逆碑皇者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一道濃重的凶意席捲山谷,三人向那凶意的來源處看去。

    那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凶物,身體的外形與人族相仿,不同的是身體柔若無骨,由粉色的嫩肉組成,在它的身體之後,六對潔白的貝殼猶如翅膀一樣張開,貝殼的邊緣金光閃閃,平添一分美感。

    「貝翼?」躍空認出這頭凶物。

    方運看了一眼,神色中有警惕也有好奇,態度和躍空沒有絲毫區別。

    貝翼的身體看上去那般柔弱,雙眼清澈得猶如湛藍的海洋,但是,在那雙湛藍的眼睛深處,卻潛伏著無數海底火山。

    「有趣。」貝翼皇身後的六對貝翼如翅膀一樣輕輕扇動,面帶微笑,掃視在場的方運、躍空和逆碑皇者。

    「吼……」逆碑皇者竟然放棄面對方運,而是轉身看向貝翼,微微低著頭,發出威脅的吼聲。

    凶物躍空向貝翼皇眨了一下巨大的眼睛,道:「貝翼皇者,那逆碑凶靈已經將這裡納為私地,要趕我們離開,我看,不如加入我們,聯手趕走它。這裡,理當屬於我們凶靈一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