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己未明外界聖道,那一定要明了知曉無盡聖道嗎?

    方運的內心很快給了自己一個答案,不能。

    若是真想理解那無盡聖道,便等於讓一條魚去了解每一滴水,讓鳥兒去了解每一片葉子,讓學生去了解所有的學問。理論上講,這是有可能實現的,但實際上,在現階段是不可能發生。

    但是,既然理論上可以實現,方運心中升起一種野心,要知曉萬物,要萬物盡在吾心,凡是不入內心之學,皆是虛妄。

    不過,下一剎那,方運想起孔子的話,即便是孔子,也說自己並非生而知之,是學而知之。

    方運心中突然泛起一絲波瀾,突然對一些儒家的經典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我明白了。」

    「吾心自明,還不夠,我還應有屬於自己的道路。就如這天地,有山峰河流,有海洋天空,有毒瘴瀰漫,有荊棘環繞,若我所行處,自有道路,遇山開山,遇水架橋,遇海分波,遇逆碑力量,則逆碑見吾之聖道而辟易。道理就是如此簡單,以前也有模糊的認知,但直到如今,我方能體味這細微之處。進而……才知何為鍛天命!」

    一切不過在一瞬間完成,方運通過一個簡單的困境和道理,明白更精深的道理。

    方運嘴角噙著笑意,雖然知道以自身力量無法突破現在的困境,但並非沒有其他解決辦法。

    方運收回血芒天下,將球狀的家國天下包圍自身,同時看向躍空與貝翼。

    那躍空幾乎瘋了,竟然在不斷挪移,又急又快,一開始只是消耗普通力量,但很快已經在消耗它的本源力量。

    看到貝翼,方運心中一驚,貝翼竟然和之前一樣,沒有絲毫變化,依舊面帶微笑,如同在逛自家後院一樣。

    方運立刻明白,這貝翼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現在它踏在屬於自己的「道路」上,即便無法破解逆碑力量,也不會被影響,不像自己在苦苦支撐。

    「都說逆碑山神奇,我之前還認為是誇大其詞,今日一見,方知玄妙。不錯。」貝翼竟然開始稱讚逆碑皇者的力量。

    逆碑皇者現在沒有站立在地,而是趴在地上,身體已經無法支撐逆碑。

    它譏笑道:「不錯?你以為這是三字生光的力量嗎?不,這只是開始。還有那個方運,你之前避開了逆時返古,本皇承認你有不凡之處,但現在,你躲不過了。本皇,親自為你們送葬!死吧!」

    隨後,那逆碑散發的灰白色光芒突然加重,讓天地都蒙上一層灰色的霧氣。

    方運突然面色慘白,耳朵、眼睛、鼻子、口等等處處冒血。

    在這一刻,已經不是神念被分成幾十種那麼簡單。

    方運發覺自己置身於億萬個不同的時空之中,從遇見逆碑皇者開始到現在的時間,竟然被強大的力量分隔成無數時空,不再連貫,而且每一段獨立的時空,都在衍生出不同的變化。

    有的時空是自己一方全部戰死,只有自己獨活;有的時空自己有了援手,但始終殺不死逆碑皇者;有的時空自己還在不斷與逆碑皇者戰鬥,無休無止……

    「不對!」

    方運不僅領悟吾心自明,也已經幾乎領悟下一階段的道理,在心神被億萬時空消磨之前,強行醒來。

    「如果我身在無盡時空是真的,那麼以我目前的層次,會在一瞬間死亡,但是,我並沒有死亡。那就說明,這億萬時空並非是真實存在,但是,也並非是完全虛幻。看來應該是這種力量不夠完整,所以形成一種介於虛實之間的力量。或者說,那輛得自龍門的指南車還在幫助我,讓我避免陷入億萬時空之中。」

    方運鬆了口氣,再次看向躍空。

    組成躍空身體的碎石已經開始崩散,不一會兒,躍空橫死當場,徹底化為一地碎石。

    方運又看向貝翼,就見貝翼的六對貝殼表面的金光時而如太陽一般光輝耀眼,時而變得晦暗不明,不多時,貝翼身後竟然冒出一顆有稜角的奇特天體,遠遠看如同圓球,但靠近了便會發現那是一個多面體。

    「那是……」

    隨後,就見那奇特天體突然炸裂,貝翼哇地吐出一口鮮血,它的六對貝殼表面的金光徹底消散,失去了神秘的力量。

    貝翼臉上浮現一抹狠色,緩緩抬起頭,道:「本皇在葬聖谷歷盡千難萬險,始終沒被磨滅天賦,沒想到竟然被你的力量徹底毀掉。好!好!好!若非本皇已經得到想要之物,又意外發現此地,將滿載而歸,恐怕已經被活活氣瘋。這大概就是你最後的力量了,可惜,還是不夠強。現在,輪到本皇了!」

    說完,貝翼的六對貝殼猛地擴張,隨後如同六對垂天之翼,翼展達到數里,明明與身體的比例極為不協調,但卻一點都不突兀。

    「你竟然沒死,我不甘心!我要殺了你!」

    逆碑皇者說完,身體突然乾癟下去,好像被逆碑徹底吸干,隨後,逆碑之上的三個半字同時發光。

    天地昏暗,虛空再生。

    「這是真正的聖道之力……」方運只覺眼前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但是,卻能感應到那力量不是沖著自己而來,是沖著貝翼去的。

    數息后,光芒重臨,黑暗散盡。

    就見那百丈的逆碑已經縮回三丈高下,倒在地上。

    逆碑之下,是逆碑皇者乾枯的軀體。

    貝翼周身的氣息減弱三分,身體表面的光芒散盡,面色灰敗,但似乎僅僅是受到重創,並沒有危及生命。

    逆碑皇者死亡,那億萬時空的力量也緩緩消散。

    「貝翼,你怎麼樣了?」方運緩緩飛向貝翼。

    貝翼懸浮在半空,輕輕搖頭,道:「絕地凶靈果然不凡,它竟然引動了真正的聖位力量,我足足損失了兩件寶物才擋下。你怎麼樣?」

    此刻,雙方已經相距兩百丈。

    「我啊……很!好!」

    在方運說到「我」的時候,一面鏡子從半空躍出,快速一動,外放出神光掃在貝翼身上。

    如旭日東升,光照萬物。

    貝翼原本有著皇者的氣息,但被觀天鏡投影掃過後,氣息暴跌至妖王層次。

    在說到「啊」的時候,方運激發兵法暗渡陳倉,真龍古劍出現在貝翼的身側,一劍斬下。

    在貝翼驚駭的目光中,真龍古劍斬在它的身體與六對貝翼之間,將其徹底分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