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旦切斷身體與貝殼的聯繫,貝翼的力量驟然失去。

    它本能地要用秘法把身體與貝殼再度相連,但是,方運根本不給它機會。

    方運用出所有手段,戰詩詞、聖氣、枯朽之力、星位之力、文台之力等等等等,甚至左手狼首聖錘、右手星火渾天鑒,將兩件寶物當作普通武器劈砸貝翼的身體。

    貝翼的貝殼非常堅硬,乃是少有的防護性寶物,但是,它的身體非常之脆弱,甚至能被普通人嚼碎。

    一開始,場面還有些血腥,但過了一會兒,在各種力量的衝擊下,貝翼的身體化為塵埃,不復存在。

    只有那六對貝殼還在。

    方運喘著粗氣,仔細檢查地面,確認沒有任何遺漏后,看向堅硬的六對貝殼。

    被觀天鏡投影一照,六對貝殼的力量層次已經暴跌。

    方運伸手觸摸,體內的枯朽之力如同洪水一樣湧入其中。

    片刻之後,枯朽之力布滿貝殼的每一處地方。

    就見貝殼慢慢變色,由白色變為枯黃,組成貝殼的一切都在慢慢衰敗消亡。很快,貝殼上出現許多斑點,接著是許多孔洞。

    孔洞慢慢變大,不多時,貝殼變成碎片落在地上。

    這並沒有結束,枯朽之力繼續侵蝕。

    最終,六對貝殼徹底消失在方運的面前,沒有留下任何塵埃,完全被枯朽之力抹殺,化為天地間最微小的顆粒。

    方運用盡一切手段檢查,發現自己已經將貝翼滅殺,輕輕鬆了口氣。

    實際上,方運並不想在這個時候用觀天鏡投影,畢竟只是仿品而不是本體,用一次力量就弱一次。之前的觀天鏡投影,就算用來對付半聖,也有一定效用,但現在,很難對半聖起效。

    方運看了看手中的觀天鏡,表面已經出現裂痕,聖道氣息弱了許多,最多只能使用一兩次。

    「不過,即便如此,皇者被此寶一照,也必然跌落至普通大妖王層次。」

    方運收起所有寶物,再一次打量此地。

    遠處山峰聳立,圍成山谷。

    近處尖石碑林立,圍出大片的空地。

    空地中心的花園與祭壇依舊,但站立之人,只剩方運。

    火絡皇與人象皇者成功逃跑,英洪、躍空、影族大妖王、獅金王、狼鑰王、逆碑皇者和貝翼,盡數死亡。

    方運最後看了看貝翼死亡的地方,很感激之前賣給自己消息的影族大妖王,可惜,那個影族已經死於負棺人之手。

    「你的兩個分身都已經死亡,我倒要看看你籌謀到底能不能完成。」

    方運心裡想著,再度檢查地面,可惜,一無所獲。

    「不同的凶物有不同的儲物手段,有些凶物能創造一個獨立的空間,一旦身死,那空間或者徹底崩塌,將裡面的一切化為烏有,或者被放逐,流落各地,甚至可能被葬聖谷吸收。可惜了……」

    方運輕輕搖頭,沿著花園的石子路徑向前走,走到小路一半的時候,映芒鏡輕輕一震。

    方運面露訝色,停在原地,四處張望。

    道路兩側的花園地面是碧綠的青草,間或有小樹野花,一片生機盎然。

    這裡沒有門,沒有通道,只有一條簡單的道路通往祭壇,可為什麼映芒鏡會動?

    方運思索片刻,決定先取寶物,別的事情取寶之後再說,以防生變,要是加快腳步前往祭壇。

    抵達祭壇邊緣,方運停下腳步。

    灰白色的正六邊形祭壇不是特別大,高約一尺,佔地越三丈方圓,上面的門也和人族房間里尋常的門框一樣大。

    最後,方運的目光落在六邊形祭壇的地面附近,那裡有密密麻麻的金色神紋,與其他寶閣內牆壁上的紋路一樣,應該是在保護這座祭壇。

    方運二話不說,立刻以軍營詩喚出十萬大軍,然後開始不斷攻擊這些金色神紋。

    經過火山釀的洗禮,方運的枯朽之力更加強大,以極快的速度腐蝕神紋,很快解決保護祭壇的力量。

    方運沒有登上祭壇,而是消耗聖氣,化為一隻聖氣大手,抓向萬物石。

    沒有任何阻礙,也沒有任何意外,萬物石被大手抓起,收到面前。

    方運看了看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形態的萬物石,露出愉快的微笑,此物看似無用,卻有大用,絲毫不遜於天元母液等神物。

    方運將其收入文宮之中,並看向那猶如黑色金石雕出的雙龍拱門。

    方運伸出聖氣大手去抓,雙龍拱門紋絲不動。方運看了一眼拱門與祭壇相連處,並沒有任何力量粘連,兩者是獨立的。

    思索片刻,方運讓戰詩兵將前往碰觸雙龍拱門,戰詩兵將沒有受到傷害,沒有任何意外,唯一怪異的地方是,所有戰詩兵將都無法挪動雙龍拱門。

    方運又讓負傷的行流去,結果雙龍拱門同樣紋絲不動。

    方運試著走上祭壇,全神戒備,最後,伸手抓住雙龍拱門。

    在碰觸雙龍拱門的一剎那,方運便明白了這雙龍拱門的作用,臉上閃過難以掩飾的驚喜,甚至比得到萬物石的喜悅更勝百倍。

    「竟然如此,但是……」方運面色變幻,似乎有一些不確定的地方。

    隨後,那雙龍拱門消失,出現在吞海貝中。

    最後,方運看向這個祭壇。

    無論是風格、材質還是年代,這祭壇跟雙龍拱門都沒有關係。

    方運最感興趣的是,這祭壇的材質十分稀少,凡是能認出來的,都是製作聖道寶物的神物,但是,這祭壇的力量層次明顯停留在皇者層次,絕對不是聖道寶物。

    祭壇就是正六稜柱,只不過只有一尺高,通體呈灰白色,上面有一些奇異的深藍色符號。方運不認識這些符號,但知道這是古代異族和凶物的風格。

    方運仔細看了看,發現一個問題,這東西上面放著雙龍拱門的時候,像是祭壇或者案幾,但現在什麼也沒有了,已經無法看出是什麼,根本不像祭壇。

    方運蹲下,伸手碰觸這東西,發現不像雙龍拱門,什麼感覺都沒有。

    方運不死心,依次使用自己的各種力量試探,才氣、聖氣、枯朽之力等等等等,全都失敗。

    方運回憶與凶物和異族有關的一切資料,突然想起之前貝翼身後浮現的多邊形神秘天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