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好眼力。不妨告訴你,我的每一把貝翼長刀,都吞噬過一頭皇者!這便是我能獲得還魂藻的原因,也是我能憑一己之力對抗那逆碑皇者的原因。」

    方運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貝翼一族雖然不算遠古極凶,基本的實力也弱,可一旦讓貝翼長刀吞噬足夠多的凶物,便近乎遠古極凶的層次。

    當年萬界混戰的時候,有一尊貝翼大聖的八對貝翼吞噬了八尊半聖和八尊大聖,堪稱大聖之中無敵手,甚至置身於聖祖戰場都毫髮無傷,堪稱一代奇迹。

    「去吧!」貝翼皇一聲令下,八把貝翼刀劃破長空,帶著刺耳的尖嘯聲,以十五鳴的速度攻向方運。

    這個速度,已經超過現如今的真龍古劍!

    真龍古劍的飛行速度不過勉強達到十四鳴。

    八把細長的白色巨刃宛如八道神光,從四面八方攻擊球狀的家國天下,不斷對撞,發出連續不斷的轟隆隆巨響。

    每一秒,八把貝翼刀攻擊數百次,讓家國天下的的表面泛起陣陣漣漪。

    即便沒有天地元氣,這種攻擊力量也遠超普通的五境大妖王,接近皇者的層次。

    方運面色平靜,內心卻在不斷思索。

    半聖衣冠要過好一陣才能再次使用,也幸好之前使用,若是留到現在,無法接觸天地元氣,半聖衣冠的作用大打折扣。

    自己還有其他手段,但現在並不適合用出。

    貝翼皇想要消耗方運的力量,方運也打算消耗貝翼皇的力量,在沒有天地元氣情況下,連聖道寶物的威力都大打折扣,更不要說殺死一位皇者。只有在貝翼皇力量枯竭的時候,才有機會殺它。

    凶物很強,但力量並非無窮無盡。

    更何況,毒攻之蛇依舊在源源不斷噴吐毒霧,附近數十里在已經被毒霧充滿,雖然貝翼皇不斷驅散毒霧,也不斷讓貝翼刀震退毒霧,這都要消耗額外的力量。

    而且,毒霧中的枯朽之力很強,只要落在貝翼刀上或貝翼皇身上,貝翼皇就不得不消耗大量的聖氣驅散。

    只要貝翼皇的聖氣耗盡,便是動手的機會。

    方運開始故意減少聖氣的消耗。與此同時,方運開始尋找自身寶物,看看有沒有消耗天地元氣的。

    那釀光瓶雖強,在沒成為文豪或穿上半聖衣冠之前,根本無法用以殺敵。

    鎮罪殿內,還有兩具屍體。

    獅金王與狼鑰王的屍體。

    方運迅速檢查屍體,得到兩個氣血吞海貝,並通過枯朽之力打開。

    兩頭大妖王的寶貝很多,但現在能用的,只有包括生身果在內的幾種神葯。

    方運試著收取兩個屍體中的山島,但和之前在山谷中一樣,裡面的山島已經消失不見,恐怕是跟那神秘山谷甚至跟這座百棺島有關。

    方運沒有完全被動防守,偶爾會使用真龍古劍進行反擊,但必然會有一把貝翼刀過來迎戰。

    方運驚訝地發現,這貝翼明明同時操控八把貝翼刀,可卻沒有絲毫失誤,分出來迎擊自己真龍古劍的那一把,在各方面都不遜於自己的真龍古劍。

    這幾乎可以說,貝翼一共有十二把真龍古劍,在禁法神木範圍內,堪稱無敵。

    「貝翼一族如此厲害?」方運心中無比詫異。

    方運改變戰略,開始用更多的精力來研究貝翼刀。

    在八把貝翼刀的攻擊下,家國天下生產的枯朽之力有些跟不上消耗,於是,方運只能減少用於家國天下的枯朽之力,這就導致家國天下的防禦力略有減弱。

    方運再次改變策略,將家國天下縮小,幾乎附著在自己的龜鎧戰體上,讓龜鎧戰體承受一部分力量,同時保證自己的身體不會受到傷害。

    這個策略非常成功,成功降低才氣與枯朽之力的消耗。

    龜鎧戰體再次發揮其強大的一面。

    貝翼皇覺察到方運的變化,非常無奈,因為龜鎧戰體太強,幾乎等於一件所有力量都用以防守的半聖衣冠。

    不過,貝翼皇並不著急,繼續有條不紊地攻擊。

    方運亦是氣定神閑,但內心卻一直在警惕,貝翼皇絕對不是打消耗戰那麼簡單,他是在尋找時機,然後趁機全力攻擊。

    因為貝翼皇很清楚,人族堂堂虛聖,絕不可能被輕易殺死,直接動用底牌是最愚蠢的行為。

    時間慢慢流逝,貝翼皇始終沒有使用另外兩對貝殼。

    足足過了六個時辰,方運的所有才氣終於耗盡。

    在才氣耗盡的一剎那,貝翼皇眼中殺機一閃,但隨後,方運的才氣再度充盈。

    無上文心,文思泉湧,恢復所有的才氣。

    貝翼皇面露無奈之色,但隨後道:「你的文思泉湧至少要等一天後才會發揮威力,到那時,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來維持家國天下!」

    為了減少才氣的消耗,方運不得不讓龜殼戰體承受更多的力量,但必然會有部分力量波及身體,導致身體不斷受傷。

    在身體積累的傷勢影響戰鬥的時候,方運會立刻吃一顆生身果。

    這一路上,得到的生身果有數十顆,方運沒有吝嗇。

    遺憾的是,行流連續遭到重創,再加上沒有天地元氣補充,最終被貝翼刀斬殺,讓方運失去了一個好幫手。

    方運發現才氣消耗太大,不得不轉換思路,開始運用萬凶山。

    於是,一件又一件異寶從萬凶山中飛出,或用以防護,或跟貝翼刀硬碰硬。寶物一旦受損,在徹底破碎前,方運會重新收回萬凶山,消耗神物與枯朽之力修復。

    雖然所有的異寶很快破損,要回到萬凶山修復,但為方運爭取到了一定的時間。

    方運時刻保持警惕,始終不露破綻。

    貝翼皇也絲毫不氣餒。

    方運心中嘆息,妖皇不愧是妖皇,自從在血芒界被斬殺一命后,便變得更加謹慎。如果妖皇依舊像以前那般自大冒進,自己早就找到機會解決這貝翼皇。

    但是,貝翼皇至今穩紮穩打,這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讓人無奈的方法。

    方運只能利用絕對的力量才能戰勝。

    但有禁法神木在,貝翼皇才是擁有最強力量的一方。

    「難道要提前衝擊文宗?」

    方運有些不甘心,因為現在的時機並不成熟。

    「看來,只能試一試聖言大術了。直接動用孔子的有些不妥,那就動用半聖的試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