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慶國讀書人跟著起身,跟著封沫向外走,最後有一般的慶國讀書人離開,聲勢浩大。

    剩下的慶國人或者面露無奈之色,或者面帶微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或者面無表情,不得而知何意。

    臨近大門,封沫正要開口,突然,心中升起一絲警兆,感覺一把無形之劍正抵在自己喉嚨之上,若是自己敢再說一句話,必然會被就地誅殺。

    封沫背後冷汗直流,直到邁出天地貝,都不再說一句話。

    離開天地貝,離開文院,那種感覺消失,封沫眼中閃過一抹惱怒,方才竟然被李文鷹的殺意嚇住,連早就準備好的詩詞都沒有說出來。

    封沫回頭看了象州文院一眼,深吸一口氣,舌綻春雷。

    「昔日人族無外敵,慶國無奈取象地;今日妖蠻列門外,有人相煎有人泣!」

    封沫的聲音傳遍岳陽城和文院。

    一些慶國人立刻稱讚。

    「好詩!」

    「不錯!借用曹植《七步詩》的典故,抨擊內鬥之人,當屬好詩。」

    「說的不錯,當年本就是慶國見景國治理無方,才接管象州,而且是在和平時期。現在景國倒好,竟然在臨近第二次兩界山大戰時內訌,並非明智之舉!」

    但是,許多景國人也開始反唇相譏。

    文會陷入短暫的混亂。

    李文鷹神色淡然,望著文院正門,道:「門外之詩,何足道哉?」

    那些正在爭辯的景國人恍然大悟,紛紛嘲笑慶國狀元封沫膽小怕死,既然想攻擊方運,卻又被李文鷹一句話嚇得只敢在外面大放厥詞,在李文鷹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

    一些慶國人被激怒,可都不敢書寫貶低方運的詩詞。

    突然,有人朗聲道:「該死,竟然有人在論榜上書寫指責方虛聖的詩詞,大家一起去批判!」

    說話之人,竟然是慶國讀書人。

    許多人雖然對慶國人這種行為很不屑,但還是忍不住暗中前往論榜,果然,慶國各地的讀書人開始利用詩詞指責方運。

    有的指責方運在外敵入侵的時候攻擊慶國,是窩裡斗的典型。

    有人攻擊方運手段殘酷,屠殺人族。

    有人稱方運陰險狡詐,欺騙人族,讓眾多慶國讀書人文膽蒙塵,減弱人族力量,就是在資敵。

    各種各樣有關方運的負面詩詞出現的論榜之上。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在文會現場攻擊方運。

    李文鷹平靜地看著在場所有人。

    在場的慶國人越坐心中越是憋悶,因為這讓他們彷彿回到多年前,回到李文鷹文戰慶國力壓慶國讀書人的時代。

    但是,在場的慶國人不甘心,暗中串聯。

    突然,慶國文相起身,輕聲一嘆,道:「老夫雖為慶國人,卻看不慣某些人的行徑。方虛聖高潔清雅,文采武功,天下未有人能與之相提並論。老夫便厚顏獻詩一首,讚頌方虛聖,抨擊宵小!」

    說完,慶國文相遲前峰掃視全場,即興賦詩。

    「縱使方運操翰墨,劣於漢魏近風騷。龍文虎脊皆君馭,歷塊過都見爾曹。」

    眾人聽后,面色各異,一時間竟然無人出聲。

    這首詩,從字面上理解,是說方運的詩詞文章,縱然不如漢魏時期讀書人那般接近《詩經》和《離騷》的境界,但若是比作馬匹,也是像龍文那樣少見的駿馬,馬毛如虎紋,只有國君才配乘坐,這樣的駿馬奔跑速度極快,穿過城市如同躍過一塊土,而那些指責方運的人,猶如劣馬,被方運輕鬆超過。

    僅僅從表面上看,這首詩是在稱讚方運,指責那些人。但是,若是細細品讀,卻別有意味。

    他說方運的文章不如漢魏時期的文章,顯然是在說方運的文章並沒有多麼好。

    他說方運的這樣的駿馬只有國君才配,卻又提出「過都」,好似在說越過景國都城,很可能在影射景國國君只是名義上駕馭方運,實際上已經駕馭不了。

    「好詩!」李文鷹輕輕點頭。

    眾人一看,便明白李文鷹的態度,不是李文鷹真的飛揚跋扈不準人批評方運,是允許有水平的批評,比如這首詩,根本沒有半個字說方運的不好,但實際就是明褒暗貶。不要說李文鷹,就算方運在這裡,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這便是文人氣度,書生胸懷。

    「慚愧!」那大儒遲前峰誦完便坐下。

    許多人輕嘆,堂堂大儒,夾在兩國之間,不得不為慶國出力,只能用一句「慚愧」來表達自己內心真實感受。而且,這首詩非常不錯,但遲前峰故意沒有提筆書寫,不顯現才氣,明顯是不想爭奪聖杏,也生怕才氣太高,對方運的負面影響太大。

    以羞恥之心,行無奈之舉,也不算辱沒大儒之身。

    在場的讀書人意識到,此次文會,終於開始真正的**,既然慶國讀書人出手,景國讀書人必然會反擊。

    但是,誰也沒想到,第一個開口反擊的不是景國人。

    方運好友顏域空,緩緩起身。

    當年那個稚嫩少年,已經成長為挺拔英武的青年,身穿白衣墨梅翰林服,目光如峰岳,堅毅穩重。

    顏域空微微拱手,表示謙虛之意,然後昂首道:「前峰先生詠誦方運,珠玉在前,末學不敢爭鋒,但與方運為友多年,不能棄之不理,便厚顏賦詩,以贈方運。」

    說完,顏域空一邊口誦,一邊提筆書寫。

    方運詩詞今時體,

    輕薄為文哂為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

    不廢江河萬古流。

    當整首詩寫完,紙頁上才氣升騰,最後停留在四尺!

    三尺為鳴州,四尺為鎮國!

    鎮國詩成,文墨飄香,聲傳十里,才氣躍動!

    許多讀書人都被這首蒼勁有力的詩詞震撼,不斷反覆咀嚼。

    這首詩在說,方運的詩詞文章是現如今人族所能達到的最高峰,可現在有人輕視嘲諷方運的文章,至今沒有停止。那些嘲諷輕視方運的人,身體會腐朽,名聲會消亡,但是,無論這些人如何,都不會影響方運,正如同這些人無法阻止江河長流,萬古不息!

    方運之名,如江河萬古!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雄壯至極,鏗鏘有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