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顏域空寫完,雙手拿起自己的鎮國詩頁,輕輕點頭,道:「多年前已有詠誦方運的念頭,不過每每打腹稿,皆不如人意。今日聽聞遲先生之詩,便如心中開竅,才思上涌。如此一來,也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

    坐在一旁的宗午德問:「你有什麼心愿?」

    「讓方運看著我的詩詞,誠誠懇懇、認認真真、老老實實說一句,好詩!」顏域空微笑起來。

    全場莞爾,或許這是所有讀書人的心愿。

    紀安昌看向顏域空,眉頭一皺,向身邊人低聲詢問顏域空的身世經歷。

    但是,許多慶國人怒氣沖沖看著顏域空。

    這些慶國人留在這裡,原本是想看慶國讀書人文壓景國人,畢竟方運不在,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可顏域空倒好,身為慶國人,竟然幫助景國,稱讚方運。

    若僅僅是誦詩稱讚方運倒也不算什麼,可現在顏域空稱讚方運的詩詞竟然詩成鎮國,這意味著,若是慶國拿不出才氣更高的鎮國詩文,便等於一敗塗地。

    顏域空幾乎斷了所有慶國讀書人攻擊方運的道路。

    一些慶國人竊竊私語,還有人大聲說話,不敢明面攻擊方運,只敢影射暗示。

    「唉,世風日下,捧殺甚重,不利於一代虛聖成長啊!」一位慶國的老進士拂須嘆氣。

    景國席位中的張破岳斜了一眼那老進士,輕蔑道:「從來沒人捧殺你,你照樣一大把鬍子沒長進!」

    文會處處傳來笑聲,那老進士滿面通紅,恨不得鑽桌子底下去。

    就在此時,一位衣衫陳舊的青衣中年起身,立於慶國席位,如鶴立雞群。

    一門三狀元,父子四學士,紀安昌。

    「破岳老弟,如此指責一位好心的老人,未免有些無禮。」

    紀安昌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全場。

    在場大多數年輕人不認識此人,低下議論紛紛,在得知紀安昌的身份后,現場的人呈兩極分化,一方敬佩他當年的詩詞成就,畢竟曾作出過傳世戰詩,一方卻鄙夷他當年面對李文鷹不戰而逃,現在又趁方運不在來挑釁。

    張破岳何曾怕過任何人,即便對方是大儒,張破岳張口就道:「進士謗大儒,就義正言辭嘍?」

    紀安昌一副惋惜的樣子,道:「我離開聖元大陸多年,潛心苦修,磨礪身心,卻未曾想到,鄰國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方運詩文,我亦奉之為圭臬,反覆閱讀,雖雄雞唱響而無睡意。但是,人族是在不斷成長,一代更比一代強,最怕的便是固步自封。我與文鷹兄是舊交,哪怕我抨擊方運,他亦會手下留情。不過,我並非針對方運,只是針對時下風氣吟誦一首詩,一抒胸臆。」

    紀安昌的話引起眾多景國人的不滿,但許多人只能強忍怒氣,這時候不好大聲反駁,而且這紀安昌當年在兩國知名度極大,方運不在,全景國找不出一人能穩壓此人。

    李文鷹站在不遠處的矮台之上,輕輕點頭,道:「一別多年,安昌兄丰采更勝往昔,請安昌兄吟誦大作,以饗天下讀書人。」

    紀安昌略一沉吟,朗聲誦出所作詩篇。

    「方運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

    話音剛落,慶國席位便傳來轟然叫好之聲。

    「好!」

    「妙詩!佳詩!」

    「好一個至今已覺不新鮮,我的耳朵已經聽出繭子。」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乃是佳句佳作,一語道破天機!我們慶國人,不弱於景國人!」

    「這首詩,遠超出縣,也應該超過達府,有鳴州之才!或許過不了多久,便可鎮國!」

    慶國人紛紛稱讚,不遠處的張破岳正色道:「景國的讀書人認真向紀安昌先生學習,他這首詩表面是在說方運,其實是在說自己,方運這個大才人出世,讓紀安昌的詩詞變得不新鮮,只能風騷數十年。這首詩要是說方運,起碼會說『各領風騷數萬年』!」

    眾多景國人支持張破岳。

    於是,有慶國人道:「張破岳,你來吟誦一首如何?」

    雙方鼓噪靜止,都看向張破岳。

    「好啊!本將軍就來一首。」張破岳說完起身,昂然掃視一眾慶國人。

    張破岳也不多話,張口道:「才力永難跨方運,凡今誰是出群雄?或看翡翠蘭苕上,未掣鯨魚碧海中!」

    慶國人聽完,一時間竟無法開口反駁,偏偏這首詩的諷刺意味非常濃。

    這首在說,現在那些抨擊方運的人永遠無法超過方運,沒人能像方運一樣出類拔萃,位列群雄之上。那些人的詩詞,就如同翠鳥在蘭花上飛舞,嬌弱無力,艷麗纖巧,而方運的詩文,則如同駕馭鯨魚在大海之上遨遊,氣象宏大,氣勢磅礴。

    這首詩簡直在指著那些人的鼻子罵。

    景國眾人紛紛叫好,張破岳這首詩不如紀安昌通暢通俗,但勝在氣勢更強,誰也不能說這首詩弱於紀安昌。

    紀安昌微微點頭,但眼中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警惕之色,他沒想到,自己離開聖元大陸數年,景國竟然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顏域空也就罷了,是慶國人,可這張破岳在當年名聲不顯,而今竟然成了氣候,擎鯨游海之語,並非尋常人所能作出。

    一旁的宗學琰低聲解釋,說張破岳曾經統領過水軍,又與妖蠻鏖戰,也算是傳奇人物,寫出此等詩句不足為怪。

    張破岳朗聲道:「安昌先生,您再來一首吧,畢竟連我這個大學士都能隨口作一首,您當年可是號稱慶國小詩聖!」

    許多慶國人聽到「小詩聖」這個稱號,面色微變,因為這個稱號早就被方運搶去,無論是量還是質,紀安昌都遠遠不能與方運相提並論。

    宗學琰急忙低聲提醒道:「張破岳是怕你還有更好的詩詞文壓李文鷹,所以故意激將,讓你提前作出,若好,李文鷹不出手,若差,李文鷹必然會誦詩。」

    「我就是怕李文鷹不出手!」

    紀安昌說完,竟然如張破岳一般,一句廢話不說,起身誦道:「奇外無奇更出奇,一波才動萬波隨。只知詩到方運盡,滄海橫流卻是誰?」

    慶國人立刻稱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