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紀安昌的這首詩,和之前慶國文相的一樣,有褒有貶,但更側重於貶。

    這首詩是說,方運的有些詩詞非常奇特,堪稱人間最奇,讓許多人紛紛效仿。但是,後人很難超過卻偏偏模仿,就導致這種求奇的不正之風蔓延,如同海水淹沒土地一樣,泛濫成災,造成這種壞影響的又是誰呢?

    慶國人立刻拿出方運之前的一些奇詩作為例子,比如十字迴文詩、四季迴文詩等等。

    紀安昌才思如此敏捷,景國讀書人有了危機意識,許多人都在暗中作詩,想要回擊紀安昌,但發現以一己之力無法對抗紀安昌。

    許多景國人輕聲嘆氣,若是早有準備,以眾人之力,不會輸於紀安昌,但現在突然文比,卻力有不逮。

    這一刻,景國讀書人無比思念方運。

    就在景國人一籌莫展之時,鬚髮皆白的姜河川起身,微笑道:「老夫本欲旁觀,但卻見不得有人混淆視聽,顛倒黑白。故賦詩一首,正本清源。」

    說完,姜河川稍稍沉吟,朗誦道:「未及方運更勿疑,遞相祖述復先誰。別裁偽體親風雅,轉益多師是汝師。」

    誦詩完畢,姜河川微笑道:「本詩主旨,並非替方運辯解,只是實話實說,還請諸位莫要為了意氣之爭,陷入不義之境。」

    景國人面露得意之色,但沒有大聲稱讚,表現出謙虛的態度,慶國人也沒有人反駁,一些人甚至有些羞愧。

    這首詩已經把姜河川想說的道理說透,那些胡亂攻擊方運的人不如方運是毫無疑問的,相互學習、繼承先賢這些事是不分誰先誰后的。甄別去掉那些形式和內容不好的詩詞,親近《詩經》風格的詩詞,儘可能向更多的人學習,這才是真正的學習之道。

    姜河川沒把話說透,但所有人都清楚,姜河川實際在說,那些攻擊方運的人,已經偏離聖道,違背了作詩的本意。

    許多慶國人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姜河川是出了名的正人君子,若是像張破岳或李文鷹那般直接,這首詩恐怕會讓部分讀書人文膽蒙塵。

    文會出現短暫的沉默,但隨後,一些不服氣的人又開始鼓噪,那些稱讚方運和貶低方運的詩詞交替出現,尤其是論榜之上,簡直成了慘烈的戰場。

    文院上空,烈日般的才氣在不斷擴大,因為無論是稱讚方運還是貶低方運的詩詞,只要形成才氣,都會飛到裡面,讓其不斷增大。

    少數慶國人意識到繼續下去或許會幫到方運,但無論是文會現場還是論榜都已經失控,無論是慶國國君還是大儒,都已經無法阻止事態的發展。

    在聖杏文會空前熱烈的時候,葬聖谷中,古神塔內,神秘的葯園裡,方運與貝翼皇的戰鬥似乎進入尾聲。

    貝翼皇的八把貝翼刀無比強大,每一把貝翼刀都接近一位文豪的唇槍舌劍,別說方運無法動用才氣,就算能動用,也未必能全部接下。

    方運暗中試了試自己的寶物,發現凡是能用的,幾乎都因為缺少天地元氣而威力不足,若真要使用,幾乎等於浪費力量,因為催動那些寶物需要消耗巨量的聖氣與枯朽之力。

    方運深吸一口氣,決定使用聖言大術。

    就見方運神色莊嚴肅穆,雙手捧著自己的《論語新注》,輕輕翻頁,不過剎那,書頁翻到《論語》第十九篇子張篇。

    貝翼皇發現方運神色有異,心生警惕,同時看向方運手中的書,發現那書並沒有散發任何威能,並非聖書,便微微一笑,只要不是聖書,就算是那些著名的大儒真文,也威脅不到自己,畢竟大儒真文需要吸收天地元氣才能激發。

    就在貝翼皇飽含笑意的注視中,方運緩緩道:「眾聖在列,末學承恩,以言請聖,鏗鏘共鳴!」

    區區十六個字,在方運說來,與尋常聲音一般,任何人聽到都沒有特別感覺,但是,等方運全部說完之後,這十六個字猶如雷霆轟鳴,再一次在聽者腦海中炸響。

    貝翼皇只覺頭腦轟鳴,耳朵里儘是鏗鏘之聲。

    「你敢使用聖言大術?」貝翼皇面色劇變,但隨後,他面露譏笑之色。

    聖言大術不是真正的殺傷力量,和戰詩詞不一樣,更像是一種間接影響人的力量。

    「你用吧,我等著你用。區區四境大儒,敢亂用聖言大術,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用吧,正好省了我一番功夫,畢竟真要殺你,我還要冒一些風險,還要動用捨不得的寶貝。」貝翼皇好整以暇,竟然如同看戲般看向方運。

    就見方運說完之後,手中浮現一個玉瓶,玉瓶內飛出一滴血,落在聖魂文台之上。

    聖血化為一尊人像。

    「半聖子貢……」貝翼皇一眼便認出那半聖雕像的身份。

    方運站直身體,卻不去看貝翼皇,而是看著自己的《論語新注》,如同老實的學生一樣開始誦讀。

    「子貢曰:『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

    方運的聲音猶如晨鐘暮鼓,瞬間傳遍百棺島,又好似滾雷,永不止歇。

    就見一座院子憑空出現,方運站在院牆內的空地上。

    那院子並不大,也就方圓四五丈的樣子。但怪異的是,若仔細看去,就會發現裡面的有無數樓宇房舍,每一間房屋都富麗堂皇,猶如龍城宮殿,又好似孔城全城。

    平淡之中隱玄奧。

    一切看上去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貝翼皇的八把貝翼刀竟然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圍著院子飛行。它們明明可以飛過院牆,從半空攻擊方運,但卻好像傻子一樣,完全不知道如此。

    貝翼皇急忙控制八把貝翼刀,但是無論他用什麼手段,那八把貝翼刀都無法越過院牆。

    因為,相對於八把貝翼刀來說,院牆無限高。

    對於貝翼皇來說,院牆同樣無限高!

    「好一個子貢聖言!」貝翼皇以前見到過這種聖言大術。

    這句子貢聖言,涉及到一個典故。

    魯國有個叫叔孫武叔的人,挑撥離間,說子貢比孔子更加賢能。

    子貢聽說后,就說:「拿房屋的牆壁做比喻,我的牆只有肩膀高,所以外人只要路過,就能看到我家裡有多好。但我的老師孔子的牆有幾丈高,別人不知道怎麼進入,自然看不到裡面猶如宗廟般華美堂皇,也看不到裡面房舍何等繁多。真正能進入孔子之門的人,真正有水平理解孔子的人,非常少。所以叔孫武叔這種人說那些話,是很自然很正常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