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貝翼皇望著那院子,面色如水。

    身為皇者,有觀八方之眼,即便在山腳下,只要心裡想要看,也能自然獲得高空的視野,看到山頂的一切。

    但是,他現在看向那院子,眼前只有無邊無際的高牆,無論怎樣都看不到院子里的方運。

    貝翼深吸一口氣,耗盡整整十團聖氣團,發動秘術,神念暴漲。

    這是凶物一族由觀天地而衍生的強大秘術,能透視障礙,上察青冥,下視九幽。

    就見貝翼雙目閃過一抹神光,隨後看到,高牆之內是層層疊疊的樓宇和房間,密密麻麻,無窮無盡,如同一片大陸,完全被房屋佔滿。

    至於方運,當隱藏在層層房屋之內,貝翼皇完全無法看破。

    「億萬房屋之陸地么……那麼,本皇便讓其陸沉!」

    貝翼皇說完身體最後的兩層貝殼中,又一層剝離開,只留最後一層保護身體。

    所有貝翼刀落在貝翼皇身後,整整十把。

    這十把貝翼刀,每一把縮小到只有一丈,但是,每一把的表面都冒出淡淡的黑煙,每一把刀刃之內,都有一個強大的冤魂在蠕動,要掙脫這束縛。

    它越掙扎,這貝翼刀越強。

    每一把貝翼刀,都多出一種力量,皇者長河。

    若是用神念觀望,整整十重的皇者長河力量如同洪水泛濫,形成白茫茫的一片汪洋,衝擊一切外敵。

    大妖王之下,會被這強橫的力量輕鬆撕碎身體,新晉大妖王若是在這裡,將會被皇者長河的力量排斥,根本無法站穩,只能不斷後退。

    現在,即便沒有天地元氣,這十把貝翼刀也已經正式回歸皇者層次。

    更加堅韌,更加鋒利,更加強橫。

    貝翼皇一聲令下,十把貝翼刀瞬間突破二十鳴之速,直擊包圍方運的牆壁。

    轟!轟!轟……

    密密麻麻的轟鳴聲響起,震耳欲聾,彷彿天塌地陷,數不清的氣浪爆開。

    貝翼刀的每一擊,都能毀滅一片山川,都能擊毀一座城市,持續下去,最終可以將一片大陸打得四分五裂。

    但是,子貢聖言的力量屹立不倒,彷彿有一種真正的聖道偉力屹立在那裡,輕蔑地看著被貝翼皇。

    貝翼皇冷哼一聲,當年與人族大儒戰鬥,也曾遇到過類似的聖言大術,雖然一時難以擊破,但只要連續不斷攻擊,終究能擊破。更何況,現在自己手裡有大量的聖氣,威力比當年大太多。

    那十把貝翼刀足足轟擊了一刻鐘,那座院子的牆壁沒有絲毫破損。

    「莫非……」

    貝翼皇回憶之前方運的舉動,讓聖血化為雕像。

    「那是什麼文台?人族從未出現過。難道說,他又創造出特殊的文台?」貝翼皇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但是,想想自身的力量,便放下心。

    堂堂皇者,有不遜於遠古極凶的力量,豈能輸給四境大儒。

    「可惜,這種力量,本來要留給本體的……」

    貝翼皇一聲暗嘆,就見右手一翻,出現一件骨雕。

    那是一隻銀狼,一尺長,三寸高下,惟妙惟肖,若是仔細看上去,就會發現這骨狼散發著滔天氣焰,彷彿一尊狼聖屹立在前方,足以讓人驚駭欲絕。

    以大聖之骨雕刻,以半聖之血餵養。

    貝翼皇收回十把貝翼刀,然後一口吞下,就見十把貝翼刀和一對貝殼表面赫然多了一層混合著金色與血色的微光,一道道純正的聖道偉力在上面蕩漾。

    「去!」

    貝翼皇眼中滿是惋惜之色,此物若是給妖皇本體使用,可以讓本體在短時間內硬撼半聖,在這種沒有天地元氣的地方使用,威力大打折扣。早知如此,一開始便動用此物偷襲,方運必死無疑。

    十把貝翼刀以整整三十鳴的速度掠過低空,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開始斬擊那無限寬廣的庭院。

    僅僅十息后,庭院的牆壁開始搖晃。

    二十息后,牆壁出現裂痕。

    三十息后,牆壁轟然倒塌,塵土漫天。

    當塵土散去,貝翼皇看到,方運所在,已經廣闊如大陸,萬里方圓,遍地房屋。

    有宮殿,有酒肆,有官衙,有民居,有園林,有校舍,有竹樓,有窯洞……凡是人族有的建築,方運所在之地應有盡有。

    孔子之才如高聳牆壁,孔子之能如無盡房屋。

    「不愧是人族虛聖,所用聖言大術,也遠超普通文豪!不過,外牆一去,這房屋不過土雞瓦狗!」

    說完,十把貝翼刀斬向那布滿無盡房屋的大陸。

    那大陸從外面看很小,可當貝翼刀進入其中,便好似真正來到數萬里的大陸之上。

    貝翼刀不管不問,開始斬擊房屋。

    貝翼刀雖小,可力量強橫,一刀斬下,便能毀滅長百里寬數十里內的一切房屋。

    就見巨大的陸地彷彿陷入末日,大片大片的房屋爆開破碎,十把貝翼刀如同颱風過境,所過之處不留寸瓦。

    不多時,整座大陸的房屋都被貝翼刀斬碎。

    一聲巨響之後,陸地向四面八方崩散。

    貝翼皇面露得意之色,但下一刻,暗道不好。

    「孔子之居,豈容妖蠻踐踏!」

    方運的聲音仿若從天際傳來,隨後就見炸裂的陸地陡然變大,一塊塊方圓數里的巨大陸塊從天而降,砸向貝翼皇。

    陸塊的範圍太大,貝翼皇根本無法躲避,只得召回十把貝翼刀。

    就見貝翼皇所在上空,碎裂的陸塊不斷砸下,十把貝翼刀來回劈砍。

    亂石飛舞,塵土瀰漫。

    很快,大量的碎石泥塊落在貝翼皇的四周,圍成一座不斷擴大的山峰,而貝翼皇身在山峰之中,憑藉貝翼刀不斷斬擊。

    那些陸塊質地平平,但從天而降后攜帶強大的衝擊力量,每一塊都不下於普通大儒戰詩,而且不是逐一落下,經常是成百上千疊加到一起下落,比普通山峰更重,皇者長河難以排開。

    陸塊有數百萬之多。

    隨著時間推移,落在地上的陸塊陸續消散,那座山峰維持在固定的大小,但是,天空的陸塊還是在不斷降落。

    方運遠遠站著,閉目養神,恢復才氣。

    足足過了一刻鐘,陸塊才盡數落完。

    接著,皇者長河的力量擴散,幾乎埋住貝翼皇的土石之山向四面八方崩散,顯現出貝翼皇的身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