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銀色的第一凶月突然震蕩,遍體裂痕,裂痕之中火光吞吐。

    隨後,整顆凶月急劇收縮,黑色與赤紅吞沒了銀色,凝聚成一人大小,完全包裹方運,接著轟然爆炸。

    整座百棺島輕輕一震,隨後以方運為中心,刺目的光芒爆開,無盡的狂風席捲八方,可怕的衝擊波連綿不斷盪開,橫掃一界。

    天威垂下!

    遠處的貝翼皇如同被無形攻城錘撞擊,不斷後退。

    這是接近聖威的力量。

    只此一擊,便能徹底毀掉一座大陸。

    在狂風亂流之中,貝翼皇望向方運所在。

    與此同時,聖元大陸的聖杏文會進入尾聲。

    一般來說,文會開到子時左右便會結束,但直到後半夜的丑時,聖杏文會依舊沒有什麼變化。

    不僅會場上的讀書人還有人在思索如何詠誦方運,聖元大陸各地的人族都在思考。

    論榜之上,依舊有源源不斷的詩詞出現,全都是詠誦方運。

    那些趁機誹謗貶低方運的詩詞一直都有,但卻如滄海一粟,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中。

    雖然這片汪洋大海九成九都是粗糙不堪的陋詩。

    在文會開始的時候,論榜的詩詞並不算多,隨著事態發酵,各地的非讀書人知道自己也可以寫詩后,便一發不可收拾。

    各地的讀書人陸續知道此次文會的主要目的,然後盡全力舌綻春雷號召大家來寫詩,於是人族出現前所未有的狂熱,全家老小齊齊去文院或找讀書人獻詩。

    下到五六歲的孩子,上到七八十的老人,應有盡有,許多人根本不會作詩,但都會順口溜,這就導致論榜上之上出現海量的順口溜,各地的讀書人已經笑得麻木,見怪不怪。

    許多順口溜在韻律平仄格式上不通,但卻有樸素的智慧以及美感,依舊能形成極少的才氣。

    高懸於岳陽文院上空的才氣烈陽已經有千丈之大,並在不斷上升,光芒已經遍布整座聖元大陸。

    直到寅時,各地人族的情緒才被睡意取代,論榜上的詩詞越來越少。

    卯時一到,文會現場已經沒有人作詩。

    歷經一夜,在場的讀書人不僅沒有疲憊之色,每個人的眼中甚至精光閃爍。

    因為,數以百計的聖杏將會在接下來被分配到眾人手中。

    那可是傳說中吃一顆能成長為大學士的神物。

    文會台上,李文鷹微笑道:「文會之前,我與同僚商討此次文會詳情,大都推測會在子丑之間結束文會,誰知各地人族如此盛情,直到現在仍未停止作詩。聖元大陸文風如此鼎盛,實乃人族幸事。想必大家都等不及了,那麼,文會便可進入最後一步,評判詩詞文章,分發聖杏。」

    許多人歡呼起來,但是,突然有一個啟國年輕的進士起身,朗聲道:「末學不才,仰慕劍眉公多年,不遠千里來此,為的便是拜讀劍眉公大作。為何直到文會結束,劍眉公也不曾作詩?不知是劍眉公已經不會作詩,還是像傳言所說,與方虛聖關係不睦?還望劍眉公一展詩才,讓我等領略景國之鷹的風采!」

    未等李文鷹開口,許多讀書人開始連連附和。

    其中以慶國人居多。

    但是,在場的大多數人望向那個啟國進士,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那個人跟慶國有不清不楚的關係,甚至可能是慶國安插在啟國的探子。

    就在此時,慶國一些有地位的大學士與大儒也跟著附和。

    「劍眉公,我看您就不要推辭了。」

    「文鷹兄,你難道不想助方運一臂之力嗎?」

    「良辰美景,只缺您一首詩詞了。」

    慶國人大有逼宮之勢,景國人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反擊,這時候肯定不能讓李文鷹作詩,可若說出來,萬一李文鷹又要作詩,那便成了笑話。

    各國高文位的讀書人都望向慶國的坐席,有一大半人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

    紀安昌,當年的慶國狀元,現在的大儒,曾經詩詞橫壓景國。

    這時候的紀安昌,一言不發,只是面帶微笑,小口飲茶。

    宗學琰在一旁道:「劍眉公,現在如此多的讀書人希望您作詩,可沒有誹謗方運,您可莫要大開殺戒啊!」

    許多景國人為之不滿,但李文鷹不發話,他們都不好下定論,只能罵慶國人如何卑劣。

    李文鷹看著慶國人鼓噪,目光平靜。

    待聲音稀落,李文鷹才微微點頭,道:「我乃此次文會主持之人,本不欲當場作詩,只想文會結束,贈詩方運。不過,既然諸位如此希望我提前作詩,那李某便當場賦詩,以饗諸位,當然,李某已得方運贈送聖杏,便不與諸位再爭本次文會名額。筆來!」

    文院上空風雲聚散,天光晦明不定。

    大儒一念,可春風化雨,可盛夏落雪。

    台下立刻有人抬著桌案與文房四寶匆匆送上去。

    全場讀書人屏息斂聲,連風吹杏樹葉的聲音都清晰入耳。

    數不清的慶國人面帶微笑,彷彿要看一場好戲。

    但景國人卻相反,一個比一個緊張,卻又一個比一個期待。

    在方運沒有成名之前,李文鷹乃是景國的希望,所有人都希望李文鷹是下一個陳聖,彌補景國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空白。

    李文鷹也沒有讓眾人失望,一步一步走在聖道之路上,即便方運橫空出世,也沒有遮掩他的光輝。

    可惜,所有人都知道,李文鷹文戰無雙,但詩詞一直以來只能在經過算是翹楚,始終沒辦法在整個人族獨佔鰲頭。

    人族各地讀書人經常會按照文位和文才進行排名,李文鷹從未進入過前十。

    桌案擺在李文鷹身前,一旁的岳陽官員幫著研墨。

    李文鷹並未持筆,而是平靜地掃視會場。

    劍眉入鬢,更顯鋒銳。

    「文會即將結束,李某詩成之後,自當分杏,不知諸位慶國讀書人還有何等意見,一併說出,李某盡數接下!」

    會場之中,無數人深深呼吸,那個霸道的李文鷹,又回來了。

    許多慶國讀書人竟然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李文鷹目光所見皆成舌劍所指。

    宗學琰笑呵呵道:「此次文會既然是吟誦方運,只要未曾結束,誰都可以出面。或許,劍眉公詩作出現后,能激發在場眾人文思,出現鎮國乃至傳天下的詩詞,何樂而不為?」

    李文鷹微微頷首,道:「那李某便拋磚引玉,爾等接好!」

    聲音不大,卻隱隱雷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