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本體說話的時候,幻魔方運突然咧嘴一笑,以一氣呵成吟誦一首即便沒有天地元氣也能發威的詩。

    因為這首詩消耗的是壽命。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幻魔方運化為輕煙消散,但是這首正氣詩的力量則盡數湧入方運體內。

    「多謝劍眉公!」

    方運說完,手持大儒文寶筆,蘸滿硯龜墨汁,揮筆橫向一甩。

    筆落才氣沖星斗,龍驤鳳翥勢難收。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鼓角揭天嘉氣冷,風濤動地海山秋。

    寧安永作金天柱,誰羨當年萬戶侯!

    天地清寒,金光天降,化為寧安城的形狀,籠罩方運,形成絕強的防護能力。

    怪異的是,在金光寧安城中,有無數半透明的讀書人或書寫,或吟誦,一個個金光文字從筆下口中飛出,連成一線,進入方運的文宮之中。

    在金光下落的同時,一道弧形銀光順著橫甩的筆鋒飛出,如同一彎弧刃,橫向飛出,切向貝翼皇。

    在飛行的過程中,銀色弧刃快速變大,最後竟然足有百里之長。

    銀色弧形劍刃所過之處,大地凍絕,白霜蔓延,之前戰鬥形成的火焰全都熄滅。

    在銀色弧形劍刃抵達貝翼皇面前的時候,劍光似明月閃亮,殺意森然,毀滅與破滅的氣息在劍光之內迸發。

    寒光一閃,十四州滅。

    鏗!

    劍光斬在貝翼皇的貝殼上,形成高亢的聲響,貝翼皇的身軀被斬飛出去,第二層貝殼被切出一個深深的橫向豁口,豁口周圍裂痕擴散。

    「你為什麼還能用戰詩詞?為什麼詩中有眾生之音?為什麼……」

    貝翼皇未等說完,就見方運向前邁出一步,竟然在眨眼間第二次揮筆,金光再落,形成的金光寧安城更加強大,而霜寒劍氣再次出現,瞬間成形並飛速斬在貝翼皇的貝殼之上。

    接下來,貝翼皇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因為方運一步一戰詩,一筆一劍光。

    強大的大儒戰詩,竟然如同連弩一般連綿不斷外放。

    劍光亂閃,連綿不斷。

    之前貝翼皇喚來的雷電落下,只是擊潰第一層被正氣詩增強的金光寧安城,接下來的金光寧安城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疊加增強。

    文鷹詩成方運書,一筆一劍一寧安。

    劍光一出,破空聲響。

    此刻的百棺島上,寒光連綿,異響不絕。

    貝翼皇完全變成了活靶子,一道接著一道霜寒劍氣落在它的身上,讓他避無可避。

    他也試著連續喚來雷電攻擊方運,但是方運大勢已成,金光寧安城積蓄了太多層,而神雷一道比一道弱,完全奈何不了方運。

    方運頂著不斷下落的雷霆,一步一步向前走,一步一步逼近貝翼皇。

    霜寒之光,閃耀虛空。

    「為什麼……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戰詩詞,那禁法神木還有什麼用……」

    貝翼皇方寸大亂,開始胡亂攻擊,同時拚命抵擋。

    但是,霜寒劍氣太強了,再加上方運各種文心的加持,還有孔子星位、妖祖星位和龍聖星位的力量,以及幻魔方運遺留的枯朽之力,讓每一劍的威力都接近新晉皇者一擊。

    方運再無狼狽之色,眼中的光芒與霜寒劍氣相互輝映。

    詠懷古人,稱頌聖賢,是人族詩詞最大的分類之一,許多詩詞因為詠誦先賢而形成戰詩詞,但是,這些戰詩都是在那些先賢死後出現,偶爾有半聖被詠誦形成戰詩,也從未傳世。

    人族半聖曾經有過預言,一旦活著的聖賢得到詠誦,形成戰詩,而且是傳世戰詩,那麼被詠誦的聖賢便會獲得文曲星的青睞,使用這首詩便沒有任何限制。

    不需要才氣,不需要天地元氣,不需要吟誦,不需要書寫,不需要在意連續使用后才氣震蕩……唯一的限制,便是文曲星照耀之地。

    這是文曲星最高的恩賜。

    如果僅僅是這樣,這首詩的威力還不足以抵禦貝翼皇的聖威雷霆。

    金光寧安之中之所以有讀書人的光影,之所以有微弱的眾生之音形成微弱的眾生之力,便是因為聖杏文會形成的異象。

    眾生共鳴。

    這種異象融合了聖杏文會上所有的詩詞,讓方運在使用這首戰詩的時候,威力獲得極大的提高。

    不僅如此,這種異象還額外賦予這首詩一種方運的力量,聖品文心一揮而就。

    從此以後,所有使用這首詩的大儒,都可以揮筆而成,完全不需要花費時間書寫。

    方運一步一戰詩,氣勢不斷提升,在金光寧安積累到一定程度后,裡面的讀書人的誦詩之聲竟然震耳欲聾,充滿了虔誠,充滿了莊嚴,彷彿方運真的成為半聖,彷彿方運真的成為他們祭拜的神靈。

    貝翼皇毫無還手之力,待聖威耗盡,貝殼全都破碎。

    寒光一閃,霜寒劍氣將貝翼皇的身體一分為二。

    「我的本體不會饒了你!」

    貝翼皇大喊一聲,身體突然炸裂,形成滾滾氣浪,向四面八方奔涌。

    強勁的氣浪落在金光寧安城外,導致金光寧安層層消散,但最後仍然留有數十層。

    方運收筆,站定,然後用所有的力量檢查貝翼皇的屍體和遺留力量,防止貝翼皇再度復活。

    過了許久,什麼都沒有發生。

    方運知道,貝翼皇終於死了。

    「呼……」

    方運長長吐出一口氣,緩緩坐在平步青雲之上,直接收起龜鎧戰體,讓身體放鬆。

    方運低頭看了一眼身體,衣服早就被燒盡,皮膚表面青一塊紫一塊,這是連吃那麼多生身果都無法恢復的傷勢,可見何等嚴重。

    現在方運只是身體的形狀保持原狀,實則隨時可能崩潰。

    吃了那麼多生身果,遭到那麼強大的攻擊,身體根本無法承受,只能靠醫書維持身體運轉。

    「先解決禁法神木再說。」

    方運運用人族記載的手段,用了足足兩個時辰,才破壞禁法神木,重新吸收天地元氣。

    方運看向生長著聖體果的葯園,現在只有服下聖體果,身體才能恢復,若是拖久了,很可能落下病根,半聖都未必能幫助自己,至少要亞聖才行。

    「接下來,便是尋找取葯之法。」

    方運坐在平步青雲上,緩緩向葯園中心飛去。

    一路上,方運警惕地看著那一百座巨棺,棺蓋已經合攏,目前看來不會有危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