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一路前行,兩側皆是被強大的力量保護的葯田。

    方才兩人大戰,葯田竟然不受絲毫波及。

    除了貝翼皇的皓日天降,沒有什麼力量能激發百棺出手。

    放眼望去,葯田井然有序,形色各異的神葯布滿整座島嶼,或淡雅,或瑰麗,或平凡,或鮮艷,生機勃勃,令人心曠神怡。

    不多時,方運來到葯園的中心。

    前方是一處圓形高地,石屋靜靜地立在中間,石屋前面有一面雕刻著九龍的牆壁,九個龍頭探出牆壁,口中的水流出下落,形成環繞高地的河道。

    高地與地面之間有一面斜坡,兩條河道在斜坡的頂端匯聚成一條河,沿著中間流下,水流到坡底后,便進入兩側的溝渠中,流入那些葯田裡,滋養著神葯。

    戰鬥的時候,方運不敢來這裡,因為這九龍壁明顯不是普通之物。

    雖然這九龍壁的外形非常粗糙,並不精緻,龍頭也只是輪廓很像,如同是風化了數萬年的雕像,但是,方運知道自己若是在河流附近戰鬥,影響了這裡的水,必然會激怒百棺島的力量。

    在多年前,各族就有猜測,這古神塔的主人應該已經消失,也可能一直屬於葬聖谷但沒有明確的主人。

    保護這座百棺島的,除了古神塔的力量,應該還有這座葯園創造者的力量。

    方運走上前,來到河流邊,仔細一看,雙眼一亮。

    這河流,竟然是濃郁到極致的液態聖氣!

    這座河流,相當於由無數的聖氣團凝聚而成,川流不息,無窮無盡。

    方運望向九龍壁,心中震撼,裡面到底有多少聖氣源才能形成如此聖氣河流?

    十座聖氣源絕對不夠,至少要百座聖氣源,或者,是一種層次高於聖氣源的力量。

    誰能想到,遠遠看去無比平凡的河流,竟然流淌著讓整座葬聖谷眾生都甚至眾聖都能為之瘋狂的財富。

    方運看著聖氣河流,心裡火熱。

    但是,方運知道,自己不可能完全得到聖氣河流,因為這是百棺島無數葯田的水源。

    「或許能夠取一些……」

    方運心裡如此想,但並沒有立刻動手,因為一切要從長計議,百棺島的創造者不會讓外人如此輕易獲取寶物,一定要獲得百棺島的首肯。

    方運想了想,深深作揖,並以純粹的神念化聲,朗聲道:「晚輩方運,偶入此地,見得重寶,雖貪心彌天,但懷疑此地有主,若主人還在,絕不強行奪取。若是能得此地之主應允,晚輩才會取寶。即便如此,也只是取成熟之物,當以養育培植神物為主,絕不傷此神島。」

    方運話里並沒有一句謊言,若是此地主人還在,以自己的力量強取,就等於自殺。同時留了一條後路,若是此地主人不在,可以在不破壞葯園的前提下強取。

    畢竟,神賜山海和古神塔都是葬聖谷賜予眾生的。

    方運說完,沒有感到高地之上有任何異動,於是,跨過河流,從斜坡的右面徐徐前行。

    之前斜坡看似不過幾十丈長,方運進入之後,斜坡就好像變得無限長。

    平步青雲很快提升到最快速度,已經超過一鳴,但是,相對與這面斜坡,彷彿一動不動。

    方運仔細觀察,發現自己其實一直在前進,只不過前進的距離極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方運並沒有氣餒,繼續前行,大概過了整整一個時辰,眼前的一切突然變化。

    斜坡開始徐徐變大,最終,斜坡變成萬丈之高,坡長也超過一萬四千丈。

    平步青雲明明很快,可依舊如蝸牛前行,這一個時辰,大概前行了一丈左右。

    方運心念一動,平步青雲落地,自己走下平步青雲,開始步行爬山。

    終於,一切正常。

    方運一步一步攀登,走到一半的時候,便氣喘吁吁,全身酸疼,經過大戰,現在的身體無比脆弱,完全靠自身力量維持。

    但是,方運沒有放棄,繼續向前。

    經過艱難的攀爬,方運終於踏上高地。

    放眼望去,整座高地竟然成為一座直徑百里的平地,竟然和百棺島大小相似。

    原本的九龍壁變得如高山一般,擋住那石屋。

    方運深吸一口氣,要平復自己的呼吸,但是,吸入體內的,不是普通的空氣,而是濃濃的聖氣,聖氣的力量是如此強大,進入身體之後,猶如無數的刀子在切割鼻腔、氣管和肺。

    方運劇烈咳嗽起來,鑽心的疼痛在身體里蔓延。

    這些聖氣竟然蘊含濃烈的臭味,方運一開始直欲嘔吐,但很快發現,這不是純粹的臭味,而是藥味太濃太多,凝聚到一起后,因為太過濃烈,便形成了類似臭味的氣味。

    正如同麝香其實非常難聞,甚至是惡臭,只有稀釋之後才會真正變成人類可以接受的香味。

    體內的聖氣先是對脆弱的身體造成破壞,但隨後,強大的藥力開始滋養身體,讓方運的傷勢奇迹般地減輕。

    方運輔修醫家,立刻覺察到,這藥力之強遠超人族醫家大儒的醫書,甚至連自己吃的唯一一顆聖體果都遠遠不如這藥力。

    這種力量,方運只在書中見過。張仲景、華佗等醫家眾聖的力量,應該相仿。

    方運心念一動,醫書與毒攻文台外放出來。

    醫書外放出淡淡的白光,明明沒有靈智,在這一刻卻好像孩子見到最喜愛的玩具,瘋狂地吸收強大的藥力。

    那毒攻文台雖然是毒物,本身是醫家力量,能夠把藥力轉化為毒。

    就見毒攻之蛇大口大口吞咽聖道藥力。

    方運本想用其他手段攝取藥力,但轉念一想,便克制住自己的貪慾,只讓醫書與毒攻之蛇吸收。

    隨後,方運不去管醫書和毒攻之蛇,緩緩走向數萬丈高的九龍壁。

    之前在外面看,九龍壁非常粗糙,從這裡看,還是很粗糙,但與眾不同的是,這粗糙之中蘊含難以描述的感覺,彷彿這九座龍頭是造化的鬼斧神工所雕刻,沒有任何的人為痕迹,隱含一種造化之力。

    方運盯著看了好一會兒,隱約意識到,這座九龍壁,很可能是古妖和龍族傳說中的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