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洒脫一笑,道:「原來是牧星客,巔峰異族。」

    關於牧星客,在古妖傳承中也有出現,但並不詳盡。

    只是在一幅傳承圖中,有一人形聖人,手持巨大的黑鐵六面鞭,鞭如倒塔,隨手一揮,長鞭裂空,虛空生道,星辰如羊,進入那神鞭打出來的道路。

    星辰無盡,如洪流傾瀉,化為星河,洶湧前行。

    至於那牧星客具體長什麼樣,負岳傳承中沒有記載。

    負岳傳承只記載,牧星客是數量極少的族群,往往是多代代傳,也不知他們如何孕育後代,甚至不清楚他們的具體力量。

    只是有傳言說,當年有一尊龍帝看重那黑鐵六面鞭,想要搶奪,與牧星客打得天崩地裂,百界混沌,眾星生滅。

    龍帝眾多鱗片四散,化為無數星辰,形成了一片遠古星域。

    至於那一戰最後如何,沒有詳細的記載,反正龍帝沒死,而黑鐵六面鞭還在牧星客手裡。

    那「牧星」二字,方運並未完全悟透,僅僅是通過各種手段強行猜了出來。

    但這終究是正確的翻譯,方運只覺眼前打開了一扇大門,有了正確的方向,便繼續研讀星文。

    日復一日,方運完全沉浸在神秘而又浩瀚的行文之中。

    最終,方運成功將其破解!

    每一個星文,便是一顆星辰生滅的過程。

    有普通的石頭小星辰,有大一些自成一界的星辰,有內核是冰塊在運轉的過程中不斷拋灑大量冰屑的星辰,有內部蘊含無盡火焰的星辰,有極小極重的星辰……

    每一個星文,都是一種特別的星辰生滅的過程。

    每一個星文,能翻譯出來的,都是其表面意思,但真正內在的字意和精神,無法用人族的語言註解。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方運先從「星」字開始參悟,待完全參悟透徹之後,只覺自己不僅學到了一種新體系的知識,還好像經歷了新的一生。

    不是自己的一生,而是一顆星辰的一生。

    自生而滅,自始至終。

    但是,這僅僅是方運自己的感悟,至於這個字具體蘊含什麼精神,代表什麼真正的意義,方運總覺得好像有一層薄薄的細紗擋在前面。

    方運沒有氣餒,現在能初步理解已經是巨大的收穫。

    學到的星文越多,方運越感到震撼。

    這種文字,完全不同於任何文字,它根本不是工具化的文字。

    在文類或大多數種族的理解中,文字一定要有幾個特性,容易學習,容易傳播,容易記錄,只有這樣,才能讓幾乎所有人哪怕最笨的人也能學到文字,從而獲得裡面的信息,繼承先賢的一切。

    若是一種文字過於複雜,那定然會對大多數人造成閱讀、書寫和理解障礙。

    在歷史上,就有一些國君故意讓文字繁複,從而讓文字難學,增加學習文字的成本,讓人更難獲取知識,甚至於讓大多數普通人只能認識少量簡單的字。

    因為若是想認識足夠多的文字,真正能完全理解和運用文字,那需要多年的培養,不是幾年的時間可以做到的。對於一些地方一些時代的許多家庭來說,根本沒有那麼多的財富供養後代,而且供養了也未必能讓其成材,大大削弱了底層人民打破階層壁壘獲得上升渠道的可能性。

    所以,普及教育,簡化文字,有聖人之功。

    工具文字,藝術文字,可以同出一源,但絕不能混淆。

    這星文卻不同,星文與其說是文字,不如說是一種完整不可分割的知識體系,因為牧星客一族天生有著奇特的神念,他們也並不是用人族的聽說讀寫等方式交流,而是直接用神念。

    所以,星文有工具性,有藝術性,有神秘性……有幾乎各種特性。

    星文的性質與人族文字相差甚遠,但與古妖傳承有一定共同點。古妖傳承也不立文字,都是一幅圖一幅圖,但每一幅圖都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或經歷。

    有了「星」字的完整經歷,方運如同吸了不健康的精神成癮物品一樣,開始深入每一個星文之中,體驗每一種星辰的生滅過程。

    經過長久的學習,方運破譯骨片和巨石屋內的部分星文。

    還有一部分星文無法破譯,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其中一些星文蘊含特別的力量,需要體悟過那種力量之後,才能認識那個文字。比如有些星辰非常稀少,方運從未見過,所以永遠無法理解。

    還有一些星文需要自身達到聖位之後,才能理解,需要的是聖道神念。

    方運隱約覺得,其實以自己的層次,根本看不到巨石屋內的「牧星」兩字,但或許是月相神石或什麼東西的力量讓自己看到。

    因為,牧星兩字本身是星文的核心,若是無法理解這兩個字,一個星文都不能學到。

    破解了部分星文,方運開始閱讀兩塊骨片和牆壁上的內容。

    兩塊骨片是一體的,如同一本書的上下卷。

    兩塊骨片類似於一篇遊記,記錄了牧星客的一個異族弟子離開牧星客后,經歷的一些事情。

    這些事情非常神異,可惜由於年代久遠,所有的地點、人物和事物幾乎都與現在毫無關係,偶爾會出現一些龍族,還有一些帝族的遺址,這已經算是跟方運聯繫最深的。

    不過,兩塊骨片神奇地記錄了部分葯田的進入之法,因為那個弟子曾經是葯園的看守者和培育者。

    看完骨片,方運再去解析牆壁上的黑色星文。

    許多文字方運都認得,可連在一起竟然不明白什麼意思。

    方運強行解讀,結果沒過多久便七竅流血,立刻停下來。

    「應該是自己境界太低……」

    方運輕聲嘆氣,但沒有太多的沮喪。

    雖然方運沒辦法從牆壁上獲取完整的信息,但也得到一些靈散的信息。

    比如,這個葯園乃是末代牧星客所創造,但凡與牧星客有聯繫的,能讀懂星文的人,都可以從中獲取神物,但不能濫取,更不能進行破壞性採摘。

    至於那九龍壁,石屋星文叮囑不得亂動,否則大禍臨頭。

    石屋星文還特別提到了星辰果,乃是末代牧星客用族中最強的手段種植,原本是留給自己食用,但最後又說,自己可能無法回來,後人若能使用,便可服食。

    詭異的是,那百棺是在牧星客離開后出現的,但是牧星客竟然能提前知道,而且提前使用手段將其化為己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