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感受到全新的神念,方運臉上浮現少許笑意。

    在感受到牧星客一族的核心理念「天生萬界,為吾所牧」后,方運又融合自身所學,以儒家的角度來回憶過去種種,用人族的態度來體悟牧星經歷。

    「收拾身心,自做主宰。」

    一個自外而內,一個自內而外,有殊途同歸之妙。

    儒家之說雖然不夠恢宏,但卻體現儒家的一個基本理念。

    人能弘道,非道能弘人。

    牧星一族更直截,而人族之學更精妙。

    自此,方運明白,自己的「吾心自明」已經到達極限,接下來,要開闢新的道路。

    方運枯坐萬星王座,腦中一片空白,竟然一無所思。

    待方運發現自己這種奇特的狀態,已經過了整整一日。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一日之空,對自身頭腦休整有極大的好處,但是,卻昭示著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前方無路了。

    人族讀書人追尋聖道,大都亦步亦趨遵循先賢而行。

    即便是一些半聖,在封聖前也從未逾越,直至封聖之後,才有所開創。

    不過,歷史上最富盛名的,還是那些開拓聖道甚至自辟聖道之人。

    方運意識到,自己一日不思,便是因為自己的聖道已經異於之前所有的聖道。

    這是好消息,意味著自己一旦再獲聖道,那便是創立之功,獨佔一方,遠勝過普通眾聖。

    也是壞消息,自辟聖道非常艱難,稍有不慎,便是落得個聖道崩滅的下場。

    方運第一個念頭便是自己的聖道可能被牧星客、古妖、龍族等力量影響,導致自己偏離人族正道,但下一瞬間,吾心自明,不為所動。

    「即便吾以儒心奪萬族之道,又能奈我何!」

    方運心志彌堅,專執一心。

    不過,方運卻不屑奪萬族之道,因為人族之道才是萬界正統。

    想到這裡,方運突然福至心靈。

    「正統,正統,正統……」

    方運喃喃自語,跟入了魔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方運突然一拍膝蓋,笑道:「吾道自通!」

    「自此之後,本聖當得三法。一曰吾心自明,二曰吾道自通,三曰吾……」

    言及「三曰」之時,天地大震,百棺齊動,虛空生霞,虹氣瀰漫。

    虛空之中,似有一點明光隱現。

    方運心有所感,竟閉口不語,以心言之。

    所有異象未成形,旋即消散。

    方運抬頭望天,隨後又平視前方。

    「吾心自明,當以真為本。若天地自我不真,則如緣木求魚,不說尋與尋不著,單說被外力所染便難以自知,必當不明。不明便是無心,無心便是無情,無情便是非人,非人便脫離人道,墮為異物。」

    「吾道自通,當以行為本。道在前,若不踏之履之,只憑空想,如畫餅充饑,心飽而身飢。連那空門都知行於天下以緣求食,若有道不踐行,當真是愚不可及。」

    「至於第三法,當以生為本。」

    「三法若成,立地成聖!」

    「至於如何成三法,當以學為主。天命?不鍛也罷!」

    空中似有一柄劍,斬罷道路斬天命。

    方運積蓄已成,本可一念之間進五境,現在卻因自辟一道,棄天所命。

    方運起身而立,一身青袍,與腳下青石相映。

    「此方天地,吾當取。」

    說完,方運一躍而下,竟對萬星王座與滿牆星文再無眷戀,邁步走出巨石屋,直走向九龍壁,來到龍口水流衝擊形成的池子面前,看向水中的聖氣源。

    「聖顱指環有三孔,我當取三。」

    說完,伸手浸入聖氣水流之中。

    就見三個最大的聖氣源化為流光,進入聖顱指環之中,填滿指環獅頭的三眼,如同三顆寶石。

    聖顱指環太大,如護腕一般繞在方運左腕上,增加三顆寶石后,更顯華美。

    方運又走了幾步,遠離九龍壁,右手一揮,之前的黑色雙龍拱門出現在地面。

    「當立於此地。」

    就見黑色雙龍拱門輕輕一震,開始瘋狂吸收一切力量,除卻藥力。

    這百棺島高地中的聖氣不知積累了多少年,總量不下於三處聖氣源,哪知數息后就被雙龍拱門吸光。

    雙龍拱門表面的光芒立刻收斂,沉寂下來。

    「這都不夠……」

    方運沒想到雙龍拱門的胃口竟然這麼大,於是開始把聖顱指環當工具,搬運聖氣源,將聖氣源送入雙龍拱門之內。

    雙龍拱門是來者不拒,來一個聖氣源便吞食一個,吃完第十個的時候,方運都有點不好意思再拿聖氣源,可雙龍拱門還好意思吃。

    無奈之下,方運繼續給雙龍拱門送聖氣源,足足吃了十八個聖氣源后,雙龍拱門才再度一震,而後猛地膨脹,化作一座萬丈拱門,屹立在九龍壁前方。

    浮雲繞門楣,瑞氣沖九霄。

    隨後,拱門之中神光躍動,部分神光慢慢離開本體,並凝聚成兩條黑龍,交纏著飛出,進入方運眉心,最後在文宮之內,化為一模一樣的雙龍拱門。

    「此門若是用在他處,或許會有更大的收穫。但是,若要把這雙龍拱門帶出葬聖谷,所耗聖氣源不計其數,要將其激發,所需力量更是難以供應,不如就立在這裡。」

    方運心裡想著,看了一眼九龍壁下池水中剩餘的十五個聖氣源,心裡有了底。

    隨後,方運離開高地,進入葯園。

    方運神念一動,身體不再受限,緩緩升到高空,可以觀察到所有葯田。

    方運神念一掃,將所有的神葯記錄在冊。

    接下來,方運直奔自己能打開的葯田,不是去摘成熟的神葯,還是去撿那滿地的神葯。

    神葯成熟,自然掉落,而此地不知道多少萬年沒人來收穫,導致大量的神葯落在地面之上。

    神葯若是落在普通的地面,會很快腐爛,落在葯田之上,得腐爛神葯和肥沃神土的滋養,可維持數百年不腐,藥性不會流失,只有過數千年後,下層的神葯腐爛於泥土中后,上層的神葯才會開始腐爛。

    方運其實最想去延壽果葯田,可惜自己所悟的星文不多,打不開那片葯田,於是先去聖體果葯田。

    這裡的聖體果葯園有三片,就見地面布滿一顆顆金紋紫底的聖體果,層層疊疊,像是糕點上的芝麻一樣密集。

    大部分聖體果已經腐爛,滋養著神土,但近幾百年掉落的聖體果都在最上層,依舊完好。

    方運走到葯田邊緣,深吸一口氣,眉心突然飛出一個星文,落在那透明的護罩之上,護罩立刻出現細微的變化,如水光蕩漾。

    方運邁步進去,毫無阻礙地穿過水光護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