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負岳的巨頭在地面形成龐大的陰影,花娘、蟹蛛與黃金巨人全身僵硬,屏住呼吸,心中默默祈禱,連眼珠都不敢動一下。

    萬一這負岳不小心打個噴嚏,即便是皇者也會被瞬間殺死。

    隨後,它們的餘光看到,方運舉起左手,手鐲里飛出一個聖氣澎湃的光球,那聖氣濃郁得如同牛奶一般在空氣中散開。

    隨後,聖氣光球進入負岳的體內。

    負岳一動不動。

    方運的手鐲之中,又飛出一個聖氣光球。

    負岳還是一動不動。

    過了數息,方運好像很不情願地動了一下手,第三個聖氣光球飛入負岳身體。

    龐大的負岳這才輕輕一動,周身的氣息收斂,有了細微的變化。

    三頭古妖看到這一幕,直翻白眼,這時候就算再笨也看出來,那三顆光球絕對是聖氣源,可一個四境大儒,隨手就拿出三個聖氣源,這還有天理嗎?

    方運一腳邁出,竟然身形一閃,如空間挪移一般,落在負岳那巨大的頭顱之上。

    「昂……」

    負岳突然仰起頭,發出巨大的吼叫。

    聲震葬聖谷。

    「不要啊……」

    三頭古妖突然感到不妙,轉身就跑,沒跑幾步,身體一僵,七竅流血,倒在地上。

    「呃……」

    方運這才感覺不對,阻止了負岳的吼叫,發現三頭古妖因為離負岳太近,被生生震傷,若是負岳再繼續叫下去,必死無疑。

    方運在無奈地輕輕一跳,身形一閃,挪移到三妖的身前,看了一眼,發現三妖的傷勢真不輕,於是在吞海貝里找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地拿出三個表皮腐爛的聖體果,依次塞進三個古妖的嘴裡。

    「只是爛了一點皮,就算有些許問題,以三頭古妖的身體,也撐住……」

    方運說著,悄悄拿出虛樓珠,記錄三頭古妖的反應,將來交給聖院的醫殿。

    就見三頭古妖反應奇快,開始口吐白沫,直翻白眼,身體不斷顫抖,抖了好一陣,才緩緩蘇醒。

    「三位突然昏迷,我有一些責任,所以拿出三顆聖體果給三位服用,不知現在感覺如何?」方運問。

    「我的身體……增強了三成!」蟹蛛驚喜道。

    「我的花瓣又嬌艷了!」花娘喜不自勝。

    「多謝方虛聖!」黃金巨人的軀體更加明亮。

    「不客氣,都是應該的。對了,你們有沒有破空符或飛界符,送我一些,如果遇到其他古妖,幫我要一些,一枚聖氣團換一片破空符。」

    除了花娘沒進過神賜山海,黃金巨人和蟹蛛都曾進入,而且殺了不少凶物或妖蠻,很快拿出整整七枚破空符。

    「好了,我還要去一趟龍族的血墓陵園,碰碰運氣,諸位再見。」

    方運說完,跳上負岳遺骸的頭頂,文宮之內雙龍拱門一閃,強大的力量涌動,但過了一會兒,方運還在原地。

    三頭古妖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

    方運輕咳一聲,命令道:「小小小小……」

    隨著方運不斷說,負岳的身體不斷縮小,最後縮小到十里長,再也無法縮小。

    方運再次啟動那雙龍拱門,就見他與負岳一起消失不見,只留下一片空間漣漪,輕輕震蕩。

    「兩位,這個方運,似乎比你們說的更強大啊。」花娘低聲道。

    「幾個月前,他的確如我們所說。」黃金巨人道。

    蟹蛛嘆了口氣,道:「空間挪移,操控大聖,這已經是聖位手段了。不知你們有沒有發現,他使用祭祀球的時候,體內湧出純正的聖道偉力,遠遠強於之前在神賜山海的表現。他的神念似乎也與眾不同,我面對他,有種全身被無形的力量撫摸的感覺。」

    「沒有聖道偉力,他也無法喚來大聖負岳。只是不知道,他的聖道偉力來自何處。」

    花娘艷羨道:「這大聖遺骸是比不得活著的大聖,方運又難以激發所有的威能,但比普通半聖絲毫不差。從今日起,方虛聖已經是真半聖,可以在葬聖谷中橫著走了。」

    黃金巨人搖搖頭,道:「那可未必,他能在普通的凶地橫行無忌,但面對絕地半聖甚至可能存在的大聖、祖帝,還是並無優勢。怕就怕他身懷巨寶招搖,讓葬聖谷眾聖起了貪心。」

    「這負岳終究是咱們古妖血墓陵園之物,就算有眾聖起了貪心,只要方運不去主動招惹,也不敢搶奪。只是,不知道方虛聖會做出什麼事來。」

    「神賜山海關閉后,各地龍翻身頻繁,等出了聖陵,我們不如聯手去探尋,如何?」

    「好!」

    三頭古妖經歷方才的事情,隱隱有種戰友的感覺。

    三人向前行走片刻,突然低頭看向下方。

    負岳那一腳踩得重,別的地方塌陷不深,但古城所在之地下陷數千丈,整座古城都被結實的泥土石塊封上,地面只留有一個深坑。

    「你們說,古城會不會已經死了?」

    「說不好,如果方運真想殺它,它不會被踩進土裡,而是被負岳大聖直接踩成金屬碎片。」

    「我比較好奇的是,它什麼時候能爬出大坑。」

    三頭古妖相視一笑,從古城的頭上飛過,進入聖陵之中。

    方運腳踏負岳大聖遺骸,出現在百棺島的高地上。

    隨後,方運跳下去,又從九龍壁下的的池水裡,撿了三個聖氣源,放入聖顱指環。

    「多虧山中聖給了我這枚能裝三座聖氣源的指環,否則的話,還真無法驅動這負岳大聖。」

    方運心裡想著,重新踏上負岳大聖的頭頂,想要再次離開,卻發現拱門表面光芒暗淡,意識到這雙龍拱門需要積蓄力量才能再次使用。

    方運餘光掃過島上那一百座豎立的巨棺,腳踏負岳大聖,飛出高地,飛到一座巨棺之前。

    這巨棺原本極大,但在負岳大聖面前便顯得很小。

    方運思索片刻,神念一動,就見負岳大聖張口,要吞下巨棺。

    恐怖的大聖威壓自負岳身上衝天而起,虛空震蕩。

    突然,百棺齊動,所有的棺蓋向一側滑開。

    之前貝翼皇動用聖道威能,這些棺蓋只開了一個小口子,而現在,所有棺蓋幾乎滑開一半,隨時可能全部打開。

    洶湧恐怖的黃泉之力在百棺之中翻騰,方運有種置身於九幽黃泉的錯覺,感覺那百棺就是通往地府的通道,自己若是繼續妄動力量,裡面可能會湧出不可思議的怪物。

    方運原本就只是試探,神念再動,負岳大聖收斂力量。

    所有棺蓋立刻滑回原位置,恢復平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