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心中感到不妙,厲聲道:「說!」

    那龜妖王嘆了一口氣,道:「和親!」

    「放肆!」

    方運大怒,文星龍爵的威壓陡然鋪開,隱含枯朽之力與三境巔峰文膽的氣息猶如狂風席捲,四頭水族如同遭遇泰山壓頂,全部癱在地面上,瑟瑟發抖。

    四頭水族無比羞惱,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在方運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但是,卻又不敢翻臉,因為血脈深處的傳承告訴它們,對面是一尊不下於半聖的恐怖大人物。

    方運見四頭水族嚇得不像樣子,稍稍收斂怒容,道:「他們在何處,帶本龍爵前往!」

    那龜妖王哀求道:「文星龍爵陛下,我還是給您指出去龍族聖陵的道路,小老兒真不願插手龍族內務。萬一御令殿遺脈記恨上小老兒,那可如何是好?」

    方運冷哼一聲,道:「那就給我指路吧,放心,御令殿遺脈不會找上你。」

    「謝文星龍爵大人。」

    說完,龜妖王給方運指出道路,方運一言不發,腳踏平步青雲,直奔龍族聖陵而去。

    不多時,方運來到一處岩漿之海,這裡遍布火山,大量的岩漿從火山口湧出來,滾滾流動,燒沸海水,形成大量的水汽,化作氣泡向上升騰。

    水汽交織,嚴重阻礙了視線,即便視力超常的方運,也看不清水汽之後有什麼。

    但是,這裡是海底,方運心念一動,前方的海水立刻用動起來,排開水汽,形成一條安全的道路。

    方運駕馭平步青雲,穿過岩漿之海,來到一座巨大的城牆之下。

    那城牆由淡金色的岩石建造而成,但歷經歲月的沖刷,已經變得暗淡無光,大部分地方變得枯黃。

    這城牆無比巨大,竟然有千丈之高,抬頭望去,如同是一座高山的山壁。

    城牆向左右兩側延伸,直至海水深處,不見盡頭。

    在看到這城牆的一剎那,方運有種熟悉的感覺。

    這種建築風格,與血芒界的龍城廢墟極為相似。

    方運點點頭,這裡就是聖陵,也是遠古龍城的一部分。

    方運看到左前方有一扇大門,便飛入其中。

    大門之後,則是一片範圍極廣的空地,空地附近是各種龍城的建築。

    在那空地之上,漂浮著形色各異的水族,其中數十頭龍族最為惹眼。

    位於左側的水族幾乎都帶著傷,有的氣息無比微弱,幾乎被廢掉,而右側的水族則格外強盛,有多頭皇者。在正前方的水族最多,但他們離兩側的水族較遠,彷彿只是在圍觀。

    方運掃視全場,並沒有發現敖雨薇,但是,這裡似乎有剛剛戰鬥過的痕迹,海水中隱隱有龍血的血腥味。

    很快,有人發現了方運,隨後,所有水族都看著方運。

    「他就是文星龍爵方運……」

    四海龍宮對方運再熟悉不過,即便沒看過方運本人,也見過方運的畫像,畢竟方運的詩詞在龍族中極為流行,仰慕著甚多。

    龍族其餘各遺脈看到方運后,不僅沒有絲毫親近,反而還無比冷漠。

    尤其是天地殿與御令殿兩遺脈的龍族,甚至隱隱有一絲厭惡。

    方運覺察到這些龍族的目光不對,略一思索便明白,授予文星龍爵這種大事,原本都是由龍庭決策,由御令殿下達,四海龍族決定文星龍爵的身份本就是僭越。

    更何況,遠古時期,一般都是半聖被授予龍爵,一個人族大儒放到遠古時期,簡直微不足道,絕不可能成為文星龍爵。

    「見到本爵,為何還不請安?」方運一言出,海水翻騰,竟然形成龐大的威壓,壓下在場的所有水族。

    方運的文星龍爵雖然未得龍庭委任,但已有其名,再加上已經掌握枯朽之力,文膽更是達到三境巔峰,論神念遠遠強於在場所有皇者。

    一時間,方運竟然宛若海洋之主,整片海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無論是四海龍宮還是各遺脈的普通水族,身體完全失去控制,全部匍匐在地,行大禮參拜。有幾頭遺脈的水族拚命掙扎,但卻被恐怖的威壓死死壓制。

    其餘龍族所受影響較小,但是,凡是不見禮的龍族,都彷彿置身於沼澤之中,全身不適。

    東海龍族一方雖不受影響,都都主動行禮。

    南海與北海的水族面色複雜,它們一族都曾與方運為敵,方運反擊后殺了它們的水族龍族,但至少在表面上,兩海龍宮沒有像西海龍宮那樣撕破麵皮。

    南海與北海龍宮隨後見禮。

    至於其他遺脈和西海龍宮的龍族,竟然硬挺著不拜見。

    「哪來的野人冒充文星龍爵!」一個聲音自右側傳來,接著,一根足足有千丈之長的龍角出現在半空,猶如一棵參天大樹,覆壓海洋,浩蕩的聖威如濃雲滾滾。

    「放肆!」

    星火渾天鑒衝天而起,猶如赤銅輪盤,徐徐轉動,更強大的聖威散發出來,直接將那半聖寶物的氣息徹底壓制。

    最終,那半聖寶物的氣息只能維持在方圓幾十丈內。

    一件是龍族至寶,一件事普通半聖寶物,高下立判。

    右側的龍族各脈勃然大怒。

    就見一頭全身閃爍著淡金色光芒的龍皇向前遊動數丈,它鱗甲閃光,龍角聳立,龍鬚飄蕩,龍爪半握,周身散發著浩蕩的龍氣,雙目精光外放,在海底如同巨大的探照燈一般。

    一件二龍印璽浮現在它的身邊,瞬間將星火渾天鑒的氣息逼退。

    「何人冒充星龍爵,當萬界無龍嗎?」那龍皇望向方運,不怒自威。

    東海龍族那邊的一頭鯨族大妖王暗中傳音:「方虛聖,這是御令殿龍皇敖惑,在進入葬聖谷前就已經晉陞龍皇,實力非凡,您盡量不要激怒它。」

    方運看過去,那算是老熟人,在玉海城就認識的鯨開,後來在躍龍門時也見過,原本只是妖王,現在已經是大妖王。

    方運輕輕點頭,示意聽到,隨後看向那敖惑,道:「本文星龍爵得四海龍宮舉薦,按照遠古慣例,已得星龍爵之名,何來冒充之說?」

    「未有龍庭聖諭,未得御令殿傳令,妄稱星龍爵,便是僭越!」那敖惑驕傲地抬起頭顱,毫不掩飾對方運的輕蔑。

    其餘各脈的龍族也一樣,它們無法容忍一個實力羸弱的外族的地位凌駕於自己之上。

    「御令殿乃龍城一殿,由眾聖任命,殿主千年輪換,一群野龍竟然以御令殿之龍自居,妄圖將全族之地,變成一家之所,當誅!」

    方運此言一出,眾龍嘩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