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膽!」

    「狂妄!」

    「你……」

    眾多遺脈中,除了龍帝遺脈的反應比較平淡,其他遺脈的龍族全都如同被戳了痛處,紛紛指責,有的甚至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四海水族聽到方運這番話,只覺冷汗直流,其實誰都知道龍族遺脈其實名不正言不順,畢竟龍族是全龍族的龍族,不是哪個功臣後裔的龍族。但是,那些後裔勢大,各水族也就默認了他們的特權,可方運張口便揭開那些人的傷疤,幾乎就是撕破臉皮。

    「怎麼?不服氣?若是龍城重現昔日輝煌,祖龍回歸,不讓你們御令殿的龍子龍孫掌握御令殿,你們是不是要反出龍族?我說的哪裡錯了?龍族律法之中,哪一條說過你們可以世襲職位?來,你們指出來讓我看看!」

    一眾遺脈龍族頓時鴉雀無聲,張口結舌,不知道如何反駁。

    方運說的一句話都沒錯。

    那敖惑道:「既然你說到龍族律法,那龍族哪一條律法說過不經龍庭任命,你可以成為文星龍爵?你既然能成文星龍爵,我們為何不能接掌御令殿權力?」

    「是啊!」眾龍紛紛起鬨。

    方運譏笑道:「一群蠢龍,簡直給龍族丟盡臉面!龍族律法明文規定,若龍族危急,當由龍族現存的最高殿閣處理一應事務,待龍庭回歸,再進行最後的裁決。龍城崩滅,消失不見,四海龍宮便是龍族最高機構,四海龍聖當統攝天下龍族,他們封我為文星龍爵,便是合法合理。除了龍庭重新現世,沒有任何人能剝奪本爵的封號!龍族律法可沒說,一旦龍城破滅,各殿閣的後裔便可繼承各殿閣之權!」

    「好一個尖牙俐齒的人族!我們是自稱各殿閣遺脈,但只是為紀念先祖與龍城,並未真正行使各殿閣權力。此番我們要得血墓陵園之權,是為了整合水族,應對無光墳場以及可能的危機!我們權力的來源不是御令殿,而是二龍印璽!」

    說完,敖惑身邊的二龍印璽散發出浩蕩清光,方圓數十里,讓龍族各遺脈隱隱有光輝環繞,顯得更加威武神聖,把四海龍族全部比了下去。

    「二龍印璽?沒什麼了不起,本爵也有!」

    方運說完,同樣外放出自己的二龍玉璽,形成同樣的光輝,籠罩自己和三海龍族,唯獨避開西海水族。

    西海水族看到這一幕,無比尷尬,恨不得找條海溝鑽進去。一頭西海龍族憤恨地看了方運一眼,悄悄溜走。

    「你竟然偷竊我族重寶,該殺!」敖惑的雙眼頓時紅了。

    龍族印璽在遠古時期都不多多見,用人族的話說,一個蘿蔔一個坑,即便是最差的一龍印璽,也能當上一界之主。經歷了大戰,又經歷了幾十萬年漫長的歲月,龍族的印璽更加稀少,論稀有程度,還在半聖寶物之上。

    「人族豈能掌龍族之寶!」一頭青龍大吼。

    「對,絕不能讓這個外人得到龍族寶物!」

    「他若是有了二龍印璽,我們豈不是要全部聽命於他?」

    「不行,一定要從他手中奪回來!」

    眾龍沸騰,那些龍族遺脈竟緩緩游向方運,想要搶奪二龍玉璽。

    各遺脈的皇者,總數已經超過十二頭!

    這就是龍族讓各族羨慕的原因之一,即便是沒落了幾十萬年,一旦進入諸皇時代,也依舊有遠古氣象,各種天才層出不窮。

    「你們,要在聖陵之內以下犯上嗎!」方運冰冷的聲音掠過此地,眼中殺機隱現。

    方運以純正的龍語開口,聲音之中,竟然有萬龍齊鳴之音,這是有較高地位的龍族才能形成的力量。

    那些水族嚇得瑟瑟發抖,而那些龍族受到的影響較小,其中有四頭真龍,完全不受方運的影響。

    眾龍猶豫起來,停下腳步,他們心中都清楚,無論如何,方運已經算是文星龍爵,除非誰能重現龍庭光輝,否則沒有人能否定這一點。

    只要方運沒有犯下龍族律法中諸如叛族等幾項大罪,即便是當今龍聖齊聚,也無法判罰方運。

    敖惑發現其他龍族猶豫,惱怒道:「他有二龍玉璽,咱們也有,怕什麼?文星龍爵再強,也只是稱號,龍族印璽才是實權,他至少拿出四龍印璽,才能穩壓我等!」

    各遺脈眾龍恍然大悟,繼續向前,不多時,三十餘頭大大小小的龍族漂浮在方運的百丈之外,更有四頭龍皇繞過方運,堵住大門,斷了方運後路。

    「交出二龍玉璽,我們可以讓你安然離開血墓陵園!」敖惑圖窮匕首見。

    其餘龍族都死死地盯著二龍玉璽,這東西在遠古時期都是重寶,更別說現在。有了這二龍玉璽,哪怕再普通的龍族也能搖身一變,跟龍聖平起平坐。

    按理說,現如今的四海龍聖在遠古時期,也不過是執掌一龍或二龍印璽而已。

    更何況,只要得到二龍玉璽,便可以自由出入很多龍族的古地秘地甚至龍城廢墟,好處無法估量。

    御令殿遺脈龍族這些年之所以勢力大漲,那四頭大龍王之所以能如此好運晉陞龍皇,靠得便是這二龍玉璽。

    「若是本爵不給呢?」方運冷笑看著敖惑。

    「那就怪不得我們龍族正本清源,徹查你的來歷!龍族威嚴,不容外族褻瀆!」敖惑義正言辭道。

    「對,正本清源!」

    「不容褻瀆!」

    眾龍義憤填膺。

    這不是一般的龍族糾紛,其餘四海水族不敢插嘴,而四海龍族也不便插嘴,只能無奈地干看著。

    「看來,你們是鐵了心悖逆龍族律法,以下犯上!不知道有沒有龍族告訴你們,前不久龍降化鰻的事?」

    各遺脈龍族一愣,望向四海龍族。

    除卻東海水族,其餘三海水族龍族遍體生寒,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驚恐之色。

    當時方運打到蛟聖宮,奪觀天鏡投影,削掉眾多龍族的血脈,甚至還包括多位皇者,讓三海龍宮元氣大傷,幾乎等於斷了一代龍族的未來。

    自那之後,三海龍宮談方運色變,除了少數幾頭龍子皇者,根本沒有水族敢在方運面前放肆。

    「什麼龍降化鰻?」敖惑望向西海龍族所在。

    西海龍族急忙暗中傳音。

    數息后,敖惑的臉色變了,一邊給其他遺脈龍族傳音,一邊偷偷打量方運,生怕方運突然祭出觀天鏡投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