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各遺脈的龍族有些慌了,在暗中商討對策。

    「僅僅是文星龍爵不算什麼,但若是有觀天鏡投影,那可是個大麻煩!」

    「怎麼辦,就這麼放過他?他好像要救敖雨薇。」

    「敖雨薇被妖皇所傷,體內有聖道偉力肆虐,哪是那麼好救的。他與敖雨薇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觀天鏡。」

    「我看啊,諸位多慮了。投影終究是投影,不是本體,用一次力量就減弱一半。觀天鏡投影既然用過一次,最多還只能使用兩三次,威力大減。只要咱們所有皇者聯手催動那件龍角海,可以輕易擋住觀天鏡的力量。」

    「說的也對!只要逼他交出二龍印璽,我們便可以趁機奪下星火渾天鑒!無論是帶回遺脈古地,還是去南海龍宮交換神物,都是上佳選擇。」

    「不錯!再者說,他就算有二龍印璽,咱們憑藉自己的二龍印璽,也可以應對。敖惑畢竟是真龍,在族中地位可不比文星龍爵差多少。所以,我們不要被他嚇到。」

    「其實真要鬧大了,我們大不了激發血脈,喚出聖陵之中的先祖英靈,憑藉聖陵意志教訓方運!這裡終究是咱們龍族的天下,他一個外族來這裡耀武揚威簡直就是找死。」

    「對,這是咱們龍族的祖地,他不敢撒野!」

    「一定要奪回二龍印璽!」

    很快,各遺脈達成一致。

    那原本斷方運後路的四頭龍皇回到隊伍之中,所有的龍族聚集在一起,一起將力量送入上空巨大的龍角之中。

    就見那龍角表面浮現一道又一道水流,環繞著龍角徐徐流動,最後一共浮現出四道水流。

    方運身為長江之主,從那水流中感受到恐怖的力量,因為每一條水流隱含的威勢都不下於一條長江。

    這意味著,一旦動手,自己將相當於與四條長江的力量對抗,遠比跟貝翼皇的戰鬥更加兇險。

    即便觀天鏡投影在這裡,也奈何不了這些龍族聯手。

    更何況,其中有四頭真龍。即便是文星龍爵,也沒有權力剝奪真龍的血脈。

    「方虛聖,您快走吧,觀天鏡投影用過之後,根本無法對抗他們聯手。那件寶物叫龍角海,一開始僅僅是外放江河之力,全力激發后,有一界海洋之威,足以把半聖打成肉醬。這件寶物在歷史上,曾經殺過多頭半聖。」那鯨開身邊遭受重創的兄長鯨荒在傳音給方運。

    方運這才發現,鯨荒氣若遊絲,傷勢極重。

    鯨荒本是五境巔峰的大妖王,體長超過百丈,但現在,後半截身體消失不見,前半截身體處處是傷痕,碩大的腦袋竟然被打扁,凄慘至極。

    方運心念一閃,竟然不理會那些遺脈龍族,飛向鯨荒,並將一枚完好的聖體果拋到鯨荒嘴中。

    鯨荒本能吃掉,隨後,它的身體以肉也看見的速度快速恢復。不過三息后,它那龐大的身體竟然完全復原。

    不僅如此,鯨荒的氣息還在節節攀升。

    聖體果對於人族來說,只是增強身體強度,作用平平。

    但是對妖族來說,那就是增強妖體,意味著直接提高實力。

    「這是……聖體果?」

    鯨荒說完,突然發出一聲奇特的鯨鳴,後背噴出粗大的水柱,接著,氣息瘋狂攀升,最後竟然衝破五境,晉陞皇者!

    在場的水族看得目瞪口呆,這變化也太快了,方運捨得聖體果也就罷了,可為什麼一枚聖體果能讓鯨荒晉陞皇者?

    「多謝方虛聖栽培之恩,鯨荒沒齒難忘!」

    鯨開也連忙在一旁謝過方運。

    「都是自家人,不要這麼客氣。」

    鯨荒卻搖搖頭,正色道:「您這這枚聖體果的藥力,遠在普通的聖體果之上,已經孕育出一絲聖道偉力,足以增強半聖的聖體。用在我身上,太過大材小用。」

    「什麼?」在場的水族無比吃驚,沒想到方運拿出來的竟然是頂尖的聖體果,那可是連半聖都極為看重的神物。

    隨後,方運拿出一些普通的生身果,恢復那些被打傷的水族的傷勢。

    方運問:「雨薇公主在哪裡?」

    鯨荒道:「她就在後面的樓宇中昏迷著。」

    「傷得這麼重?」方運問。

    鯨荒面色一暗,道:「傷得很重。本來不至於如此,只是因為戰鬥時,有幾個人族是您的好友。雨薇送走他們的時候,妖皇竟然卑鄙地偷襲,重創了公主殿下。從神賜山海回來之後,殿下又殺了一批在血墓陵園外蹲守您的妖蠻,傷勢加重。後來又與御令殿遺脈的龍族爭鬥,傷勢徹底爆發,昏迷不醒。那妖皇的力量很怪異,我們把所有的神葯都讓她服下,但還是難以痊癒。即便是您這種聖體果,一兩顆都未必夠。」

    「帶我去找她,一顆不夠就兩顆,兩顆不夠就三顆,三顆不夠就一直吃,直到痊癒為止!」方運的聲音斬釘截鐵。

    鯨荒沒想到方運竟然還有更多的聖體果,面色一喜,道:「走,我帶您進去。」

    方運正要轉身,那些遺脈龍族竟突然衝到近處。

    「誰都不能走!」敖惑大喝道。

    方運眼中寒光一閃,掃視遺脈眾龍,緩緩道:「同為龍族,只要不是生死大仇,點到為止,沒有必要把事情做絕。現在我要去救敖雨薇,你們若是敢攔我,那便是意圖謀殺雨薇,這是在逼本爵大開殺戒!」

    遺脈眾龍一聽,哄堂大笑。

    「你區區四境大儒,在我們面前說大開殺戒?太好笑了!」

    「你不過是仗著文星龍爵的地位和二龍玉璽而已,否則的話,本皇一根龍爪就能戳死你!」

    「我們就是不讓你走,你能奈我們何?」

    遺脈眾龍得寸進尺,再度逼近。

    「東海水族聽令,誓死保護文星龍爵!」鯨荒大吼。

    「遵命!」所有的東海水族皆擋在方運身前。

    敖惑冷冷一笑,道:「我們本不想殺你們,若是你們為了一個人族不念水族同胞之情,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就在這時,方運嘆了一口氣,望向聖陵深處,望著破碎的龍城盡頭。

    「這裡是龍族的血墓陵園,也是龍族的聖陵,埋藏著龍族的先烈,不僅有他們的遺骸,還有他們隕落後遺留的意念。在這種神聖的地方,即便是小的爭鬥都是不敬,更何況生死相拼。看在龍族先祖的面子上,我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認錯,然後離開。否則,從現在開始,所以阻撓我救雨薇之人,都將是我方運的仇敵,即便逃到九幽黃泉、萬界黑淵,我也會一一誅殺!如果你們做好被滅族的準備,可以繼續阻我!」

    方運周身枯朽之力涌動,強大的神念如同火山噴發一樣,形成實質的震蕩之力,向外擴散,在水中形成一道道清晰可見的波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