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後,方運來到龍翻身界中界的中心。

    在漆黑與幽暗環繞中,有一道直徑里許的聖氣光柱,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猶如黑暗中唯一的凈土,直衝天際,照耀方圓數十里。

    這聖氣光柱如同噴泉一樣,從地面不斷向上噴發,不斷有寶物被聖氣光柱噴到極高的天空,如流星飛向四面八方。

    不過,大多數好東西,都會留在界中界中。

    只不過,已被方運掃蕩完畢。

    方運神念掃過天地貝,開始清點,大妖王層次的完整靈骸四十三具,皇者靈骸三具。

    各種神葯上萬株,各種神金足以堆成千丈高山,聖氣團足足有一萬七千。

    半聖各種殘骨四百餘塊,聖血二十滴,聖玉堆起來足有一丈見方,異寶一千三百件。

    不過,還有更珍貴的。

    一具龍族半聖的完整頭顱,不只是顱骨,龍鱗、血肉、龍眼等等各部位都在,隨便加一些寶物,就能煉製成半聖之寶。

    一塊被融化的小山,方運經過辨認才知道,這是大半件的大聖寶物,但被恐怖的力量熔化,只能用以砸人。

    最珍貴的,是一件破損的人族聖筆!

    方運只看了一眼便認出,這是當年孔門十哲之一的子夏用過的寶物。

    當年孔門十哲隨孔聖征戰妖蠻,也各自周遊萬界,許多寶物都流落在外,不知去向。

    這支筆的筆桿通體由青玉打造,但筆桿的頂端被削去一截,筆桿之上有許多缺口,筆毛只剩一半,筆鋒不復挺拔,即便如此,整隻筆依舊散發著淡淡的聖光,筆毛隱隱有寒光閃過,如劍如刀。

    方運握住子夏筆,送入才氣,子夏筆先是發出一聲輕鳴,隨後便陷入沉寂。方運再注入枯朽之力與聖氣,子夏筆的寶光驟然加強。

    就見方運手中尺許長的子夏筆,竟然冒著三尺高、手腕粗的聖力火焰,金光照得方運只能眯著眼,附近一里內猶如白晝。

    聖威烈日,照耀十方。

    方運眯著眼,看著手中的子夏筆,心道,傳言說聖筆如焰,不可妄持,誠不我欺。

    可惜的是,這支筆只有原本一成的威力。

    不過,即便只有一成,也遠遠強於任何大儒文寶筆。

    這支筆沒有封入戰詩,但是,卻因為半聖子夏經常使用,只要使用子夏常用的戰詩詞,威能直接提升一境。

    可惜,當年戰詩詞並不多,都取自《詩經》,或者是自創,雖然威力很大,但有個共同的缺點,那就是才氣消耗太大,不利於後人學習。

    方運手握子夏筆,隨手一揮。

    就見一道百里寒光陡然飛出,劃破黑色的垂天深淵,消失在黑暗的盡頭。

    方運感受到那霜寒劍光的力量,本身力量提高了一倍,而且因為有聖威在,實際力量還要再加一倍。

    方運繞著聖氣光柱飛行,沒有在意那霜寒劍光去處。

    千里之外,最先進入此地的那隊妖蠻停下來,聚在一起,愁眉苦臉。

    「這是什麼破龍翻身,我看像是蛇折騰!」

    「我們蛇族沒得罪你吧?」

    「口誤,口誤。」

    那象族皇者道:「把在這裡得到的寶物都拿出來,清點一番。」

    就見九頭妖蠻中,有六頭空著手,只有三頭妖蠻得到可憐的寶物:四個聖氣團,一塊皇者骸骨,以及一塊石板,上面有一滴半聖的血跡,價值連一滴完整聖血都不如。

    九頭妖蠻無語望天。

    「好久沒有遇到如此悲傷的事了……」那蛇妖道。

    「我也想哭。」

    「象皇,怎麼辦?繼續走,還是離開?」

    「還能怎麼樣,繼續走!」

    象皇話音剛落,餘光突然發現一縷銀線,像是太陽出生前黑夜與黎明交界處的一縷白色。

    「小心……」

    未等象皇喊完,那白光剎那間掠過此地,又飛到遠處消失不見。

    「那是……」

    象皇想要說話,一扭頭,卻駭然閉上嘴。

    就見其餘八頭大妖王,全部被那白光斬成兩斷,血流滿地,生機斷絕。

    看了一眼那八頭大妖王的傷口,象皇全身發涼。

    「那是聖威,不對……」

    象皇突然低下頭,就見自己的四條象腿突然開始噴血,接著,四腿齊斷,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

    隨後,狂暴的聖道力量衝進它的身體。

    象皇急忙瘋狂調動聖氣,耗光數十個聖氣團,才驅散身體內的聖道力量。

    「這裡太危險了,不可久留!」象皇嚇得面如土色,轉身向外飛去。

    千里之外,方運繞著聖氣光柱轉了一圈,陷入深思。

    「按理說,是兩條神秘巨龍在葬聖谷深處翻騰才引發地底聖氣衝天,那麼,是什麼引發巨龍翻騰,僅僅是正常的翻動?」

    方運正要離開,負岳大聖靈骸突然爆發出濃厚的聖威,就見方圓千里大地下陷,狂風上涌,如同混沌。

    方運全身冰涼,駭然地望著前方,望著那淡金色聖氣柱。

    就見那聖氣柱一瞬間變得漆黑,隨後急速旋轉,並向內收縮,迅速降低回落。

    不過眨眼間,那聖氣光柱回到地底深處,地面只留下一個直徑一里的漆黑深洞,吹著幽幽的冷風。

    方運本能地控制負岳靈骸後退,但是,周圍突然起風,那地底深洞竟然傳說莫大的吸力,遍布方圓千里。

    因為立得太近,連負岳大聖的靈骸都無法立刻脫離,只能以極慢的速度後退。

    方運突然想起之前負岳大聖狂吸寶物的場面,莫非這是龍翻身寶地的報復?

    下一剎那,方運頭暈目眩,發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失去控制,被吸入了巨大深洞之中,並沿著深洞不斷下落,不斷下落。

    在這個時候,方運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不知道是過了幾百年,還是過了一剎那。

    突然,方運感到自己停下,來到一片無盡的虛空之中。

    天地無光,黑如深淵,寒冷刺骨。

    方運感覺到身後有異樣,猛地扭頭,就見遙遠的天際,一具頭顱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之中,高有萬里,大若星辰。

    那是一具類人形的頭顱,頭頂沒有毛髮,所有的皮膚都被青黑色的鱗片覆蓋。

    他的耳朵如同兩座山脈垂下,直到斷開的頸部。在耳垂的末端,兩顆宛若太陽的耳釘鑲嵌在上面。

    他的雙唇極薄,抿在一起,唇縫之間,有異光流動。

    他的鼻子高聳如山,兩側鼻翼各有一對鼻環,仔細一看,是兩條長千里的大蛇,口尾相銜。

    那兩條大蛇的雙目睜開,散發著冰冷的目光,好似活物。

    他的雙眼緊閉。

    他右眼完好,但左眼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好似一條扭曲的大蜈蚣,傷口已經閉合。

    方運只覺自己的心臟被無形的力量攥住。

    這巨頭明明什麼也沒做,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之中,但方運卻感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隨時可能爆開。

    方運無法感知到這巨首的任何的威能,不知道他強大還是弱小,但是,方運卻知道,自己在此時此刻,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明明不知道對方是誰,但自己的內心之中,竟然生出一種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敬畏,若不是吾心自明的力量在硬撐,方運已經跪倒在地,身心如奴。

    「我要逃跑……」

    方運內心生起強烈的求勝慾望,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逃無可逃。

    突然,虛空大震,無數的空間裂痕蔓延,如一條條漆黑之龍,漫天亂舞。

    那巨首睜開右眼。

    方運呆住了。

    無盡的黑暗在下,無限的光明在上,天地間一切不存,只有天空上的光明,與天空下的黑暗。

    方運看不到巨首,也看不到他的眼睛,只看到天地兩分。

    陰陽初開,光暗始成。

    「啊……」

    方運慘叫一聲,隨後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