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田松石打趣道:「方運,你不會是打劫了一處葯園吧?」

    方運笑道:「差不多,只得了一小部分。」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方運真進入了葯園。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座葯園遠比一件半聖寶物更有價值。

    一件半聖寶物只適合一尊半聖使用,但若是能得到大量的神葯,人族可以進行研究。

    人族之所以無法研究像延壽果、生身果等藥物,主要問題是得到的完整植株太少,就算研究也得不到什麼結果,可如果有大量的植株可以消耗,人族絕對能有巨大的收穫。

    「有完整的植株嗎?」

    「有一些,用來研究絕對夠了。」方運問微笑道。

    「您的意思是,有些神葯經過研究后,可能會在人族大量種植?」田松石問。

    方運輕輕點頭。

    眾大儒頓時激動起來。

    人族來葬聖谷,目的就是為了寶物,但普通寶物再多,也只能提升一小撮人的力量,能獲得有益於整個人族的寶物才是進入葬聖谷的最高目標。

    「歷代大儒在葬聖谷中九死一生,得到的寶物也不少,但完整的植株少之又少。看來,讓您進葬聖谷是正確的選擇。」

    衣知世道:「我除了得到一部《呂氏春秋》的《六論》殘卷,其餘所獲平平。最可惜的是,我並無聖氣源,所以即便得到此殘卷,也無法帶出葬聖谷。」

    眾人唉聲嘆氣,葬聖谷中的聖氣源太難得了,沒有足夠的聖氣,什麼都帶不出去。

    方運卻笑道:「小事一樁,此殘卷交由我即可,我會帶出葬聖谷。」

    「您有……多少聖氣源?」何明遠本來想問「您有聖氣源?」,可很快意識到方運的聖氣源絕對不止一座。

    於是,許多大儒仔細觀察方運,很快在方運的手腕上看到一枚手鐲,手鐲上的三顆寶石散發著純正的聖氣的氣息。

    衣知世臉上閃過一抹殷紅,露出激動之色,道:「你出這是……聖顱指環?這是三座聖氣源?」

    「什麼?」眾大儒驚駭地盯著那聖顱指環,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可是聖氣源啊。每次葬聖谷開啟,所有外來者加一起,能得到五座已經算是很多,方運怎麼一隻手腕上就有三個?

    簡直是葬聖谷歷史上最低調的炫富!

    田松石突然道:「不對!方運那負岳靈骸,明顯不是半聖,那威能,絕對是大聖靈骸!按理說,至少兩座聖氣源才能催動一尊負岳大聖靈骸,也就是說……」

    眾人的視線離開聖顱指環,望向方運,眼中滿是驚駭,有幾個大儒的眼中甚至露出淡淡的景仰之色。

    方運沒想到眾人的目光那麼熾烈,輕咳一聲,道:「我一開始比較倒霉,但後來運氣比較好,得了一些寶物,你們不要用這種目光看著我。」

    「你老實說,你到底得到多少寶物!」

    眾大儒緊緊盯著方運。

    方運忙道:「這裡人多嘴雜,或許有外人盯著,咱們進去說。」

    於是,眾人通過陵園峽谷,進入人族的血墓陵園。

    方運隨意掃視,就見人族血墓陵園與其他各族血墓陵園都有很大的不同,非常有人族特色,而且也讓人一眼看到「種族天賦」。

    前方,是一大片田地,許多機關正在打理農作物。

    這裡除了普通的糧食,還有許多葬聖谷得來的普通神葯。

    人族每次離開葬聖谷,都會收穫一些糧食和神葯帶走,這是一筆非常穩定的收穫,是其他各族都做不到的。

    在更遠的地方,則是群山環繞,與其他血墓陵園的區別倒不大。

    「這裡的風景不錯,誰帶我去聖陵?」方運道。

    無人回答。

    方運本以為岔開話題,可現在所有大儒都死死盯著自己,連衣知世都笑眯眯看著自己。

    「你們還是先服用聖體果吧。」

    無人回應。

    方運無奈道:「等回到聖院,我自然會拿出那些寶物,你們到時候一定會知道。東西實在太多了,我肯定用來換軍功。」

    還是沒人說話。

    方運見逃不過去,只好道:「那我就慢慢說吧,可能一時半會說不完。比如……我在樹界把石胎血卵給搶到手了。」

    方運說完,右手一翻,石胎血卵出現在手中。

    所有大儒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你……你怎麼做到的?這可是石胎血卵啊!這可是能打造祖寶的無上神物啊!」

    「眾聖在上,只這一件東西,就勝過大聖寶物!」

    「那可是數以百計的妖蠻才能勉強取走,你一個人單槍匹馬怎麼搶的?按照時間推算,石胎血卵成熟的時候,你應該剛晉陞四境甚至可能在三境!」

    「你們想的真多,我沒想那麼多,只是差點笑出聲,妖界為了這石胎血卵,準備了一萬年,結果落到方運手裡,哈哈哈……」

    「瘟疫之主怕是要哭出來,他晉陞大聖的希望,就這麼毀在方運的手裡!」

    「妖聖剋星方鎮國,哈哈哈……」

    大儒們你一言我一語,如同好奇的學生一樣。

    衣知世緊緊閉著嘴,生怕自己忍不住和其他大儒一樣,不能破了自己文豪該有的風度。

    田松石暗中傳音道:「方運,我知道你私心甚淺,但這石胎血卵非比一般,你萬萬不可給其他半聖,你要使用軍功,從聖院換取一次機會,用石胎血卵煉製屬於你自己的寶物!」

    方運謝過田松石,心中自然知道,這種層次的寶物就如同天元母液一樣,必然自己使用,絕不可能給別人。之所以主動拿出來告訴眾人,是因為當時有上百妖蠻都看到自己取寶,等離開葬聖谷,萬界都會知道石胎血卵在自己手中,根本掩飾不了。

    眾人七嘴八舌說了很久,何明遠道:「老夫所料不錯的話,您在古神塔中也有巨大的收穫吧?那葯園莫非是古神塔所得?前不久倒是有個流言,說您與其他人進入一座霧寶閣,得到了萬物石。當然,還有傳言說您已經身亡。」

    方運知道是那畫骨凶靈和火絡皇散布的消息,道:「我的確得到了萬物石。」

    方運隻字不提黑龍拱門,更不可能提百棺島,那是真正的大秘密。

    「我們知道你進入了一個葯園,除此之外,還得到什麼特別的寶物。」

    「十幾具龍威戰具算不算?」方運微笑道。

    所有大儒瞪大眼睛,欣喜若狂。

    尤其是一位工家大儒,激動得兩手顫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