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明遠目光灼灼,死死盯著方運。

    其餘大儒也猜到這個可能,都盯著方運。

    方運不好意思地笑起來,道:「我當時只是想試試負岳大聖靈骸的力量,沒想那麼多。既然諸位空手而歸,我就送各位點小禮物吧。」

    說完,方運拿出雷龍凝聚成的雷龍球,一人一顆,一共送出去十七顆。

    一眾大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默默地收下雷龍球。

    「好了,諸位現在可以服食聖體果了,我在這裡為你們護法。」方運道。

    還有大儒想要問,但只是張了張口,沒有再繼續問下去,方運已經說出如此多的寶物,定然還有其他寶物,但若是方運不願意提及的,那便有些強人所難。

    於是,無人再說什麼,眾大儒各拿出方運的聖體果,在附近找平坦乾淨的地方坐下,吞吃之後,開始慢慢吸收藥力。

    不多時,大儒們陸續起身,欣喜地討論自己身上的變化。

    這些大儒的變化都極大,大部分大儒的傷勢被根除,只需要靜養幾天,便可恢復正常。

    最後起身的是衣知世,他的變化不如其他大儒那麼大,只是面色不再那麼蒼白。

    「現在傷勢未好的,可以服用龍鯊珍珠,傷勢好了的,暫且留著。」方運道。

    大部分大儒沒有拿出龍鯊珍珠,只有衣知世等五人服用龍鯊珍珠。

    不多時,其餘四人陸續起身,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激動,因為他們的傷勢已經被龍鯊珍珠完全治癒,而且體內充滿了力量。

    過了許久,衣知世才睜開眼,他臉上終於有了一絲健康之色,但還是有些微白,他又乾脆服下洗心草與千紋薯,將身體的傷勢徹底壓住。

    衣知世站起身,向方運一拱手,道:「多謝方虛聖相助,如此一來,便將衣某的傷勢降到最低,待回到聖院,便可請眾聖出手醫治。我在古神塔得了一些獄火,而我已是文豪,此物只適合鍛天命的文宗使用,便將其送於你。至於空泉,半點未得。」

    衣知世說著拿出一顆拳頭大的夜明珠,通體赤紅,散發著極高的溫度,隱約可見夜明珠之內有暗紅色的火焰跳躍。

    方運正需要此物,伸手接過,道:「多謝知世先生美意,方某正需要此物,便收下了。至於空泉,懸天江極多,我在雙首龍聖的龍宮裡取了一個小湖那麼多,誰要此物,我可以相贈。」

    一眾大儒目光微亮,獄火只有得空泉洗滌才能使用,空泉十分稀罕,乃是人族大儒最需要的寶物之一。

    但是,竟然無人討要。

    方運詫異地看向這些大儒。

    隨後,就見何明遠走上前,遞給方運一枚含湖貝,道:「老夫在葬聖谷所得寶物極多,有些寶物無法帶離,這裡面有一些老夫不需要之物,便贈予方虛聖。」

    何明遠根本不等方運同意,直接塞進方運手裡。

    方運意識到這不是普通贈禮,於是神念一掃,就見這含湖貝中的寶物大都很一般,但卻有一團獄火。

    方運立刻道:「明遠先生,您現在是文宗,正需要獄火鍛天命,為何送給我?」

    何明遠微微一笑,道:「老夫只需兩年便可完成鍛天命,這獄火對我來說,可有可無。但你已達四境巔峰,下一步就是鍛天命,最需此物。您和我們不同,您的時間,比我們寶貴!」

    方運輕聲一嘆,沒有回絕,自己的確需要此物。

    隨後,又有一位大儒走過來,強行塞給方運一件異物,是一個純凈的光球,雖然不知是什麼,但卻能和獄火一樣,有加快鍛天命之能。

    方運之前也得到過同樣的光球。

    接著,一個又一個大儒走來,將自己所得加快鍛天命之物,或分一半給方運,或全部給方運。

    方運不喜歡收別人大禮,但此刻,卻默默地收下。

    不是因為自己之前贈送給他們神葯。

    而是因為,這些鍛天命的神物,不是禮物,是他們的寄託,每一件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衣知世道:「想必你也得到不少此等寶物,但以我之見,你的寶物再多,鍛天命也不應當少於一年,否則恐怕根基不穩。當然,你若能得到像天元母液等絕頂神物,鍛天命可以再快一些。」

    「謝過知世先生,方運謹記。」方運道。

    何明遠與田松石則齊齊看了方運一眼,因為兩人都知道天元母液之事,但是,方運發現兩人的神色有些異樣。

    方運心中咯噔一下,重新掃視十七位大儒,沒有雲仰照。

    前些日子,方運曾在古神塔中遇到雲仰照、何明遠、田松石和聶守德四人。

    方運殺了聶守德,隨後與其他三位大儒聯手探索古神塔。

    後來,那三人都怕自己死在葬聖谷,所得寶物無法帶回聖院,便各自將最珍貴的寶物請方運帶回。

    雲仰照的寶物就是天元母液,而方運直接從他手中換取,付出狼首聖錘與祖神雕像作為報酬。

    方運似是不經意道:「松石先生,明遠先生,仰照先生與你們二人走散了?」

    何明遠的嘴動了動,沒有說話。

    田松石長嘆一聲,道:「我們三人遇險,他被偷襲受傷,自知傷勢太重,難以痊癒,最後捨生取義,留下斷後,成全我們二人。」

    眾人沉默著。

    在進入葬聖谷前,眾人就已經接受這種可能好結果。

    方運點點頭,道:「他寄存在我這裡的狼首聖錘等寶物,我會帶出葬聖谷,以他的名義,上交聖院,他的族裔必將受他蔭庇,百代不墮。」

    「雲兄在天之靈,定然無比欣慰。」田松石道。

    其他大儒感覺方運話裡有話,因為以雲仰照的實力,很難得到聖道寶物。

    倒是衣知世等幾個曾在神賜山海外見過方運的大儒卻心中疑惑,因為他們都知道,那狼首聖錘是方運的,還借給猿灣使用。

    不過,他們都沒有細問。

    氣氛比先前淡了許多,方運道:「方某要去一趟聖陵,就不在此久留,待回返聖元大陸,再一起敘舊。」

    衣知世點點頭,道:「這樣吧,等衣某傷勢痊癒,便宴請諸位,主要是為感謝方虛聖。」

    其餘大儒齊聲道好,答應回到聖元大陸后再小聚。

    田松石道:「我知道聖陵何在,方虛聖,我帶你前往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