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正要帶田松石離開,衣知世突然道:「方運,衣某有一事要說。」

    「先生請講。」方運立刻止步,肅正以對。

    所有大儒也看向衣知世。

    衣知世並沒有立即開口,而是沉吟片刻,道:「葬聖谷中,不要再管妖皇。若想剷除此獠,須得封聖之後。衣某心比天高,但也不得不承認,封聖之下,妖皇無敵。但是,封聖之後,衣某有信心與妖皇周旋,只不過,若要勝之,絕非可能。」

    方運沒有立即說話,何明遠道:「方虛聖有負岳大聖遺骸,也奈何不了妖皇?」

    衣知世輕嘆一聲,道:「那妖皇詭計多端,手中寶物不計其數,當時若非異族半聖薛白衣出現,驚世重寶必然被妖皇所得。即便如此,妖皇依舊不可小覷,大聖靈骸雖強,但葬聖谷並非沒有克制之法。」

    方運點點頭,道:「知世先生說的對。之前在與雙首龍聖閑談時,他提到過,葬聖谷有幾種神物能剋制一切靈骸。比如有一種名為萬古沉淪的太古奇寶,可以分割陰間與陽世,即便稱祖靈骸,也會被這萬古沉淪壓制,無法發揮絲毫作用。還有一種寶物叫末日銅晷,能夠讓時光靜止,在這種力量面前,我就算有十頭大聖靈骸,也會被殺。至於最容易得到的,則是一種名為『失靈花』的神物,此物雖然只能開放一天,但若是在我面前用出,負岳大聖靈骸會失神十息,這十息,許多人能夠殺死我。山中聖也說過,他若是不顧一切出手,有許多手段能殺死我。」

    衣知世道:「方虛聖能明白衣某的苦心便好,自現在起,你留在人族血墓陵園,沒有任何人能傷到你。我甚至懷疑,妖皇之所以沒有出現在人族血墓陵園之外,是提前得到你有負岳大聖靈骸的消息,但又不太相信,所以靜觀其變,被你殺死的妖蠻,只是他用來試探你力量的棋子。」

    方運卻道:「妖皇的確非常強大,但是……他未必不可戰勝。」

    「此話怎講?」衣知世道。

    方運道:「你們知不知道此次進入葬聖谷,妖皇派遣了兩個分身?」

    衣知世等人搖頭,這種事很難知曉。

    方運微笑道:「我在樹界的時候,其實遇到妖皇的一個分身,是一頭黑豹大妖王。當時是他先發現我,並且偷襲我,甚至先重創了我。」

    「這……」眾人面色微變。

    「不過,結果你們也看到了,我宰了那頭黑豹大妖王,並獲得寶物。當時我只是二境,而黑豹大妖王應該是四境或者五境。我有枯朽之力,已經人盡皆知,但卻無人知道,我這力量,便是從那黑豹大妖王身上所得。」

    一眾大儒輕輕點頭,眼中異彩連閃。

    他們都知道,妖皇乃是妖界不世出的大才,即便是分身,也是同境界萬界最強者之一。分身明明比方運境界高,先偷襲方運卻反被方運殺死,這說明方運在很多方面不會比妖皇弱。

    「至於第二個,來頭更大,乃是一頭凶物,貝翼皇,而我與他對戰的時候只是四境。它不僅有還魂藻,還能用出半聖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他對我使用了禁法神木!」

    「什麼?」這次連衣知世的面色都出現明顯的變化,他就是差點被妖皇利用禁法神木殺死。

    方運微笑道:「我可以明確地說,妖皇四境時候,也未必是那貝翼皇分身的對手。但是,我在四境的時候,將那貝翼皇斬殺!而且斬殺兩次!」

    眾大儒無不稱讚。

    衣知世讚歎道:「天生德於方運,妖皇其如何?」

    方運忙道:「先生過譽了。」

    眾大儒肅然起敬,更加敬佩衣知世,因為這句話的讚譽之重,甚至勝過對大部分半聖的稱讚。

    衣知世是在說,上蒼把仁德賜給方運,讓方運成為大德之士,一切言行都符合德行,區區妖皇不能影響仁德這種至高的力量,自然不能傷害到方運?

    這幾乎是對亞聖甚至是聖人的評價,尤其是從文豪口中說出。

    何明遠等一些主修或兼修史家的大儒,本能地拿出文房四寶,立刻記錄方才衣知世所言,以後用在自己編撰的史書之中。

    衣知世隨後道:「並非是過譽。諸位細看妖皇此生,自橫空出世后,未嘗一敗。但是,遇方運后,先是與方運對賭,失去一條性命,隨後在血芒界被斬掉一條性命。進入葬聖谷后,那兩具分身的意圖極為明顯,為的便是增強妖皇本尊。若是枯朽之力與還魂藻落在妖皇身上,他的實力恐怕能翻倍,無人能擋。但是,兩具分身皆敗亡於方運之手。」

    隨後,衣知世停頓一息,掃視其餘大儒,道:「你們與妖皇交手不多,很多事看不透徹,我卻不同。在古神塔與妖皇的交戰中,我發現妖皇在這些年的進步並非特別大,否則我與雨薇公主就不是重傷,而是死亡。我原本還以為妖皇實力已經到了頂峰,但經方運一說才恍然驚悟,不是妖皇進步不大,而是方運阻止了他的進步!前兩次死亡,縱然無法影響他的力量,也能影響他的心態與精神,而兩具分身的死亡,可謂大大削弱了他的力量。可以說,我與敖雨薇甚至所有見到妖皇未被他殺死之人的命,都是方運所救!所以,方才之言並非過譽。」

    待衣知世解釋完畢,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才是衣知世稱讚方運的真正原因。

    「不錯!天生德於方運,並非虛言!」田松石感嘆道。

    方運道:「如果不出意外,我不會離開血墓陵園,畢竟,我也累了。」

    「是啊,都累了。」衣知世長嘆。

    不一會兒,田松石與方運離開眾人,腳踏平步青雲,前往人族的聖陵。

    在路上,田松石詳說在古神塔的經歷,還說曾得龍族公主敖雨薇援助,不然必死無疑。

    最後田松石總結,離開方運后,他們三人就不斷在逃跑,後來實在無法對抗那些源源不斷的皇者,只能使用破空符提早離開古神塔。

    方運很想殺妖皇,但葬聖谷太大,即便知道妖皇前往樹界,也無法確定他現在的所在。而且,比起殺妖皇,聖陵中還有更重要的事等待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