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徹底放下心中念頭,頓覺輕鬆,起身與田松石一起回陵園平地。

    一眾大儒都在田園風光間,或修鍊,或養傷,或交流,或自娛自樂。

    方運看了一眼血墓陵園外。

    一根根巨大的黑光之主屹立在天地間,並且不斷變粗,也不斷擴大。

    方運提醒道:「諸位,無光墳場很快就會降臨到此地,我建議將此地人族種植之物一分為二,一部分帶回聖元大陸,一部分由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眾人詢問何處安全,方運只是迴避,並不正面回答。眾人知道這是方運的秘密,也不再逼問,同意方運的做法。

    於是,方運將葬聖谷內的所有神物田地收入天地貝之中。

    接著,方運詢問關於血墓陵園中秘地之事,問清后,便準備一一走訪。

    血墓陵園的秘地的開啟和關閉時間不統一,有的開啟早,有的開啟晚,有的開啟后便一直存在,有的開啟不久之後便會關閉。

    因為沒有一直在人族的血墓陵園,方運錯過了至少七處秘地,其他大儒也一樣,沒有人能完全經歷所有的秘地。

    即便是那雷空鶴,也錯過最重要的聖陵。

    方運心裡正想著雷空鶴,一抬頭,卻發現雷空鶴正腳踏平步青雲而來,失魂落魄的樣子,衣服和頭髮濕淋淋的,竟然任由水浸濕自己,而不是一念避水。

    在場許多大儒都與雷空鶴交好,他們先偷偷看了一眼方運,發現方運並沒有異樣之色,有幾人便飛向雷空鶴。

    「雷兄,你這是為何?」

    「發生了何事,我等一起思量。」

    多人詢問,雷空鶴似是煩了,但卻沒有發火,而是向方運一揚下巴,道:「你們還是問方虛聖吧。」

    即便竭力壓抑,眾人還是從他的語氣中聽出對方運濃濃的怨氣。

    「哦?」

    眾人看景雷空鶴,又看看方運,一時間不知如何做。

    方運坦然道:「聖陵消失了。」

    「什麼?」

    許多大儒為之變色,聖陵在葬聖谷的地位,相當於聖院在聖元大陸的地位,聖陵消失,意味著從此以後人族在葬聖谷再也沒有立足之地。

    「這是為何?」

    「難道是天要亡我人族?」

    加上雷空鶴的態度落魄,所有大儒都往極其嚴重的方向推斷。

    眼看他們一副人族大廈將傾的模樣,方運輕咳一聲,道:「聖陵之事,與眾聖有關,待回到聖院,若是眾聖首肯,諸位會知道前因後果。」

    大儒們這才停止哀嘆,細細咀嚼雷空鶴與方運的話,明白了許多。

    雷空鶴長嘆一聲,道:「此事,我不知應該不應該怪方虛聖。我剛回血墓陵園,方虛聖就毀了聖陵,或許,僅僅是老夫運氣不好。天亡我,非我之過。」

    雷空鶴話語中的怨氣極重,其餘大儒們不了解實情,也不知該如何勸解。

    田松石卻沒好氣道:「方虛聖只是按眾聖之命行事,哪有工夫盯著他人,莫要太高看自己,也莫要低看別人!」

    衣知世道:「松石先生,具體發生了何事,可否說說當講之事?」

    田松石也不隱瞞,將事情經過說明,還著重說自己幫方運護法同樣一無所知,別人埋怨方運更是毫無道理。

    衣知世無奈道:「空鶴先生,既然方虛聖有眾聖使命在身,也是迫不得已。不如這樣,您去聖陵有何所求,不如說出來,大家群策群力,或許能撥雲見日。」

    田松石道:「知世先生這說的在理,這種時候,不能埋怨方運。雷家主既然是人族文豪,若有需要,我等斷不會袖手旁觀。」

    雷空鶴長長一嘆,道:「事到如今,功虧一簣,也沒有什麼不可說的。雷家歷代努力,除了壯大人族,便是尋找雷祖蹤跡。這葬聖谷異常神秘,似是能吞沒萬古,保留了與雷祖有關的痕迹。雷某不才,前些年遊歷萬界,尋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若能入人族聖陵,便可更進一步。可惜,聖陵消失,即便眾聖雕像重現,也無濟於事。」

    田松石道:「你不說具體所為何事,我們如何幫你?」

    「有些事,不便外傳。」雷空鶴道。

    田松石輕哼一聲,也不作答。

    衣知世道:「不知衣某能否在此事助空鶴先生一臂之力。」

    雷空鶴搖搖頭,道:「如果一定要助我,那就等眾聖結果吧。若方運毀掉聖陵並非必要,我也不求其他,負荊請罪,此前恩怨一筆勾銷即可。」

    方運面色冷漠,盯著雷空鶴,緩緩道:「聽聞雷家人人以缸洗面,之前不信,今日見了空鶴先生,卻是信了。」

    何明遠為人正直,並未深想,低聲問:「松石先生,以缸洗面是什麼傳聞,老夫怎麼沒聽過?」

    田松石譏笑道:「雷家人臉大無邊,一臉盆水洗不完,當然要直接用大水缸洗臉。」

    一眾大儒呆在原地,沒想到田松石當眾說出,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方運這是指著雷空鶴的鼻子罵給臉不要臉!

    眾人大都理解方運,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方運一忍再忍,雷空鶴卻綿里藏針,方運豈會繼續忍讓。

    雷空鶴竟然也不惱,看向方運,道:「方虛聖神通廣大,雷某自嘆不如,又有負岳大聖靈骸,老夫的行蹤如掌上觀紋。老夫剛到,聖陵即毀,豈能不多心?你與雷家之事,老夫一直認為互有對錯,一直約束雷家人不再與你衝突。但老夫素來不願打理家事,可以說本與你無甚恩怨。至於你心中如何想,老夫不會妄加揣測,老夫最後借方虛聖的詩詞說一句,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說完,雷空鶴拂袖而去。

    千里家書只為牆,

    讓他三尺又何妨。

    萬里長城今猶在,

    不見當年秦始皇。

    方運緩緩道:「你心裡先建了三尺牆,又豈能忘了秦始皇?」

    雷空鶴的身影緩緩遠離,看上去比來時蒼老許多。

    何明遠道:「此事,怕不僅僅是尋找雷祖痕迹那般簡單,聽松石先生轉述,應當是關係空鶴先生的聖道。只是,怪到方虛聖身上好沒道理。他若早到一個時辰,不,即便半個時辰,豈不皆大歡喜?」

    田松石道:「誰說不是,明明是他太過貪心,在外界逗留太久,不斷尋找寶物,總以為聖陵會等著他,卻不知眾聖謀划,害了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