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神秘又恐怖的無形力量最終佔據上風,鎮魂迴廊表面的鎮魂符慢慢消融,化為細微的微粒,慢慢飄散。

    一部分被文宮吸收,另一部分則永久消散。

    鎮魂迴廊的本體喀嚓一聲,從中斷裂,掉落在文宮之中,露出那古妖石盒。

    那恐怖的力量落在古妖石盒之上,就聽一聲脆響,那力量莫名消失,而那石盒也和鎮魂迴廊一樣,發出喀嚓一聲,徹底碎裂,露出兩塊普普通通的鋼鐵。

    接著,一道同樣的力量自天而降,直劈向兩塊鋼鐵,甚至要劈開方運的文宮。

    突然,在文宮不起眼的降落里,聖道八面劍突然外放煌煌金光,聖威如海,瞬間衝出方運眉心。

    那至強的神秘力量如天地意志,浩偉無上。

    聖道八面劍則精純至誠,浮現無數人族之影,遍布天地。

    聖道八面劍斬出,空間開裂,兩界二分,萬里之地回歸混沌。

    那至強的神秘力量被捲入混沌之中,消失不見。

    隨後,第三道至強的神秘力量出現,但是,方運已經失去蹤影。

    那恐怖力量猶如瘋狂的野獸,不斷尋找方運,導致億萬里空間碎裂,天地崩塌。

    萬亡山中。

    兩頭數千里的白骨巨龍以地為海,從中升騰,頭頸相交,組成一座碩大無朋的巨門。

    隨後,一道道流光從中飛出,如同流星分別飛向不同的地方。

    突然,一隻毛茸茸的巨爪自天而降,拍向其中的一些流光。

    組成葬聖谷巨門的一頭白骨巨龍眼窩中的黑色火焰猛地擴張,張開大嘴,噴吐一口灰濛濛的霧氣。

    那巨爪一碰觸霧氣,瞬間消融,隨後,在妖界遙遠的地方傳來一聲響徹雲霄慘叫。

    接著,那灰濛濛的霧氣竟然瞬間抵達那慘叫之處,化為大霧,籠罩方圓千里。

    一聲更凄慘的叫聲突然響起,又戛然而止。

    數息后,大霧散去。

    方圓千里之內,所有妖蠻盡數死亡。

    妖界天狼一族,連帶半聖,今日滅絕。

    妖界出現前所未有的寂靜,天空上那一道道原本不可一世的聖念,全部縮回去。

    沒有外力打擾,那些流光順利離開萬亡山,挪移到各界。

    兩頭骸骨巨龍開始緩緩下沉。

    在骸骨巨龍即將完全沉入萬亡山中心的時候,一頭巨龍的頸骨突然開裂,接著部分骨頭崩碎。

    一個人影竟憑空而出。

    下一剎那,兩頭骸骨巨龍徹底進入萬亡山之中。

    那人一身白衣,眸如星辰,唇如赤火。

    他緩緩扇著木扇,頗為好奇地抬頭望著天空,俯視妖界。

    「正事不要緊,先遊玩一番。不過,方運似乎……」

    說完,這人化為一道若隱若現的氣流,不知飛往何處。

    在他走後,地面開裂,一具身高千丈背負巨棺的怪人如同溺水之人,掙扎著向上攀爬。

    數息后,大地合攏。

    一切歸於寂靜。

    聖元大陸。

    對於絕大多數讀書人來說,那些消失的大儒並沒有帶來什麼影響。

    即便是許久沒有方運與衣知世消息,大多數讀書人也已經漸漸適應。

    聖元大陸不會因為誰而停止運轉。

    很快,一些讀書人發現聖元大陸似乎有些變化。

    許多大儒之家、豪門世家,開始集中舉行葬禮,那些人的葬禮並非特別隆重,各家也都一致地低調行事。

    在有心人的探查之下,一些消息開始在聖元大陸傳播。

    很快,許多讀書人知道,傳說中的葬聖谷已經結束,一些大儒帶著寶物回到聖元大陸,還有一些大儒死於葬聖谷。

    接著,一些被證明前往葬聖谷的大儒開始陸續露面,比如衣知世、田松石、何明遠等等。

    這些讀書人突然發現,方運沒有出現!

    沒過多久,一個隱秘的消息在聖元大陸的讀書人中流傳。

    方運從葬聖谷中離開后,重傷垂危,文宮受損,已經無法動用才氣,淪為普通人。

    但是,許多人駁斥這個謠言。

    怪異的,那些從葬聖谷出來的大儒,沒有一個出面反駁這個謠言,眾聖世家和聖院高層的人都彷彿對這個消息視而不見,只有景國的讀書人強烈批判這條謠言。

    很快,那些精明的讀書人判斷出,方運並沒有死,但也絕對沒有安然回返,很可能受了很重的傷,正在接受治療。

    沒過幾天,景國讀書人中出現一些非常奇特的言論,他們認為方運竟然已經消失,那麼應該暫時剝奪他的一切待遇和官職。

    但是,除了少數人,朝野各方罕見地保持一致。

    那些人還想推波助瀾,但陳聖世家的家主當眾聲明,反對任何不利於方運的舉動。

    那些雜音立刻消失不見。

    象州,岳陽城外。

    十月的洞庭湖秋色初起,是附近文人雅客最喜之地,每當夜幕降臨,畫舫遊船羅列湖畔,燈籠密布處,皆是歡聲笑語,鶯鶯燕燕。

    一個身穿淺藍色衣袍的老者拎著酒壺,踉踉蹌蹌在湖畔行走,他的衣服滿是污跡,有油漬,有墨汁,有泥土,甚至還有一些乾涸的剩飯。

    他散披著頭髮,花白的頭髮如同雞窩一般亂蓬蓬,上面還有樹葉與泥土。

    無論他走向哪裡,附近的人都會被他周身刺鼻的酒氣驅散,好似為他讓出一條道路。

    他雙眼朦朧,臉上帶著酒醉后的痴笑,嘴裡嘀咕著誰也說不懂的話,走了一會兒,他大口喝酒,突然被嗆著,猛地咳嗽一陣后,指天大罵。

    他說話含混不清,眾人只聽到一些零碎的詞語。

    「……老天……不公……天打雷劈……鷹……卑鄙……苦……」

    未過多久,他跳上一艘小船,然後身體晃了晃,栽倒在船上,半坐半躺,指著湖中心的方向含糊不清道:「送……送老夫去……去湖中心……老夫要……嘿嘿……要在湖中心撒尿!嘿嘿嘿嘿……」

    老酒鬼一邊說一邊傻笑。

    那船家尷尬地道:「客官,這都入夜了,我看您還是回家睡覺去吧。咱這是小本生意……」

    「不就是……就是錢嗎?大爺我不缺錢!」

    說完,老酒鬼從腰間一摸,摸出一錠五兩銀元寶,沖著船家晃了晃,突然扔進湖裡。

    那船家一愣,隨即跳船去水底摸那銀子。

    老酒鬼哈哈一笑,突然起身,搖搖晃晃握住船槳,開始向湖中心方向胡亂划船,一邊劃一邊大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