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的聲音不大,但大儒的力量讓他的聲音傳遍數里,畫舫之人都能聽到。

    琴聲停止。

    兩船之間,只余水流之聲。

    隨後,一個清越悠揚的聲音響起。

    「夜靜不堪題絕句,恐驚星斗落水寒!」

    紀安昌突然愣住,眼中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慌色。

    誰人江上稱詩聖,錦繡文章借一觀。

    夜靜不堪題絕句,恐驚星斗落水寒!

    紀安昌在說,什麼人敢在這江上亂稱詩聖之名,有本事拿出真正好的詩詞文章讓人看看。

    回應之人的第一句看似十分謙虛,說夜裡太過寂靜,不想作詩詞,但后一句卻氣勢直上,不是怕了紀安昌,而是怕詩詞太過好,驚動天上的星辰,萬一星辰落到水裡,會打破此刻的平靜。

    紀安昌感覺自己在生生撞在一座大山之上,有種被欺負了的從錯覺。

    紀安昌無言以對,不過是泄憤挑釁之言,隨口說出,沒想到對方立刻回應,而且一張口就是氣勢衝天的詩句,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不要說自己,就算是李文鷹甚至歷史上有名的詩詞大家,也未必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回應,脫口而出這等大氣磅礴的詩句。

    紀安昌目光閃爍,若是在文會之上有人作出這樣的詩句,他可以接受,畢竟會經過醞釀,甚至可能漏題,可這是自己主動挑起,對方根本沒有任何準備的時間,這到底是什麼人?

    「此等氣勢,莫非是半聖?」紀安昌的右手輕輕顫抖起來,多日酗酒的危害終於體現在身體之上。

    紀安昌心中在不斷思索,想要化解此刻的困境。

    但是,紀安昌拼了老命也不知道如何應付,對方的詩句太好了,完全封住自己的嘴,無論說什麼,都繞不過去。

    沉默數息,紀安昌突然醒悟,自己堂堂大儒,即便遭遇對手,也不至於如此,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自己被對方文壓一頭,心神已亂。

    紀安昌悲從心頭起,心想這景國地界簡直是自己的文名墳墓,當年被嚇得尿褲子,前些天又在聖杏文會被李文鷹文壓一籌,出盡洋相,現在更悲慘,睡了一覺在江面上隨便挑釁一句,就踢到鐵板,竟然在不經意間被人文壓。

    能文壓大儒的會是何等人?

    紀安昌想都不用想,也沒有愚蠢地亮出自己大儒的高貴身份,因為他知道,對方至少也是大儒,而且可能是地位和名聲超過自己的大儒。

    紀安昌腦海中浮現當年認識的大學士與大儒,可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聽過那個聲音。

    隨後,紀安昌竭力回憶畫舫中的說話的聲音,之前他沒有完全清醒,也沒有特別在意那些聲音,並未細想驗證,可現在仔細和記憶中的聲音驗證,突然面色大變,身體僵硬,目光獃滯地望著那艘看似平常的畫舫。

    那個誇獎「名滿天下」的人,聲音極似李文鷹。

    至於那個稱方運為「詩聖」的,不是別人,正是一代文豪衣知世。

    紀安昌感覺頭腦不夠用了,完全無法理解這些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艘普通的畫舫之上。

    「莫非真的有半聖在此?」

    紀安昌背後冷汗直流,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觸怒可能存在的半聖。

    這時,回應詩句的聲音再度響起:「原來是安昌先生,方某正在靜養,不便外出,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聽到「方某」二字,紀安昌先是一愣,心中的悔意更加重。

    在剛回聖元大陸時,他並不在意方運,只認為是一個特別有才華的天才,心中只想勝過李文鷹,但是隨著慢慢了解方運,他才發現,自己與方運的差距簡直是如隔星河。

    對於李文鷹,他只是文戰不過,在其他方面都有信心,而且李文鷹行事佔一個「勇」字,遇事果斷卻太過直接,很容易被人猜到他的言行,從而提前規避。李文鷹是用了三十餘年,才一步一步在景國站穩,並擁有自己的勢力。

    紀安昌曾經細觀方運的經歷,發現方運和李文鷹完全不一樣,當勇則勇,殺龍王,侵佔蛟聖宮,還有在寧安城的舉動,甚至比李文鷹更加激進。

    但另一面,方運當謀則謀,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在短短几年之內,在景國之內打造出鐵桶般的方黨,以致於現在其餘派系官員已經在暗中警惕。

    紀安昌突然發覺自己之前的感覺對了,連李文鷹都能文壓自己,把自己差點逼瘋,若是方運出手,那真是有欺負自己意思。

    但是,現在怎麼辦?

    紀安昌徹底蒙了,難道在聖杏文會受辱還不夠,還要在方運面前再受一次辱?

    雙方沉寂許久,方運的聲音又傳出來。

    「既然安昌先生有事在身,不便登船,便改天再聊。我觀先生神念與身體損耗嚴重,若繼續下去,恐傷根本,萬望珍惜,身體才是聖道之本。」

    紀安昌立刻明白方運這是給自己台階下並規勸自己,頓時面紅耳赤,心裡暗罵自己活了一大把歲數,還不如一個方運有氣度有手段,立刻狼狽道:「以後若有時機,必登門拜訪,請教詩詞。」

    最後紀安昌也服了軟。

    於是,畫舫之上,眾人見到滑稽的一幕。

    堂堂大儒擼起袖子,雙手持船槳,飛快的划船離開。

    衣知世愣了好一陣,才道:「當年我見過此人,卻不知此人竟然喜歡扮作市井之人入世修行。」

    那一邊,小船之上的紀安昌劃了許久,突然愣住,心道:「我可是大儒啊,完全可以乘坐平步青雲離開,為什麼聽完方運的話,嚇得只會划船?」

    眼看離岸邊不遠,又怕被其他人識破身份,紀安昌咬著牙繼續划船。

    未見一面,只聞其聲,紀安昌便如驚弓之鳥,倉皇逃竄。

    畫舫之上,外間有兩個普通琴姬繼續撫琴,而內間中,方運坐在躺椅之上,半躺在上面,身體上覆蓋著厚實的白熊皮。

    此刻的方運,除了面色微白,呼吸稍弱,與先前比並無太大區別。

    在他的下方,衣知世與李文鷹對面而坐,再稍遠的地方,州牧董文叢等人作陪。

    李文鷹笑道:「好手段,我絞盡腦汁費盡心思,盡畢生之學作一首詩才能文壓他一次,你倒好,隔空兩句,嚇得他狼狽而逃。」

    方運道:「小事一樁,不足掛齒。我之所以用普通畫舫游江接待珠璣先生,便是圖個清靜,誰知還是不得清靜,以後你們可不要再吹捧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