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路階梯盤旋而上,盡頭則是一處桃花掩映的山頂庭院。

    方運剛到山腳,就見四個讀書人迎上前。

    三位大學士,一個翰林。

    三個大學士還好,那翰林見到方運,格外吃驚。

    這翰林叫宗明,曾在岳陽樓文會被宗甘雨命令到舊桃居擔任守廬人,也是當年去岳陽樓文會後,唯一沒有文膽蒙塵的宗家人。

    那三個大學士面色陰沉,這已經是竭力掩飾的結果。

    反觀宗明,竟然只是純粹的吃驚,三十多歲的翰林,主動笑嘻嘻地向前一拱手,道:「宗明見過方虛聖,不知方虛聖來此有何貴幹?」

    方運詫異地看了宗明一眼,沒想到此人竟然如此隨性,而且覺得此人似乎有些面善,隨後記憶回溯,記憶直接回到當年岳陽樓文會的情景,甚至重新聽到了宗明與宗家家主宗甘雨的對話。

    方運含笑看著宗明,點頭道:「宗家麒麟子。」

    宗明浮現受寵若驚之色,然後急忙擺手道:「我跟您無冤無仇,您可不能這麼捧殺我。三位家老,誤會,這都是誤會,我要不要罵幾句以證清白?」

    三位大學士早知此人性情,白了他一眼。

    其中一位大學士道:「方虛聖來此,宗家可曾知曉?」

    「不知。」方運道。

    「宗聖可曾知曉?」

    「亦不知。」

    那大學士道:「既然都不知,還請回。宗聖正在修鍊,不可打擾。」

    方運卻不緊不慢拿出一方玉盒,裡面放著聖體果,隨手拋給宗明,微笑道:「去舊桃居,告訴宗聖陛下我來求見,這是我送宗聖陛下的禮物。至於你們……」

    方運看了三個大學士一眼,問:「難道要逼我打上去?」

    三人還在猶豫,那宗明竟然屁顛屁顛地捧著玉盒往山上跑,三人滿面無奈。

    不多時,宗明笑著跑下來,喘著些許粗氣道:「方虛聖,老祖宗請您上去。」

    方運點點頭,駕馭武侯車登山。

    先前那大學士怒道:「宗聖居所,為何不下車慢行?」

    方運面無表情地咳嗽了三聲,道:「我病了。」

    三位大學士氣得吹鬍子瞪眼,方運這咳嗽都懶得作假,簡直是在嘲笑他們。

    宗明眼珠子一轉,小跑著跟在武侯車後面。

    「你幹什麼去?」那大學士怒道。

    宗明露出一副像是在說你們是不是傻的模樣,道:「看熱鬧去啊!」

    三位大學士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然後相互看了看,無奈地邁開步子,一起前往。

    宗聖與方運見面,這可是足以震驚聖元大陸的事情,怎麼能錯過!

    方運雖然身在武侯車上,但禮數還在,武侯車一步一步上升前進,始終與台階平行。

    那三位大學士看到方運如此,氣消了大半。

    許久之後,方運抵達山頂庭院外。

    庭院的正門前的匾額上,上書「舊桃」二字。

    那兩字筋骨健朗,形體巍峨,一種宏大的氣息撲面而來,與滿山的桃花比,竟然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房門半掩。

    方運手握門環,輕輕叩動。

    咚咚咚。

    裡面沒有聲音。

    方運再敲三聲。

    咚咚咚。

    裡面還是無人回應。

    方運朗聲道:「景國學子方運,特來要賬。」

    宗明等四人聽到方運說完,面色一變,差點沒嚇死,方運簡直神了,找堂堂半聖要賬?

    隨後,四人露出恍然之色。

    當時文曲星碎裂的時候,文曲星碎片四散萬界,聖元大陸落了多塊,其中有一塊落在方運的總督府中,結果宗聖竟然強行將那文曲星碎塊據為己有。

    這件事,論榜之上無人敢談,慶國人私底下也不敢說,倒是景國人,總是指桑罵槐,可又無可奈何。

    堂堂半聖搶了東西,誰敢去討要?

    方運敢!

    宗明看著方運,露出毫不掩飾的敬仰之色,這一刻,他覺得方運簡直和宗聖一樣高大。

    吱呀一聲,方運推開庭院大門,進入庭院。

    就見庭院中有一涼亭,紅漆剝落,亭中白色石桌之上,擺著一套紫砂壺茶具。

    一位黑髮中年人正側對方運而坐,為面前的杯子倒茶。

    此人身穿玄色大袍,頭頂灰銀色束髻小冠,只看半邊臉,不染塵霜,面白無須,皮膚光潔,似是不到三十歲,可整體看上去,無論如何,都無法把他跟年輕人聯繫在一起。

    不知是因為他那如岳在前的氣勢,還是他周身那自然如江流的氣息,抑或是桃花間閑適的氛圍。

    此人坐在那裡,看是尋常意,卻非尋常人。

    方運坐在武侯車上緩緩前行,笑道:「景國方運,拜見宗聖。」

    方運在武侯車上一拱手。

    宗明等四人無奈至極,哪怕是宗家家主宗甘雨見宗聖,也得叩首下拜,方運這簡直是來當大爺的。

    哪知宗聖看都不看方運,道:「為何不拜?」

    宗明一聽差點笑出聲來。

    方運笑道:「身有重傷,有所不便,還請宗聖見諒。」

    「我聽聞驚龍先生親手醫治,你已無大礙。」宗聖依舊不看方運,自顧自說道。

    「這種事,誰說的准,我可是遭受葬聖谷的至強意志攻擊,差不多相當於聖祖之力,養個三五年才放心。」方運微笑著上前,做到宗聖對面。

    方運再看宗聖,面色一凜。

    因為,呈現在方運面前的是極為古怪的一幕。

    之前從正門而入,看到的是宗聖坐在左側,他的右半側臉朝向自己,現在自己明明坐到石桌宗聖的對面,可看到的還是宗聖的右面側臉。

    好在方運見多了怪異之事,微微一笑,便去拿茶壺給自己倒茶。

    但是,又出現了怪異的一幕,那茶壺明明就在前面,但方運無論如何向前,都碰不到茶壺。

    「唉……」

    方運長嘆一聲,從天地貝中拿出茶壺,然後取出從一支玉瓶和一個玉盒。

    玉盒一開,就見裡面有白煙膨脹,並在半空凝聚成一棵三尺高的白色茶樹。

    那茶樹之上,並無茶葉,乃是一條條綠色小魚兒。

    那一條條綠色小魚兒如同在水中一樣,在白色茶樹周圍玩耍遊動。

    宗明等四人站在庭院門外,暗暗稱奇。

    隨後,方運打開玉瓶。

    一股清冽如奶的奇特香氣從玉瓶中擴散,那不過一尺高的玉瓶之中,竟然傳出海浪拍岸的嘩嘩聲,格外宏大,隱隱有巨龍呼吸之音。

    「那茶魚我未曾見過,卻有聽聞,玉瓶之水又是何物?」

    宗明四人更是吃驚,竟然有連宗聖都不知道的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