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明四人急忙低下頭,心中驚駭。

    四人都沒想到,方運不過短短几句話,便獲得宗聖的高度認可,宗聖甚至認為方運已經可以和他討論《論語》,這幾乎是人族最高的稱讚,也是對方運讀經的最高認可。

    連半聖都認可,除卻孔聖,沒有誰可以再在這方面否定方運。

    四人都在心中琢磨,始終不解其意。

    「宗聖謬讚,學生當不得。」方運謙虛地道。

    「天常分神法,須心志堅定,永固不搖。我觀你神念與眾不同,似是另有際遇,學此術倒無不可。只是,你需去呂聖世家,翻閱《呂氏春秋》原本,方可盡數掌握。」

    說完,宗聖伸出手,對著方運眉心一點。

    兩人明明相距不足一丈,方運卻感覺那一指猶如萬里之遙。

    一點靈光自宗聖指尖飛入,落入方運文宮。

    方運呆坐原地,雙目空洞,神念已經包裹那靈光,開始學習天常分神法。

    慢慢地,天色昏暗。

    方運一動不動,宗聖依舊坐在那裡飲茶,另外四人也不敢妄動。

    待天明,一切未變。

    一共過了三天三夜,方運才眨了一下眼睛,雙目之中透著喜悅之色。

    「多謝莫居先生指教。」方運道。

    「哼!」

    宗聖冷哼一聲,又一甩手,只見一點銀光飛入方運的眉心,隨後便拂袖而去,踏入虛空,不見蹤影。

    那銀光落在方運文宮,便化作文曲星碎片,向上高飛,融入微型文曲星之中。

    方運起身,向宗聖消失的方向深深作揖,然後繼續坐到武侯車上,離開舊桃居。

    出了舊桃居大門,方運正要飛離,但突然停下,望向宗明。

    「他日若困於學,可尋我解惑。」

    說完,方運乘坐武侯車遠離。

    宗明深深作揖送別方運,待方運遠離,他露出一臉無奈的模樣,道:「三位大先生,我與方運決無瓜葛!」

    三人卻並不在意,只是在思索。

    一人道:「聽老祖宗話里的意思,若在《論語》之中選一句為最佳,定然是那句『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而方運那……咳咳,方虛聖竟然與老祖宗英雄所見略同。若是老祖宗問你們,你們會選何句?」

    宗家人叫慣了方運之名,很少敬稱,但現在把方運與宗聖一起提,若不對方運用敬稱,反而拉低宗聖身份,不得不以虛聖敬之。

    另外三人輕輕搖頭,閉口不答。

    「那句『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並無爭議,但方虛聖所言『賢不與善同,省不與改同』,又是何意?在我看來,見賢思齊一句,與三人行一句並無區別。」

    四人思量片刻,宗明突然道:「善者未必賢。」

    三位大學士眼前一亮。

    「你悟性果然非凡,此乃點睛之筆,破開雲霧。賢者,能也,善者,更傾向於仁德。」

    「不錯。《論語》中,見賢思齊的上一篇,乃是談君子與小人之別;而三人行上一篇,則是談怪、力、亂、神。賢與君子呼應,而善與異亂呼應,當略有不同。」

    「三人行雖有善者,但卻難有封聖之道,賢者則不同,稱賢之人,若非名士,便是大儒,自然高於善。」

    宗明道:「善者通賢,賢者通聖!」

    四人頓時有所悟,喜不自勝。

    「那自省與改之呢?」

    宗明道:「賢人各有聖道,若見自己不賢,心中知曉即可,或自然而改,或無須去改。」

    但另一位大學士卻道:「此言有未盡之理。你之賢處,或於我不賢;我之賢能,於你未必是賢能。譬如各家百道,自然有相悖爭議之事。故而,方虛聖說自省就夠了,絕不能隨意改之。可改之事,是小善,自省無改,乃是大賢!」

    「當是此理!」

    「不過,為何兩位先生讀《論語》首重見賢思齊?」宗明疑惑不解。

    三位大學士相互看了一眼,未能立刻解答,四人討論許久,才有些眉目。

    「我等未成大儒,卻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但勤能補拙。綜合諸位見解,最大的可能是,《論語》之道有萬千,有政事,有君子事,有仁道,有德行,有義,有禮,凡此種種,難以盡窺。學而時習之妙,三人行亦妙,其他各道同樣妙之又妙,但只適合我等封聖無望之人,取一道而行。像老祖宗與方運那種天資之輩,則可盡得全書之妙,自有聖道,所以萬萬選不得書中聖道,所以選見賢思齊。見賢思齊,是通往聖道之共有之法,非專一某條聖道。」

    宗明突然喜道:「當是此理。如此看來,《論語》有三學,依次遞進。一曰學而時習之,二曰三人行必有我師,三曰見賢思齊!下者通人,中者通賢,上者通聖。」

    宗明說完,天地微震,就見一聲渺渺之聲在天空響起,重複宗明方才所言。

    隨後,舊桃山外的小河中,升起一處小小的龍門。

    大道之音。

    「善!」三位大學士驚喜連連,沒想到宗家出了一個如此可造之才,假以時日,必成大儒,甚至可稱文宗文豪,即便是封聖也有些許機會。

    舊桃山中文曲星光突然濃郁,接著,一道銀色光柱落在宗明身上,又旋即消失。

    三位大學士愣了一下,面面相覷,眼中流露出震撼之色。

    宗明卻沒有多想,而是感慨道:「我與方虛聖,差之何止萬里,當隔萬界。他與老祖宗聊天的邊角料讓我等咀嚼,便能得大道之音,若是盡現其思,恐怕萬界大震。我這才知曉,兩人舊桃論賢,字斟句酌,乃是已得神髓,不再徒逞口舌之利,早就超越引動大道之音的境界。正如那聖杏文會所言,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那三位大學士卻想到別處,大道之音雖然罕見,但只要成就大儒,偶爾會有,前幾天蜀地就曾出現過。但是,在方運承諾為宗明解惑后,宗明得文曲星照耀,這件事就太古怪了。

    一位大學士忙道:「宗家人早已學不得方虛聖戰詩詞,即便學了也無法用出。你曾學過《石中箭》,施展一番試試。」

    宗明立刻出口成章,誦《石中箭》。

    詩成,一箭懸空,殺意翻騰。

    三位大學士皆嘗試,無一成功。

    宗明突然醒悟,嘆道:「我只知老祖宗心胸寬闊,能容方運,賜其聖術,未曾想,方虛聖也有如此胸懷,令人敬佩。」

    一位大學士難掩敬慕之色,道:「知見賢思齊易,行見賢思齊難。方運此人,當真是一騎絕塵,萬世難及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