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了桃山,方運為衣知世飛鴿傳書,說明日聖院相會,交給他文曲星碎片。

    隨後,方運回到岳陽城文廟,利用虛聖特權,消耗聖廟的力量,將自己挪移到聖院。

    到了聖院,方運先去西聖殿報備,然後去工殿一趟,以虛聖的身份召集工殿閣老明日議事,最後孤身進入十寒古地。

    沒了鎮魂迴廊,沒了雪神,祖帝屠庭遺留的力量減弱,整座古地的力量都在發生變化,由於不是球形而是平坦的陸地之形,邊緣開始不斷崩塌,最多百年之後,整座古地就會消失。

    方運出現在第一寒城之中一座人族的宮殿。

    這裡,是十寒古地的中心,原本一直被冰族把持,但經歷最後一次十寒生滅后,方運以絕對的力量掌握十寒古地,所有的冰族已經承認他這個十寒之主。

    方運感應到,十寒古地的力量稍稍不如從前,比初次來到的時候,流失了十分之一的力量。

    隨後,方運感應到,在寒君宮殿的位置,有文曲星碎片的氣息。

    方運走出人族宮殿,就見此地的讀書人立刻彎腰躬身,口稱十寒之主,而不是把方運當虛聖。

    方運來時沒告訴任何人,只是點點頭,便乘坐武侯車,直飛向寒君宮殿。

    當年的十寒古地,時時落雪,連綿不斷,而現在,天空竟然只是陰沉,並沒有下雪。

    方運感覺現在的溫度至少比之前高了十五度,隨後意識到,自己需要在人族建立更完善的度量衡,溫度計是其中之一。

    聖元大陸其實早有類似溫度計的地方,比如冰瓶,便是確定水結冰的大概溫度。

    醫家人早就發現健康人的體溫是恆定的,所以有腋溫之說。

    工家人也早就發現,不同的金屬在火焰中的表現,也可以用以判斷溫度。

    若再經過幾百年,人族自然會發明精確的測溫之術或機關,不過,方運等不及了。

    之前,方運雖然會運用一些聖元大陸的知識,但大多只是在聖元大陸的基礎上拓展,完全的創新極少,但現在,方運已經不想束手束腳,準備大幹一場。

    關於知識的來源,方運已經想好理由。

    凶物,異族,牧星客,龍魂戰場,帝族,哪一個都是極好的借口!

    時不我待!

    方運以古地王者之姿,降臨在寒君宮殿之中。

    第一寒君竟然早早率領寒宮內的人站立在門口,還有一些剛收到消息的人正在急忙趕來。

    現任第一寒君乃是顏家的顏懷始,為了家族和人族的利益,他捨棄一切,擔任寒君,長居此地。

    「拜見十寒之主!」

    以第一寒君為首,所有人行大禮拜見。

    方運道:「免禮。本聖此來,只為取文曲星碎片。第一寒君,你護寶有功,待雪神清醒,我當讓你重獲新生。」

    第一寒君大喜,連聲道謝。

    第一寒君附近的讀書人暗暗鬆了一口氣。

    自從文曲星降落在十寒古地的消息傳出去,這裡便成為各大世家爭奪的焦點。

    一些世家甚至不要麵皮,要強奪此物,甚至連顏聖世家之中都有雜音,要得這文曲星碎片。

    對於人族來說,一顆文曲星碎片的價值還在半聖之上!

    人族的力量最大的來源,便是那文曲星。

    擁有文曲星碎片,便意味著擁有一切可能。

    若是能長期佔據文曲星碎片,大儒封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甚至可以說,歷史上那些成就文宗的讀書人,若是擁有文曲星碎片,至少有十之二三可封聖。

    不過,顏懷始等十寒古地的各族都見識過方運的威能,很清楚若是交出文曲星碎片會惹來什麼禍端,甚至可能會引發人族內部大亂,所以他不惜得罪所有人,堅守文曲星碎片。

    「文曲星碎片就在宮殿之內,在下帶您去取!」

    方運點點頭,坐在武侯車上與顏懷始一起前行,道:「此地發生的事,我前些天已經知曉。你們放心,本聖不會虧待你們。這十寒古地即將不存,本聖已經與聖院定好,到時候,是回聖元大陸還是去血芒界,你們自選。」

    顏懷始倒不太在意離開十寒古地,但其他讀書人則面色激動。

    無論是鎮守此地還是有罪之人,都已經厭倦了難以忍受的自然環境,能離開此地,是他們畢生的心愿。

    方運又道:「此地之事,還和往常一樣,本聖不會過多干涉,時機一到,你們便可自行選擇。另外,本聖取了文曲星碎片,於你們不利,你們可挑選一些優秀的後裔,送往血芒界,那裡的文曲星辰碎片本聖不欲據為己有。本聖在葬聖谷收穫甚豐,凡是此次護寶有功之人,可選一枚生身果同層次的神物增強自身,或者選一條藻魚。」

    隨後,方運解釋藻魚的作用。

    眾人得知藻魚能讓後代變得優秀,血脈與觀念中最深層的欲求徹底爆發,看向方運的目光無比熾烈。

    方運更希望他們選生身果之類的神物。

    因為殺了太多妖蠻,連衣知世的大部分所得都在方運手裡,像生身果這種層次的東西,在葬聖谷太常見,所得太多,更不用說僅僅一個雙首龍聖就贈送方運數萬枚生身果。

    與普通生身果同層次的神葯,總數何止百萬。

    真正珍貴的,是百棺島上像聖體果等更高層次的神物,包括藻魚。

    一些人欣喜若狂,還有一些人目光閃爍起來。

    當時十寒古地的讀書人並非上下一心,有過半的讀書人在文曲星碎片之事上,暗通款曲,勾結外人,想要為自己謀利。

    方運隨後道:「至於那些未立功之人,只要手段沒有太過,便就此揭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是,這些寶物便不要妄想。當然,你們或許還有機會。」

    他們自然知道,以後若能在關鍵時候堅定地站在方運的一邊,還是有機會得到這等寶物。

    這些人在悔恨的同時,已經決定,以後一定要堅定地站在方運的一邊,哪怕背叛家族都在所不惜。

    不到半刻鐘的路程,方運恩威並施,一拉一打,解決了十寒古地的隱患。

    很快,方運取走文曲星碎片,又特意留下,分發寶物,然後召集他們和他們的弟子與子女,為他們講經。

    第二天,方運才回到聖院。

    衣知世已經在聖院之中等待,方運將文曲星碎塊交給他,兩人又抓緊時間,花了兩個時辰談經論道,才依依不捨辭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