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足夠的神材,工家技術就得不到長足發展,沒有足夠工家技術,機關就無法增強,聖道就無法拓寬,無法戰勝妖蠻。

    現在,眼前出現數量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神材,這些大儒再也抑制不知內心的喜悅。

    有了這些神材,經過時間的積累,人族的機關技術將會連續飛躍。

    許多大儒往往有許多奇思妙想,但因為材料不足,無法完成強大的機關。

    「聽說你們很想了解葬聖谷的重水湖?」

    方運說著,手裡拿出薛白衣送給他的重水墨硯,才氣涌動,就見重水墨硯外放出水清色的光華,顯現出方圓百里的大湖泊。

    「還有承星石!」

    方運說著,又拿出三顆毫不出奇的石頭,然後將石頭倒轉,三顆石頭浮在半空。

    七位閣老眼冒精光,恨不得搶過來。

    但是,方運現在已經是四境大儒,七位閣老中只有一位是文宗,其餘七人文位都不比方運高,根本不敢做出讓方運誤會的舉動。

    隨後,方運微笑道:「懸天江中,有一處龍宮,裡面有許多封閉完好的戰爭物資,其中最多的便是神材,凡是那尊雙首龍聖不要的,我都順手放入天地貝中。」

    說完,方運一甩手,清光連閃,一座座表面鐫刻著神秘紋路的庫房出現在前方,每一座都是長寬高各三百丈寬,足足有十座。

    「庫房太多,我的天地貝中還有。」

    「對了,你們可能不知道,有種東西叫吞金草,我把吞金草一族幾十萬年的積蓄,一起收到天地貝中,總量么,我也不好估算,但堆在一起,不會比整片泰山小多少。」

    工家閣老們目瞪口呆,無法想像會有那麼多的神材,泰山可不是一座山,而是許多山峰連在一起。

    相里源突然道:「我這才明白,為什麼各族數百人都能安然離開葬聖谷,就你一個人遭遇不測。換成我是葬聖谷意志,也不能饒了你!」

    其餘大儒連連點頭。

    「我就當你在誇我。另外,《工學史》中我提到的機關母機,就是製造機關的機關,說是一種猜測,實際已經有了具體的方向,給我一段時間,我可以設計出最初步的機關母機,從而,讓那些本來只有工家翰林甚至工家大學士才能做出來的機關部件,由機關母機完成。當然,最高境界,是完成只有大儒才能做出的機關。」

    七個閣老麻木地跟著點頭,他們明知道這個機關母機的意義遠遠超過之前的一切神材,可連續看見聽到震撼性的消息,他們已經對好消息徹底麻木,連笑都笑不出來,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所見所聞的真假。

    方運道:「那麼,我們繼續開始原本的話題,工殿是否願意打破樊籠,與我合作建設專業培養工家讀書人的工家院校?」

    好在七人都是大儒,敏銳地發現方運這句話的重點。

    「如何與您合作?」相里源問。

    方運笑著看向七位大儒,遲遲不說話,直到把七位堂堂閣老看得全身發毛,才緩緩開口。

    「從今往後,工家院校,當尊本聖為夫子!」

    這句話不啻於一道響雷貼著耳邊炸開。

    夫子,在古代有許多解釋,可以是尊敬的稱呼,可以是老師,甚至可以是自己的丈夫,但是,早在數百年前,夫子的其他用法都漸漸消亡,現在只代指孔聖。

    即便是各國學宮的執掌者,雖然大家都口稱夫子,但記錄文檔的時候,只能是代夫子。

    方運竟然要自稱夫子,這簡直是在革孔子的命。

    但是,工家大儒和禮殿大儒不一樣,工家之所以在這些年蒸蒸日上,是因為注重工家精神,更加務實,對禮樂並不重視。

    所以,這些工家大儒沒有跳起來抨擊方運,甚至沒有露出厭惡之色,都在思考。

    方運臉上的笑意更濃,一切都與自己設想的一樣,這也正是自己先來工家的原因。

    最後,方運緩緩道:「本聖,只得其名,不履其位。」

    七位大儒猛地抬頭,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同時竭力掩飾內心的喜色。

    這意味著,方運不僅不要這些院校的權力,甚至也不會與工家人爭奪工家聖道!

    讓出聖道,這是之前任何半聖都做不到的事,也唯有孔聖在聖隕時,才勉強算得上做到。

    普通人的慾望紛亂,而眾聖的慾望則很純粹,那便是聖道。

    在某些半聖眼中,甚至把整個人族當成實現自己聖道的工具。

    「本聖所發明發現的技術,皆無償共享,除非用於商業目的,否則絕不收一文錢。」方運道。

    七位大儒看著方運,目光之中,帶著景仰之色,甚至,還有敬畏。

    工家技術,那是每個大儒安身立命的根本,是爭奪聖道的基礎,方運竟然全部共享,這種精神已經不僅僅值得景仰,甚至還讓人感到害怕。

    這種人,到底強大到何等程度,才會毫不在意那些工家技術甚至工家聖道?

    最後,方運微笑道:「我也不與你們打啞謎,這教化之道,我當取之。」

    七人恍然大悟,怪不得方運根本不要種種外物,原來,方運的目標是至高的聖人之道。

    七位閣老暗中以神念傳音,快速交流。

    最後,七人似是達成一致,相里源向前一步,道:「我們初步決定,可封您為工家夫子,並舉工殿之力,遊說工家世家,力保在景國甚至在十國孔城都建造您說的工家院校。當然,您也要完成您的承諾。」

    方運思索片刻,道:「我可能需要三年的時間慢慢完善。」

    七位大儒再度微微一愣,隨後以神念暗中商量,這一次,他們的臉色不斷變化,甚至任何人都能看出來他們的交流非常激烈,甚至可能在爭吵。

    因為,他們都明白,所謂三年的時間,不是僅僅是指方運會分三年實現諾言,也不僅僅是指建設院校的過程需要時間,還更有深意。

    這是在要求工殿力保方運三年!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未來三年內,工殿將要與方運進行全方位的利益捆綁。

    最終,相里源沒有用神念,而是毫不避諱方運,緩緩開口道:「工殿未來之地位,工家未來之興衰,只在諸位一念之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