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緩緩道:「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方運這是在引用孔聖的話,萬物遵循天地規律運轉,天又何必多說什麼。

    十位閣老認真看向方運,想知道方運要表達什麼。

    方運繼續道:「君王之位,源於國;君王之權,源於官;君王之力,源於民。為何自稱天子?當稱萬民之子。」

    即便是無比尊重禮法的禮殿閣老,此刻也沒有反對,因為,人族國家有一種冥冥的力量,名為國運,而一國之君掌國運,也宣稱是天子之氣。

    但是,所有高層讀書人都知道,所謂的天子之氣,實際是萬民之力,與半聖的眾生之力有異曲同工之處。

    方運緩緩道:「曾聞有無君之國,未見有無民之國。」

    十位閣老面色變得嚴峻起來。

    方運這話,按照道理來說是對的,完全挑不出什麼錯,但是,這種說法,像是在顛覆舊有的禮法。

    他們警惕地看著方運。

    哪知,方運卻展顏微笑,道:「禮殿代天行事,那天子當受禮殿約束,不經禮殿冊封,不得妄稱為君!」

    十位閣老雙目發亮,心中泛起滔天巨浪,只是他們修養極高,竟依舊不動聲色。

    這話,他們依舊無法反駁!

    因為禮殿的確是打著天的名號來做事,來約束人族的行為規範。

    因為禮殿一直在跟法家對抗,一直想獲得更大的權柄,恢復古時禮大於法的巔峰時期。

    因為,禮殿一直想染指皇權!

    方運這句話,說到他們的心坎上了。

    隨後,方運緩緩道:「我觀當下,禮樂崩壞,綱常紊亂,甚為心憂,私以為,各國禮部,竟置於內閣之下,竟向皇權低頭,是對禮最大的侮辱!」

    一半的閣老面色不變,但另一半的閣老的情緒被方運的調動起來,若不是修養好,幾乎要拍桌子贊同方運。

    「若學生執景國,當設禮相一職,入內閣,位列正一品!」方運看著九位閣老,緩緩說道。

    十位閣老心中震動。

    他們根本不在意什麼寶物神材。

    也根本不在乎什麼名利。

    他們只希望人族恢復禮樂之制,摒除一切不符合禮樂的東西,讓禮樂獲得無比尊崇的地位。

    設立禮相,是禮殿閣老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因為這會遭到所有殿院、眾聖世家以及各國的反對。

    但是,十位閣老沒有被方運拋出的美味誘餌迷惑,十人暗中用神念交流許久,雲駱開口。

    「你去各殿有何求?」

    方運豪言道:「自當是拓展教化聖道,設立各家專科院校,培養更多的專科人才,幫人族度過妖蠻之禍。人才專精,已經是大勢所趨,學生相信諸位閣老也已經看出這個趨勢。」

    多位閣老輕輕點頭,其實隨著工家在戰場上的作用越來越大,隨著人族越來越依賴戰詩詞,有志之士都已經看出這一點。只是,雖是趨勢,但卻未成潮流,想要以此建功立業,卻困難重重,所以並無人像方運這樣,在大力推動這種趨勢。

    萬一判斷或執行錯誤,必然會危及自身甚至人族聖道,不可不慎。

    「你與刑殿有何協議?」

    方運大大方方拿出與法家聯手制定的協議,以才氣驅使,化為數頁立在半空。

    十位大儒只是看了一眼,便看完所有內容。

    只是看內容,的確沒有與禮殿衝突的地方,其中唯一讓禮殿閣老不悅的是,裡面有依法治國、建立法制國家等字樣。

    不過,這些都是刑殿和法家的老生常談,在秦時已經證明過度依靠過於嚴苛的法家手段必然會民心生變,最終導致秦國崩散。

    十位閣老以神念交談,方運暗中觀察,發現他們並沒有激烈的反對,顯然可以容忍刑殿與方運之間的協議。

    「禮相之事,你可曾與刑殿提及?」巫九問。

    方運笑道:「禮殿之事,何須告知刑殿?」

    「善!」多位閣老輕輕點頭,終於露出笑意,越看方運越順眼,幾乎把方運當成自己人。

    「你可有具體的計劃?」雲駱問。

    方運道:「第一,禮相以及禮部,當參與表決法律的制定,換言之,明確規定,禮相與禮部的人員擁有立法之權!」

    幾位大儒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起來,再高的修養,也無法抑制他們內心的激動與喜悅。

    參與制定法律,獲得立法權,禮殿夢寐以求,現在禮殿與禮部也能干涉立法,但都名不正言不順,只是利用各種手段阻撓,其實是一種政斗,而並非擁有名正言順的立法權。

    「那第二呢?」巫九問。

    方運道:「禮殿僅僅獲得立法權還不夠,還應該有權參與制定『法規』。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在一些思想落後的地區,會出現鬧婚的醜惡習俗,新娘伴娘都會遭罪,還有戲耍新娘及其岳父之事。這種事,法律無法明文規定,法家也無從下手,那咱們禮殿便應該出手,設立規範,明確禁止這種有違禮法的行為!我突然發現,移風易俗,讓禮樂的光輝普照人間,比純粹的立法執法更難。法家只要制定法律,強制執行就夠了,但咱們禮殿的敵人,是要改變人心,是要與落後抗爭!」

    方運的「咱們」讓所有大儒無比舒坦,有意無意貶低了一下法家,更是讓他們覺得甚為有道理。

    最讓他們喜歡的,便是那句「讓禮樂的光輝普照人間」,這不就是禮殿的最高理想嗎?

    「老夫贊同!」

    「老夫也完全支持!」

    幾位平時十分嚴苛的老先生竟然比那些比較開明的閣老還積極,完全支持方運,似乎迫不及待想要沐浴禮樂的光輝。

    巫九等幾位開明且了解方運的閣老,臉上卻浮現一抹苦笑,但轉瞬即逝。

    隨後,那閣老們在暗中交流。

    方運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但基本可以猜到,那幾位老先生會竭力勸說其他人同意,甚至可能會說什麼只要禮樂的光輝普照人間一切的責任由他們承擔這種話。

    方運可以想象到,他們會認為這是禮殿中興的唯一機會。

    不過,並非所有的閣老都會被輕易說服,於是有閣老詢問方運具體執行的細節,方運開始認真回答,偶爾會看似很中立地指出法家的問題。

    最終,禮殿閣老一致同意合作,但這些老狐狸留了個心眼,要求派遣一位大學士特使,參與一切改革,隨時向禮殿報告。

    方運滿口答應,那乾脆利落的誠懇態度甚至讓閣老們心生慚愧,像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