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禮殿停留的時間遠遠短於方運的預料,很顯然,禮殿的閣老們雖然思想守舊,但思維卻沒有問題,很清楚現在正值人族大變革時期,若是不抓住機會豪賭,很可能會被法家徹底壓制。

    實際上,所有禮殿閣老都很清楚,禮殿之所以現在依舊能有如此高的地位和權力,那是因為禮殿在儒家有過大的話語權,禮殿在很多時候往往代表儒家。

    方運解決完禮殿之事,便前往聖院的府庫,並在去府庫前,聯繫了呂聖世家的家主,說過幾天會登門拜訪。

    哪知呂聖世家家主早就得到消息,說不用勞煩方運,他會親自帶著《呂氏春秋*仲夏紀》前往孔城,只要方運處理完事,隨時可以見面。

    在聖院,有一處很普通的地方,一般人也不會來此地,這裡正式命名為「府庫院」,是閣、殿、院三種聖院機構之一,若用官府的品級衡量,比四聖閣低一品,比各殿低半品。

    但是,由於府庫院只負責儲存和分發物資,對人族貢獻並非特別大,一向被稱為府庫。

    府庫院的掌院本身也是閣老一級,但實際上,除非特別要求,否則正常的聖院會議基本不會有府庫掌院出席,所以每當聖院會議的主持者鄭重其事宣讀「府庫院閣老缺席」的時候,許多人必然會心一笑。

    在各國各地,掌管倉庫後勤的職務都有極大的油水,但是,在聖院,這裡不僅是一個沒有任何油水的地方,而且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地方。

    因為,沒有多少人敢在眾聖的眼皮底下貪贓枉法,這種人,平均每百年只會出現一兩個。

    府庫院雖然名義地位不高,但畢竟是聖院的一個職能部門,論實際權力比不上四聖閣和各殿,但在各院之中絕對位列前三。

    府庫院油水不大,而且無法決定給還是不給物資,但卻能決定給什麼樣的物資,所以部分府庫院的官員有很大的權力,除了戰殿那幫隨時可能因為一點小事打上府庫院的凶人,其他殿院對府庫院都禮敬有加。

    至於十國皇室,則對府庫院簡直畢恭畢敬,畢竟聖院對十國的賞賜或分配都經過府庫院。

    所以,除了真敢動手的戰殿,實際上府庫院不怕任何殿院。

    府庫院中,地位最高的是寶庫分院,這裡掌握著聖院最重要的物資。

    方運沒有提前通知府庫院和寶庫分院,走到近處卻看到,府庫院門口竟然站立著數十人,排場兩列,好像正在歡迎誰。

    在看到方運的一瞬間,那兩排人立刻挺直胸膛,彷彿化身儀仗隊。

    方運走了一會兒,就見府庫院大門中衝出一大批官員,上到大學士下到舉人,如同臣子迎接突然到訪的皇帝一樣,個個單手提著長袍,邁著小碎步,滿面喜色。

    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許多人的眉眼中甚至有阿諛逢迎之色。

    方運看清他們,哭笑不得,意識到他們早就得到消息,等待已久。

    「恭迎方虛聖大駕光臨!」

    府庫院掌院大學士范垂長一邊小跑一邊高聲道,隨後,府庫院所有人齊齊大喊。

    「恭迎方虛聖大駕光臨!」

    方運輕輕搖頭,心知肚明,自己帶來的寶物,足以打破府庫院許多神物儲量的記錄,府庫院掌院即便再如何,也不會蠢到在自己面前端起架子。

    方運笑道:「范大學士,不必如此,我送完東西,便離開。不過……」

    方運突然掃視府庫院眾人。

    「不過什麼?」范垂長小心翼翼問。

    方運道:「不過,我建議你以府庫院掌院的名義,請調典籍院、廣見院、四聖閣以及各殿院的閣老前來,進行見證。」

    范垂長面色微變,低聲問:「真需要到這種地步?」

    方運微笑道:「你若是能辨別聖道寶物,鑒賞祖神遺物,以及遠古機關、龍族神葯、萬界神金,我收回方才的話。另外,尤其是稱量,至少要工家大儒手持魯班尺,方能勉強做到。」

    范垂長面露驚容,府庫院成員也都無比驚訝,之前雖說方運會向府庫院送入重寶,但只是聽說可能涉及到聖道寶物,他們並沒有相信,沒想到真的如此。

    他們都對府庫院極為了解,歷史上府庫院也請工家大儒出面稱量計算過東西,比如,一片山脈。

    范垂長急忙正色道:「請方虛聖到院內休息片刻,在下親自去請在鑒定寶物方面最有經驗的大師,無論是在兩界山還是在十國哪一處,必將以最快速度帶到。當然,相關的各殿院也應派出閣老或副手前來監察。」

    方運點點頭,道:「不用急,臨時召集如此多人,至少需要半天的時間,我有些乏了,休息一天,明天再正式接管。」

    「在下這就帶您去府庫院最好的住處!」

    於是,方運在府庫院一處獨立的庭院之中安然入睡。

    第二天,方運精神抖擻,吃了府庫院精心準備的早餐,才前往寶庫分院。

    還外等進入,方運在大門外就遠遠看到,超過三百位讀書人正坐在寶庫分院內的廣場上。

    僅僅大儒就超過三十人,大學士與翰林佔了大多數。

    方運只是掃了一眼,就記住所有人的面孔,並發現這裡每一個人都鼎鼎大名,名氣最小的一個老進士,也是妖蠻寶物收藏方面的鑒賞專家。

    府庫院掌院范垂長苦笑著跑過來,道:「方虛聖,可能有點麻煩。」

    「怎會有如此多人?」

    范垂長無奈道:「我本只想在每種類別的大師中請一位,哪知一傳十十傳百,各家各類別的大師知道有重要的寶物要鑒賞辨別,各個要求前來。這些人別人可以得罪,唯獨我們府庫院得罪不起,經常要輪流請他們到府庫院幫忙。」

    方運自然知道,寶物入庫可不是純粹的搬運,還要分門別類,要估算價值,要標明用途,其中估值評等最為重要,因為這涉及到軍功,涉及到物資的具體分配,萬萬不可馬虎。

    萬一分類錯誤,或者錯誤估量了寶物的價值,從而引出禍端,掌院輕則罰俸,重則解職甚至服刑。

    歷史上就出現過一些事件,一些人認為自己捐給聖院的寶物很有價值,但府庫院評等太低,放棄捐獻,結果後來聖院發現價值極高,於是當時參與評等的官員全部受罰,最重者甚至被流放到兩界山。

    方運微笑道:「無妨,只不過,要請半聖分身出面,頒布一道禁口令?」

    「如此嚴重?」范垂長沒想到事情再次超出自己的預料。

    「這麼說吧,如果不出意外,有幾種寶物,你也沒有許可權知曉。」方運道。

    范垂長重重點了一下頭,道:「您先與這些大師聊著,在下這就親自去東聖閣請宗聖分身出手。」

    「好。」方運邁步進入寶庫分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