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才走了幾步,那三百餘位各方面的大師全都從椅子上起身,快步趕向方運。

    落在後面的急了,不動聲色加速。

    前面的人被追上,顧不得什麼風度,也跟著加速奔跑。

    偏偏這裡是聖院,不能亂用平步青雲或疾行詩,他們只能靠腿。

    於是,聖院寶庫分院出現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三百餘位人族名士竟然開始了前所未有的賽跑,而且看上去是由競走轉化為長跑,然後由長跑轉化為短距離衝刺。

    身體最好的大儒們本以為自己能最先衝到方運面前,但是,他們很快被超越,可他們又是大儒,地位極高,在這種時候絕不可能跟其他人賽跑,只能相互看著,相互無奈地笑著,跟在最後慢慢接近方運。

    寶庫分院的廣場不算特別大,所以方運沒走幾步,就被呼啦啦的讀書人們圍了上來,紛紛問候。

    方運很想翻白眼,因為若是熱情年輕的讀書人可以理解,可跑得最快、最熱情,都是些七八十歲甚至年紀更大的老頭子。這些人不是衝動,而是已經不在乎什麼面子體統,早一點看到自己喜歡的寶物比什麼都重要。

    看著這一群老小孩,方運無奈道:「諸位,還是再等等,范大學士已經前去東聖閣,此事,需下禁口令。」

    這些人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更加高興,越是如此,說明方運的寶物越是與眾不同。

    別說下禁口令,就算被聖院圈禁,只要有源源不斷的寶物,他們也心甘情願。

    「方虛聖,您能詳說一下葬聖谷的環境嗎?尤其是您取寶的環境。」

    「對對,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對我們的鑒賞寶物非常重要。」

    方運想了想,道:「只要禁口令下,你們想知道什麼,我盡量解答。」

    「好好好。不過,您能不能拿出一些普通的寶物,先讓我們開開眼?比如精緻有歷史底蘊卻又不涉及機密的。」

    眾多老頭子齊齊點頭。

    方運靈光一閃,道:「別說,我還真需要語言方面的專家。這是一種在萬界極為稀有奇特的語言體系,至於我與這種語言和種族的關係,涉及機密,不能多言。但是,我要負責為這個勢力尋找弟子,只有能悟通他們語言的人,才有資格當弟子。」

    那些精通語言的大師們異常興奮,請方運快點出手。

    方運在天地貝中尋找記錄牧星客一族文字的物品。

    即便是強如牧星客一族,也在不斷尋找傳承之人,方運在百棺島石屋得到牧星客傳承后,便要擔負起這個責任。

    不過,除了方運沒人能進入百棺島,沒人能在青玉蒲團上觀天地初開,不可能培養出與他同樣層次的牧星客弟子。

    但是,若能在人族形成固定的傳承,或許千百年後,人族便能從牧星客傳承中獲得適用於全人族的力量,或許,能因此與牧星客一族建立聯繫,獲得強大的盟友。

    隨後,方運拿出得自葬聖谷的兩塊骨片,道:「這便是神秘一族的文字,無論誰,只要能將其領悟,便可成為那族弟子,本聖會親自教授。」

    那些擅長破解語言文字的大師們立刻擠到方運面前,開始研究星文。

    方運微笑看著他們,這星文太過於不一般,每一個文字實際上都是一顆形成從誕生到隕滅的過程,在文膽達到三境之前,除非極度神念極度契合這種文字,否則不可能發現絲毫端倪。

    這可是眾聖都無法悟透的文字。

    當年古妖一族和龍族都研究過,最後都放棄。

    許多不精通語言的大師對文字也稍有涉獵,也開始聚精會神地研究。

    方運將行文骨片放在一張桌子上,讓那些人繼續研究,自己則走出人群,與各殿院的閣老見禮。

    那些閣老中大部分都在前幾天見過面,他們之中大都見過方運那海量的寶物。

    人族有人族的規矩,聖院有聖院的流程,除非是以私人的名義捐贈,否則都要先入聖院府庫,之後再分配給各殿院。

    那些寶物本來就是方運用以換軍功的,甚至可以說是方運地位的階梯。

    醫殿閣老張藏象親自來把關神葯類寶物,與方運聊了幾句后,道:「方虛聖,寶物入府庫之後,不出意外,四聖閣將會考慮給您授予『軍功虛聖』的封號。」

    聽到「軍功虛聖」這四個字,許多大儒露出羨慕的目光。

    詩祖虛聖是名大於實,軍功虛聖不同,軍功虛聖世家能獲得許多半聖世家的特權!

    歷史上,只有名家始祖公孫龍世家享受過這種待遇。

    公孫龍雖然是一家始祖,但他止步於大儒,名家一開始成就有限,所以只是獲封虛聖。

    後來名家弟子創造出適用於所有進士的唇槍舌劍后,公孫龍家族立刻晉陞軍功虛聖世家。後來,經過名家弟子不斷努力,公孫龍被正式封為半聖,公孫世家也由虛聖世家轉為正統的半聖世家。

    「您已經是雙詩祖虛聖,加上軍功虛聖,相當於三虛聖之位,曠古絕今。」

    「不錯,方虛聖所創傳世詩詞數量乃是古今第一,單憑這一點,也當獲封軍功虛聖,加上葬聖谷之寶物,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如此說來,在始祖還活著的時候晉陞軍功虛聖世家,方家乃是千古唯一。」

    「方家成軍功虛聖世家,已經無需討論,我倒想知道,方家能不能在方虛聖封聖前,晉陞為半聖世家。」巫九笑道。

    眾大儒笑起來,張藏象道:「可能性雖然小,並非沒有。」

    「單憑軍功,即便是超越半聖的軍功,虛聖世家也很難晉陞半聖世家。那公孫龍世家,歷經多少磨難才得償所願?難難難!」刑殿閣老高默道。

    「所以,我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方虛聖自辟一家聖道。不過,這已經不是難不難的問題,人族發展至今,百家爭鳴許久,很難有人能自辟一條新聖道。」巫九道。

    高默道:「那可未必。若是方虛聖開闢一條新聖道,巫閣老當如何?赤身繞孔城疾走一圈如何?」

    眾大儒哄堂大笑。

    「赤身疾走?好!若方虛聖真能開闢新聖道,居功至偉,千秋萬載,我赤身繞城一圈又何妨?高閣老,這個賭,我跟你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