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眾人盯著那件狼首聖錘,目光熱切。

    許多人都在心中盤算,若是無人知曉,自己能否捨得這件半聖寶物?

    沒有人能回答。

    一件半聖寶物貢獻給聖院,足以保證家族成為千年的豪門。因為每一件半聖寶物的價值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它存在的意義和實際價值,超出了普通家族所能理解的極限。

    其中一位鑒寶大師突然道:「此物名為狼首聖錘,當是妖界狼族之物,後來流落到蛇族,兩族還發生過爭執,最後到了亂芒一族手裡。本來應該還在妖界,莫非是有妖蠻持此寶進入葬聖谷?」

    方運點點頭,道:「不錯,此物便是從蛇族手中所得。」

    那位大師道:「那真要仔細鑒別一下這件寶物的真假。因為此物既然進了葬聖谷,必然是蛇族皇者攜帶,而此次葬聖谷開啟,蛇族皇者的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傳說中萬年一次的石胎血卵。拿到石胎血卵后,他們會全部回到妖蠻的血墓陵園,全力守候,直到葬聖谷關閉。如果這是真的,那意味著,傳說中的石胎血卵……」

    那位大師突然閉上嘴,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其餘人愣了一下,仔細一推敲,突然明白。

    「那石胎血卵是什麼東西?」

    「既然下了禁口令,說說也無妨,是一種奇特的寶物,若運用好,可孕育出一件祖寶,實力相當於孔聖的春秋書。據說妖界的瘟疫之主想要藉此寶物晉陞大聖……」

    那人沒有繼續說下去。

    眾人繼續吃驚地盯著方運。

    他們不相信方運會拿假的狼首聖錘來,若此物是真的,連半聖寶物都能從蛇族手裡搶到,那從狼首聖錘的原主恐怕已經搶到石胎血卵。

    但是,方運卻說此物是代雲仰照給聖院,那似乎有另一種可能。

    方運沒想到竟然有人能認出此物的來歷,解釋道:「此事我本不想說,不過既然諸位好奇,加上已經有多人知曉,那我便實話實說。葬聖谷中,雲仰照先生偶得一物,我以兩倍的寶物換取。我此次替雲仰照先生帶出的所有寶物,其實是我付給他和雲家的報酬。至於那狼首聖錘與石胎血卵,都是我從妖蠻手中搶奪,用不了多久,妖界自然會有消息流傳出來。」

    這時候,西聖閣的一位大學士道:「我們目前得到消息,妖界的亂芒一族不知為何要出兵兩界山,而且那瘟疫之主在葬聖谷關閉后,不知為何暴怒,導致毒氣瘟疫四散,殺死數億妖蠻。如果方虛聖所言屬實,那我們便知曉原因了。」

    說完,那大學士便要要傳書給西聖閣。

    方運卻微笑道:「此事驚龍先生必然已經告知西聖陛下。」

    那大學士輕輕點頭,停下傳書。

    眾人聽到方運竟然提起半聖王驚龍,便知道方運沒有撒謊。

    之前那位鑒寶大師驚嘆道:「方虛聖真乃神人也!那石胎血卵非比尋常,唯有萬界之主才能獲取。當年古妖晉陞萬界之主后,龍族屢次襲擾,都無功而返。隨後妖蠻崛起,古妖也曾阻撓,可全部失敗。歷史上,恐怕只有您這一次成功阻撓到萬界之主族群獲取石胎血卵!」

    「這是人族大興的標誌啊!」

    「對,這是前所未有的祥瑞!」

    眾人紛紛讚歎,尤其是那些對寶物很了解的大師們,很清楚奪走石胎血卵和半聖寶物的意義何等重大。

    方運只是面帶微笑,心裡卻倍感無奈,他們真是想太多了。

    「這半聖寶物,應該不會放在寶庫之中吧?」方運問。

    范垂長笑道:「那是自然,半聖寶物,已經超出聖一品之列,算得上超品。您可以暫時放在此地,稍後四聖閣會聯手派人前來送往聖庫之中。不過,此物真算作雲仰照先生的軍功?」

    「自然。還有此物。」方運把那祖神雕像遞出去。

    「這是何物?您為何沒有標明?」范垂長問。

    「我標註了。」方運微笑道。

    范垂長先是一愣,隨後猛地警醒,忙道:「在下明白了。」

    這件物品,是連堂堂府庫院掌院都沒有資格查看的重大寶物,論價值,必然在半聖寶物之上。

    附近的人聽說這件事,全都仔細盯著那寶物看,但此物年代久遠,存世稀少,哪怕是對妖蠻寶物最了解的幾位大師,也猜不出是什麼東西。

    但是,他們都把所有的疑問壓在心底,連范垂長都沒有許可權知曉,必然不是一般的重寶。

    「雲家,位列豪門指日可待啊。」一人感慨道。

    「少數世家都未必能比得上。」又有人感嘆。

    這話便沒人再接,這畢竟涉及世家的顏面。像那蒙聖世家,根基最淺,破落至極,現在整個世家的財產加一起,只比狼首聖錘多一點,絕對比不上那神秘的雕像。

    完成雲仰照的託付,方運不僅沒有高興,甚至還面露遺憾之色。

    因為,此次在葬聖谷中死去的人太多,甚至連聽雷大儒夜鴻羽也沒有歸來,這讓方運一直倍感惋惜和難過。

    方運突然道:「范掌院。」

    「您請說。」范垂長道。

    方運道:「我還有一件半聖寶物,捐給聖院,所得軍功平均分給葬聖谷隕落的大儒以及上次三谷連戰陣亡者的家人。您擬定一個名單,到時候由我審閱。」

    方運說著,拿出一件稍稍破損的半聖寶物,修復之後,價值不低於狼首聖錘。

    眾人驚訝地看著方運,沒想到方運手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半聖寶物,而且竟然還分給他人。

    於是乎,眾人紛紛稱讚方運。

    范垂長也被方運的慷慨和仁德打動,道:「您放心,此事包在老夫身上,絕不會出任何差錯。這名單,必然由您把關。」

    范垂長自然明白,其中有一些人與方運為敵,方運再仁慈也不可能把軍功送給那些人。

    其餘人不時看向方運,除了讚歎,還有由衷的敬佩,方運分恩之事,不算機密,不會受封口令影響,用不了多久,聖元大陸所有讀書人便會知道此事。

    但是,還有一些人看向方運的目光中充滿了惋惜之色,因為,方運自始至終外放的氣息都不到大儒,僅僅停留在大學士層次,而且十分不穩定,若是戰鬥起來,可能還不如翰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