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留在寶庫,進行最後的整理和確認,又取出一些自己用不到的寶物捐給聖院換軍功。

    至於那些半聖寶物,方運並沒有全都捐獻給聖院,一來人族半聖都不喜用異族的半聖寶物,二來自己捐獻的神材足夠眾聖打造眾多聖寶,三則是方運自己也要增強實力,妖蠻的半聖寶物完全可以由牛山使用。

    至於那支子夏筆,前些天方運已經與子夏世家家主交流,這支筆方運不會歸還,但會送給子夏世家一些神葯與神材。

    後續整理非常複雜,過了一天都沒有完成。

    范垂長關切地道:「方虛聖,您太累了,還是先行休息吧。」

    方運搖搖頭,道:「等處理完我再離開。」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輕嘆,都為方運感到可惜。

    有人去詢問在場的醫家大儒或大學士關於方運的病情,那些人卻不敢透露分毫,因為以他們的經驗判斷,方運現在完全是靠神葯吊著,絕對沒有大儒的實力。

    那些醫家人越是不敢說,詢問之人越是明白方運的傷病嚴重。

    方運足足在寶庫中停留了三天,才離開府庫院,直奔西聖閣。

    西聖閣早有準備,方運一進入西聖閣主殿,就看到相關人員都在其中。

    這裡的人,除了負責對妖界事務的西聖閣人員,還有戰殿、兩界山、醫殿、工殿甚至典籍院等等各相關要害部門之人,最低是大學士,有二十餘位大儒。

    大門關閉,夜明珠照耀下,主殿之中亮如白晝。

    方運坐在下,眾人一言不發,和善地望著方運,即便是東聖閣旁聽的大學士也沒有流露出絲毫的其他情緒。

    方運道:「若是諸位關注聖元大陸的蠻族,尤其是草蠻,就會發現一件事,最近幾年,蠻族的糧食減產,畜牧受損,環境惡劣,出生的蠻族遠遠少於往年。」

    眾人輕輕點頭,這件事對人族的意義非常重大,他們在聖院之中屢次聽說。

    方運道:「想必諸位已經猜到,這是人族之功。」

    眾人再度點頭,還有知道內情的人微笑著看向方運,因為這都是方運的功勞。

    「這種打擊,便是『生態打擊』,但卻只適用於環境單一的草原,對於環境十分複雜的妖界來說,這種打擊微乎其微。所以,我們需要對妖界進行更廣泛更持久的生態打擊。」方運道。

    「方虛聖但說無妨,在場之人都是精挑細選,絕不會泄露半分。」兩界山守界大儒陳奔道。

    方運點點頭,道:「我在古妖的傳承中,發現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古妖非常強大,不怕普通的災害,但古妖的混血後裔或其他附庸種族,身體並非特彆強大,一些強大的害蟲或疾病會影響他們,諸位也都清楚。在很多年前,古妖界有一種吸血蚊,這種蚊蟲非常細小,是人族尋常蚊子的十分之一,能傳播疾病與劇毒。有一年,吸血蚊突然在古妖界泛濫,導致大量的普通種族被吸血蚊叮咬,巫醫也束手無策。你們也知道,當年醫療手段落後,能分配給普通種族的神葯極少,他們只能靠身體硬撐。所以,那一年有許多孩童留下病根甚至死亡,許多老人也因此死去,青壯年實力下降,進而導致與妖界大戰的失敗。而那場戰役,便是著名的秋地之戰。」

    眾人露出恍然之色,秋地之戰非常出名,因為那是古妖歷史上第一次慘敗,也正是那次戰役,讓各族發覺古妖外強中乾,也給了妖蠻以莫大的信心,才有了後來一系列的行動,最終成為萬界之主。

    而那一年,被妖界命名為秋地之年。

    方運微笑道:「許多古妖知道此次戰役因吸血蚊而敗,但並未過度關注,第二年,吸血蚊突然減少,便無人提及此事。這件事,便被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直到我總覽古妖歷史,發現了一件事,也就是秋地之年的春天,古妖界因為意外,引動天火,從而影響地火,導致大量火山噴發,讓整個古妖界的氣溫上升大概在三到五度左右。所謂的度,是我發明的溫度的計量單位,同時還有溫度計,不久之後,人族便會量產,暫且不提。總之,這是一個看似很輕微的變化,我們人族若是在古妖界,幾乎感覺不到區別。」

    「那麼,古妖界氣溫上升,和秋地之戰有什麼關係呢?我經過仔細探究推演才發現根結。吸血蚊的幼蟲和普通蚊子一樣,在水中產卵,這點眾所周知,但是,很少人知道,在古妖界的水中,有一種『青紋螺』。青紋螺很普通,平時數量很多,它們在水中覓食,最喜歡吃吸血蚊的幼蟲。現在大家想必猜到一點,那一年吸血蚊之所以突然泛濫,是因為青紋螺減少,那麼,青紋螺為什麼減少?」

    方運停頓片刻,微笑道:「原來,青紋螺在春天的時候孵化,但這種小東西在偏偏耐寒不耐熱,當氣溫突然上升后,幼小的青紋螺無法適應氣溫變化,大量死亡,從而導致吸血蚊泛濫。諸位也許會覺得,這可能只是個例,但我不斷在古妖歷史中查詢,發現歷史上有七次吸血蚊泛濫,每一次,都是氣溫突然上升。」

    眾人聽完方運的話,雙眼發亮,尤其是農家、醫家、工家和兵家之人,太清楚這些話中蘊含的信息,太清楚生態打擊的恐怖作用。

    方運道:「諸位現在大概明白何為生態打擊。氣溫升高,會導致一些族群受災,而氣溫突然降低,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所以,我的妖界生態打擊計劃很清晰。首先,西聖閣負責從妖界採集各種影響妖蠻健康的蟲子或瘟疫病源,將這些病蟲源頭進行嚴格的隔離,然後開始檢測,確定它們在什麼溫度下會泛濫,在什麼溫度下會死亡。之後,便挑選出在升溫後會大量繁殖的病蟲害,同時保證它們的天敵無法適應高溫,然後眾聖合力,想辦法提升妖界的氣溫,然後將這種病蟲害投入妖界之中。以妖界的實力,在受災之後,會出現一定的混亂,然後可能會想到辦法防治,但無論怎樣,都會削弱它們。那麼,在一二年後,我們再降低妖界的氣溫,散布那些適應低溫的病蟲害。這,便是我的生態打擊計劃。」

    就見在場所有人起身,齊齊向方虛聖行禮。

    許多人無比激動。

    「國士無雙!」

    「您若早生三十年,我們現在恐怕已經殺入妖界!」

    兩界山守界大儒陳奔看著方運,激動地道:「自有生民,未有孔子也!自有孔子,未有方運也!」

    許多人聽后,竟然不斷低聲重複這句話,連連點頭。

    「自有孔子,未有方運也……」

    方運忙道不敢。

    自有生民以來,未有孔子也,這是孟子對孔聖的讚譽,是說自從人族誕生以來,沒有出現過像孔子如此偉大的人物,任何先賢都無法與孔子相提並論。

    現在,陳奔竟然認為,方運是孔子之後人族第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