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右相曹德安府。

    在晉陞大儒后,曹德安本應前往一處古地修行,但是因為寧安之戰導致景國大亂,曹德安要與眾官一道穩定朝堂,便留了下來。

    寧安之戰結束后,皇室本想讓曹德安歷練,但哪知曹德安竟然走了聖院好友的門路,獲得一紙敕令。

    根據早些年立下的規矩,成大儒后若國家或人族戰況緊急,參與大戰後並能立功,則相當於一次古地歷練。

    寧安之戰的規模之大、戰功之足,在聖元大陸極為少見,凡是參與此戰的大儒,都可抵一次古地歷練,所以曹德安至今任右相之位。

    曹德安戀棧不去,朝堂上下皆知原因。

    曹德安少年成名,中年後略有挫折,在朝堂沉浮日久,又屢被左相打壓,已經改了性子,被磨平稜角,銳氣全無,潛力用盡,已經不想在文位上更進一步。

    他又不缺錢財,那麼接下來必然會專註權位。

    從右相升任左相,將會成為他最大的目標。

    但是,曹德安在景國經營日久,門生故舊遍布,在聖院亦有好友,兼領戶部多年,若他出任左相主管吏部,那必然會成為第二個柳山。

    所以,現如今皇室與曹德安的關係降至冰點。

    可就在前不久,方黨代表方運,贈送曹德安三枚聖杏,讓曹德安由新晉大儒直入一境修身,這讓曹德安與方黨的關係日益密切。

    曹德安的部屬甚至暗中代替曹德安暗中轉達,若方黨支持他晉陞左相,掌握負責官員升遷的吏部,便可讓出一些戶部重要官職給方黨,甚至許諾戶部左侍郎的之位。

    方運若擔任左相,曹德安自然不肯相爭,因為方運的地位太重,一個虛聖之名就足以壓下曹黨的所有念想。畢竟,大部分曹黨官員都在寧安城中和岳陽樓上見識過方運的神威,古地之主,驚聖之能,非曹黨可力敵。

    更何況,連最傻的官員都明白,方運有一飛衝天之勢,不走雜家之路,絕對不會留戀朝堂,他的目標必然是封聖之道。就算曹黨相讓,左右不過三五年的工夫。

    方運若不擔任左相,那對曹德安是大好的消息。

    但是,皇室強壓最應該晉陞左相的曹德安,這便激怒了眾多曹黨官員。

    天蒙蒙亮,一人沖入曹府。

    曹府大堂之內華燈重重,宛若佳節,眾多曹黨官員正在交談。

    來人快走幾步,附在曹德安耳邊低語。

    剎那后,曹德安面色一沉,隨後冷哼一聲

    滿堂寂靜。

    「恩師,莫非朝局有變?」

    曹德安緩緩道:「太后欲以晴空先生遷左相。」

    晴空古劍,乃是姜河川的舌劍。

    「欺人太甚!」一個進士怒喝一聲。

    滿堂眾人,怒髮衝冠。

    「呂后之心,牝雞司晨,景國有妖孽出啊!」一個老翰林捻著鬍鬚冷笑。

    「景國江山,因方虛聖而振起,現如今,將亡於妖人之手!」

    「這聖元大陸,到底是讀書人的,還是他趙家的?」

    「慎言。」曹德安用威嚴的目光掃視全場,眾人鴉雀無聲。

    那個人稱泥塑的右相,目光中竟然沒有一絲懦弱與畏懼。

    又有人問:「文相大人是否同意?」

    曹德安道:「似是猶豫未定。」

    正堂再度沉默。

    過了許久,曹德安突然一笑,看了看將明的天色,道:「方虛聖今日大宴象州眾官,倒是個好日子。」

    眾官一愣,不知道曹德安為何突然提及此事。

    數息后,曹德安道:「本相稍有不適,聞象州有神醫,即刻踏雲而去,尋求救治,明日可歸。今日,散了吧。」

    曹德安說完,起身離開,步入後堂。

    眾人急忙起身相送,待曹德安離開,正堂中炸了鍋。

    「相爺這是何意?」

    「什麼名醫只有象州有?」

    「自然是葬聖谷歸來之人。」

    「曹公這是欲見方鎮國?」

    「不愧是曹相!方虛聖今日宴請眾官,如此興師動眾,便是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投!若不是曹相南下,我等竟不知此中之妙。」

    「如此一來,曹相不爭左相之位了?」

    「方虛聖既然意在朝堂,除左相之位,也只有另一個位子配得上他。」

    「此言有理。恩師素來敬重方虛聖,之前也曾在私底下說過,若方虛聖願求左相之位,他必當躬身禮讓,絕不爭奪。」

    「唉,既然有方虛聖在,咱們也不爭了。只是有些遺憾。」

    「為何遺憾?你是願意讓恩師與方虛聖爭,還是與文相加皇室爭?」

    「與後者爭似乎更妥當一些。」

    「錯,是都不爭!方虛聖天縱奇才,現如今已經是四境大儒,還能在朝堂停留幾年?」

    「可是,現在全天下都在談方虛聖病重。就在前幾日聖院還傳來消息,說醫殿大儒親手診治過,方虛聖怕是難回巔峰。」

    「方虛聖若是病重,能執牛耳何時?」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無論方虛聖是病是佳,都不會在左相之位停留過久。他真是病重,怕是更需恩師!」

    李文鷹府,大門緊閉,眾人在門外等了一夜,無奈散去。

    賽志學暗中抵達張府,一問才知,張破岳竟然早早前往象州。賽志學一咬牙,暗中離了京城,踏平步青雲直奔岳陽城。

    京城中方黨之人,在收發了幾封傳書後,竟都安然入睡,但是,很快被絡繹不絕的訪客驚醒,不得不接待來客。

    這一夜,京城無眠。

    白天,聖元大陸變得熱鬧起來,而景國的官場卻變得格外安靜。

    太陽落山之後,象州岳陽城的總督府,開始熱鬧起來。

    很快,許多赴宴的象州官員發現,除了象州之人,竟然有許多各地的官員,能平步青雲的都踏雲而來,不能的也聯手出資使用飛頁空舟。

    眾人本以為這次宴會有大事發生,哪知這一晚風平浪靜,方虛聖當真只是普通的宴請,坐在武侯車上,與眾人把酒談天,不涉及政事。

    如果說這場宴會有什麼不同,那便是席間所飲之酒,所食之物,摻雜大量的神物,以至於一夜之間,多人文位晉陞,文膽突破,實力大漲。

    未曾赴宴之人,再度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宴罷,方運自回後堂歇息,竟然不見任何人。

    眾人似乎也只當是普通的宴會,紛紛散去。

    第二日,景國右相曹德安上書,請景君任命方運為景國左相,若不允,則告老還鄉。

    翰林院賽志學同奏,若不允,辭官。

    密州所有官員同奏,若不允,則致仕。

    象州所有官員同奏,若不允,則掛冠回鄉。

    張破岳同奏,若不允,便投奔武國去獵殺妖蠻。

    ……

    雪片般的奏章進入內閣。

    京城之上,鴻雁如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