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皇宮之中,亂作一團。

    這一天,景國乃至全聖元大陸最常出現的兩個詞,便是逼宮與清君側。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若是景國皇室不答應此事,那麼密州與象州兩地官員,將會做出更激烈的事。

    那些官員所謂的辭官,沒人會相信,若是皇室真敢同意他們辭官,那象州與密州第二天就敢宣布清君側甚至獨立。

    景國皇宮之中。

    禮部尚書盛博源隔著薄薄的簾幕,與太后對坐。

    盛博源身形高大,面闊鼻直,已是古稀之年,卻並不顯老態,反而看上去非常健壯。

    自上一任禮部尚書毛恩崢告老還鄉之後,盛博源執掌禮部至今。此人雷厲風行,頗有膽色,去年成就翰林,終登尚書之位。

    此刻,這位讓禮部官員敬仰的新任尚書,眼中滿是無奈。

    「盛愛卿……這朝堂之上,也只有一你人最可靠。」太后悲切的聲音從幕簾之後傳來。

    盛博源輕嘆一聲,久久不語。

    皇室的主要力量是軍方,在朝堂之上,左相未倒之時,皇室獲姜河川與曹德安鼎力相助,所以即便落於下風,也能穩定局勢。

    但現在,曹德安竟然投向方運,而姜河川遲疑不決,等於保皇黨的力量十去七八。

    朝廷的一二品官員中,傾向皇室的居多,但只有掌管禮部的盛博源是真正的皇室嫡系。

    至於其他各部尚書或諸卿,要麼與曹德安和姜河川交往深厚,要麼有世家背景,出身不如盛博源純粹。

    像刑部尚書以及大理寺卿,都有聖院的關係,身為法家的他們,平日里想盡一切辦法削弱皇權,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堅定站在皇室的一邊。

    即便是左相權勢滔天之時,任命刑部尚書以及大理寺卿,都需要徵求刑殿同意。

    至於兵家軍方之人,讓他們衝鋒陷陣絕無二話,現在涉及黨爭朝爭,他們便無用武之地,更何況,憑藉寧安之戰和兩界山之戰,方運已經徹底征服兵家將帥,皇室對軍方的信任已經遠不如從前。

    「太后,老臣文不足以治國,武不足以開疆,但為報先帝之恩,肝腦塗地在所不辭!臣,與方賊勢不兩立!」盛博源怒目圓睜,與方運徹底劃清界限。

    太后輕輕點頭,露出欣慰之色,道:「先帝當年就常誇盛愛卿是股肱之臣、人族棟樑,可惜你太過正直,不如柳山會弄權,不如曹德安圓滑,因而未能拜相。哀家現在也是亂了方寸,不知哀家請姜河川出任左相,是否妥當?」

    盛博源道:「此計乃是神來之筆,微臣十分佩服。只要河川先生願意擔任左相,便斷了方運獨攬大權之路,若方運真想再入朝堂,或與曹德安相爭,或擔任新任文相,難以興風作浪。」

    太后長嘆一聲,道:「哀家也是這般想。只是,已經過了一日,文相至今沒有答覆哀家。河川先生怕是仍舊在猶豫。你說,劍眉公如何?」

    盛博源忙道:「萬萬不可!河川先生寬厚仁慈,即便明知去擋方運,聖旨面前也只能赴任。但李文鷹不同,他為人果斷剛烈,若是認為自己成為擋箭牌,必然會當場掛冠而去。」

    「那麼,難道讓曹德安任左相?」

    盛博源搖頭道:「曹德安此人圓滑老辣,他身為大儒,無懼皇室,卻是怕方運深厚的聖院背景,寧死也不可能與方運爭鬥。若是他有與方運爭鬥的勇氣,何至於讓柳山坐大?您若是讓他出任左相,他定然會推舉方運,到那時,偷……反而不美。」

    盛博源僅僅說了半個「偷」字,便急忙改口,差點說出偷雞不成蝕把米。

    太后似是聽而不聞,道:「以你之見,誰堪大任?」

    盛博源低頭思索,許久之後,搖搖頭,道:「除非眾聖世家願意插手此事對抗方運,否則,朝中無人。」

    「那柳山……」

    「不可!」盛博源大聲打斷太后的話,隨後道歉,「請恕老臣一時情急。」

    「但說無妨。」太后的聲音極不自然。

    盛博源道:「現如今朝堂眾官是分食柳黨而肥,若柳山起複,您就等於是百官之敵,再無迴旋餘地。」

    太后自嘲一笑,道:「哀家也是病急亂投醫,不錯,寧可讓方運擔任左相之位,也不能讓柳山起複。那麼……若哀家執意廢除左相之位,又會如何?」

    盛博源雖然為人正直,但並不愚蠢,自是不會相信太后真的會起用柳山,這應該只她試探自己。

    盛博源輕嘆一聲,道:「您若不想見到清君側,不想見到慶國四分五裂,不可廢左相之位。」

    「清君側?當景國的世家不存在嗎?」太后的聲音突然提高。

    盛博源無奈道:「世家不插手還好,若是世家插手,方運必登左相之位。」

    太后陷入沉默。

    盛博源的意思很明顯,在世家眼裡,一個式微的皇室怎麼比得上方運,方運隨便拿出一些神物出來,就能讓各大世家鼎力相助。到那時,皇室不僅顏面丟盡,反而會被逼入絕境。

    「滿朝文武怎麼說?」

    盛博源思量數息,道:「那些小官吏都是牆頭草,大多認為左相之位本就是方運的,甚至有人說他為了人族冒死去葬聖谷,一身傷病回來,人族若是連個左相之位的不給,未免讓有功之臣寒心。」

    「那百姓……罷了,不問也罷。」

    太后長久不言。

    盛博源自知太后叫自己來的最終目的,於是道:「老臣這就親赴文相府,用一切手段勸他接掌左相之位。若他不從,老臣便頭撞樑柱……」

    「太后,不好了……」一個急促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打斷盛博源的話。

    盛博源向外望去,就見宮裡的一名宦官沖了進來,面色慌張,但隨後醒悟,忙道:「奴婢失禮,請太後娘娘責罰。」

    太后冷哼一聲,道:「無妨,所為何事?」

    那宦官道:「聖院特使已經去了姜府,說是要姜河川接任禮殿閣老之位。」

    啪!

    太后重重拍在身側的桌案之上,茶杯一震,茶水四濺,那宦官嚇得跪倒在地。

    「好一個方虛聖……」太后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

    盛博源獃獃地站在原地,沒想到方運竟然用釜底抽薪之策,而且,必然是謀划已久,否則就算虛聖能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兩日決定一位閣老的去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