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盛博源緩緩道:「聽聞前些日子,方虛聖一直在走訪聖院各殿閣,怕是已經在謀划調離河川先生。」

    「盛愛卿,而今如何是好?」太后的聲音里充滿了疲憊。

    盛博源使了一個顏色,那宦官急忙離開。

    過了片刻,盛博源低聲道:「太后,方運如今羽翼豐滿,不可正面衝突,否則,景國必亂,那方運或許趁機……取而代之。現如今,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那便是虛與委蛇。畢竟,老臣聽說方運重傷在身,半聖都束手無策,只待他身體不支,便趁勢反擊。更何況,景君尚幼,若能拖到成年,那便可名正言順親政。到了那時,此消彼長之下,皇室復興有望。」

    太后長長一嘆,道:「趕走一個柳山,又來一個方運,景國,多災多難啊。罷了,與其撕破麵皮大家都不好看,不如退避三舍,從長計議。」

    盛博源一咬牙,道:「柳山雖不能起複,但有一些柳黨之人,頗有才名,不應埋沒。」

    「此事,有勞盛愛卿了。」

    盛博源一愣,心中升起一絲悲哀,這明顯又是太后利用自己。

    「臣……願做孤臣!」

    當天夜裡,兩個重要的消息傳遍京城。

    文相姜河川接到聖院文書,拖家帶口連夜前往聖院,甚至未入宮與太后辭別。

    在姜河川離開的半個時辰后,濟王方運回到泉園居住。

    第二日,早朝之上,如眾人所料,以曹德安和張破岳為首的文武眾官,請太后與景君下旨,任命方運為左相。

    以盛博源為首的官員竭力反對,但最終,太后呵斥盛博源等官員,並承諾早朝過後,便會草擬聖旨,冊封方運為左相,一時間,百官歡呼。

    不過,隨後盛博源舉薦許多柳黨官員,得到眾多官員反對,雙方爭執不休,甚至比之前的任命方運為左相更加激烈。

    最後鬧得不像話,太后出面呵斥雙方,然後給出折中的方案,在盛博源保舉的十餘人中,只選五人,同時不給予重要職位,只是平調。

    這五人都是盛博源精心挑選之人,雖然是柳黨之人,但與各大勢力都有所關係,而且能力官名都不錯。

    因為太后同意任命方運為左相,曹德安等眾官也不好得寸進尺,只得同意那五人的任命。

    早朝散后,景國內閣連續起草六份聖旨,而方運那份是最後完成。

    是日,方運正式被委任為景國新任左相。

    隨後,從泉園之中傳出一個趣聞,出現在論榜之上。

    有下人聽到,方運曾半開玩笑說,終於變成曾經最討厭的人。

    於是,柳山再次成為論榜的話題人物,用來與方運對比,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而後,死去多時的計知白也被人重新提起,相當於慘遭鞭屍。

    對於方運擔任左相,論榜之上並無太激烈的爭論,除了少數人認為方運貪戀權位,大多數人都認為實屬正常。

    因為大多數讀書人都認定方運重傷難愈,聖道無望,不如棄聖道而取官位,這是人之常情,換做任何一個讀書人,都會如此。

    初春的清晨有些寒意,龍馬豪車緩緩停在皇宮門前。

    方運在狐璃的攙扶下,緩緩下車。隨後,方運喚出武侯車,有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坐著武侯車緩緩前行。

    狐璃坐在方運身側,不斷端茶倒水、捏肩捶腿。

    狐璃雖是狐頭人身,但有天生魅惑之能,身材婀娜,儀態萬方,一些官員被勾得魂兒都沒了。

    不等方運抵達宮門之外,以曹德安為首的官員快步走來,向方運請安問候。

    但是,還有過半的官員站在門前,或冷笑以對,或面無表情,或面帶微笑。

    武官那裡雖然很少有人相迎,但看向方運都笑呵呵的,等方運近了紛紛行禮問候。

    張破岳大喊道:「左相大人,您看啥時候提拔我一下?」

    方運瞥了張破岳一眼,道:「等你把身上的滾刀肉削乾淨了再說。」

    眾官哄堂大笑,張破岳並不在乎,繼續笑呵呵。

    李文鷹也在武官之列,而且因為大元帥陳知虛沒有上朝,李文鷹暫列武官之首,還在兵部尚書之上。

    文官之首之前是姜河川,而現在,方運乘坐武侯車抵達文官之首所在的位置。

    按照往常,文武兩排官員會分別從兩道側門魚貫而入。

    但是,方運抵達文官之首的位置后,竟然繼續前行,最後來到皇宮正門之外。

    文武百官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的背影,無法理解方運的意圖。

    方運緩緩道:「本相初臨內閣,榮登相位,為何不大開宮門?」

    方運的聲音直透城門,傳入皇宮之中。

    許多笑吟吟的官員收斂笑意,深深地看著方運。

    在場都不是蠢人,沒人認為方運是如此狂妄自大之人,那麼,方運的目的呼之欲出。

    立威。

    一些官員暗中咂舌,雖然有些抵觸方運的行為,但卻又有些佩服。

    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常見,但那都是上官對屬下的行為,這方運倒好,直接對景國皇室立威!

    許多官員暗中傳書交談,一開始不理解的人居多,但隨後很快明白,之前方黨以及方運的友人在京城頗受排擠,方運此時除了立威,怕是也有為友人打抱不平之意。

    不僅僅是對皇室立威,也對其餘官員立威。

    一些官員的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以禮部尚書盛博源為首的皇室派系眾官和以文院掌院大學士胡裕成為首的文相派系眾官,面色最是陰沉。

    其他派系的官員,要麼保持中立,要麼完全投向方運。

    那五個昨日才起複的柳黨官員竟然不喜不怒,只是冷眼旁觀。

    一些與方運私交甚好的人暗中傳書,希望方運別鬧得太僵,初入內閣,甫任左相,應當稍稍低調一些。

    但是,方運卻不理不睬,依舊在皇宮正門之前。

    過了許久,側門走出一個宦官,一路小跑到方運面前,帶著諂媚的笑容道:「傳君上口諭,方運初登相位,當普天同慶,今日大開宮門,以虛聖之禮相迎!」

    隨後,皇宮的正門緩緩打開。

    方運也不推辭,當仁不讓進入其中。

    其餘百官依舊和往常一樣,從兩側的側門進入。

    沒走幾步,張破岳高聲道:「方運真爺們兒!」

    眾官皺眉看向張破岳。

    李文鷹看了張破岳一眼,張破岳急忙閉嘴,沒心沒肺地笑呵呵繼續前行。

    不多時,方運駕臨奉天殿,居百官之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