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掌印太監笑道:「國君若不同意,便發還奏章,票擬的相爺應當酌情改票,若反覆超過三次,國君將召四相討論,若仍舊未定,則擴大內閣會議,召所有內閣參議。若再無法定論,則廣開朝會。總之,到了最後一步,雙方最終便會妥協。這個過程,便叫做『同宣協恭』。」

    方運點點頭,華夏古國也出現過類似的君臣共治天下的情況。

    掌印太監繼續道:「除此之外,所有國君頒發的制敕文書,都由內閣負責。當國君欲發布聖旨,而內閣認為不妥,或者認為並非是國君之意,便有權駁回詔書,名為封駁。」

    方運再次點頭,因為十國偶爾會發生封駁之事,本質上是皇權與內閣權力之爭,雙方要不斷角力妥協,最終達成平衡。

    方運問:「那你們內侍監負責傳遞國君與內閣的文書,權力應當不小。」

    掌印太監慌道:「不敢不敢。當年的確有一些國家的掌印太監獲得國君信任,掌握國君才有的批紅之權,但最後都會引發禍患,最終各國廢止官宦參政,並上報聖院,但凡干預朝政之宦官,天下讀書人皆可誅殺。您可別跟奴婢開這種嚇煞人的玩笑。」

    方運笑了笑,道:「下次我會注意。」

    在讀書人的世界,註定不可能存在過於強大的閹黨。

    掌印太監遲疑片刻,繼續道:「您應該知道,大多數奏章,都會被文書房抄送邸報分發給高官。但是密疏也就是官員直接給國君的秘密奏章不在此列。實際上,只有少數官員在處理特殊事件的時候,才有上奏密疏之權,而四相則不同,可隨時上奏密疏。這些密疏,都不會傳抄,也不會被外人知曉。」

    「此事我略有耳聞。」

    掌印太監繼續道:「內閣事項繁雜,奴婢無法一一言明,您既已執掌相印,左相閣上下必當全力相助,不出幾日,您自然會數息一應事務。」

    方運點點頭,道:「那有勞掌印太監了,接下來本相慢慢了解內閣,您慢行。」

    「奴婢告退。」

    方運看著掌印太監離去,面色不變,這太監表面熱情,實際一切公事公辦,有些地方甚至沒有說透,還故意提起柳山,不安好心。

    方運轉動武侯車,看向曹德安,微笑道:「曹相,您是三朝元老,對內閣知之甚詳,還請您指點一下晚輩,最應注意什麼事項。」

    曹德安笑道:「老夫除了痴長几歲,身無所長,既然方虛聖有求,那老夫自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於是,方運與曹德安進入左相書房,隔絕內外,密談許久。

    甚至連午飯時間兩人都在裡面享用,知道太陽落山,曹德安才離開。

    曹德安的隨從發現這位右相有些倦意,但神態卻有飛揚之意。

    「相爺,您這是遇到大喜事?」

    曹德安哈哈一笑,道:「哪裡有什麼喜事,只是與方虛聖所談甚歡。方虛聖此人,虛懷若谷,明明是虛聖之尊,卻對我這個老頭子如此客氣,臨走前還送了一枚延壽果。對了,你們可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啊!」

    當天夜裡,京城所有官員都聽到了一個流言。

    方運贈送曹德安十餘枚神果,包括三顆延壽果。

    這一夜,眾多年老的官員心中火熱。

    方運任左相的第一天,風平浪靜。

    第二天並無朝會,但方運起了個大早,在軍中時間清晨六點抵達文淵閣。

    方運未曾想到,竟然有三個八品進士已經在文淵閣中辦公。

    看到方運到來,三個人慌忙起身。

    「我昨日說什麼來著?若忙於事務,無須行禮。你們三人為何來得如此早?」

    方運說完,接過狐璃遞過的雪晶葡萄吃起來,看著三人。

    昨日在曹德安離開后,方運已經召集內閣所有官吏,記住每人的名姓與職務。

    三人面露難色,不知如何回答。

    「怎麼,本相問詢,你們想抗命不答?」

    三人面露懼色。

    那長著絡腮鬍的方臉大漢李志霄一咬牙,拱手道:「啟稟相爺,屬下今日早來,有公心,也有私心。」

    「哦?說來聽聽。」方運咽下雪晶葡萄,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志霄。

    「所謂公心,便是文淵閣百廢待興,您又初掌相位,怕是千頭萬緒,下官自當為您分憂解難。所謂私心,便是下官與柳山大學士並無勾連,只有在您面前表現一番,若得您青睞,才能洗脫柳黨嫌疑。」

    方運只是點點頭,然後看向另一個進士,問:「徐長庚,你呢?」

    那進士聽到方運竟然叫出自己名字,驚喜交加,猶豫數息,果斷地道:「下官公心不如志霄兄,私心頗重,深知正值相爺用人之際,下官只有更加勤勉,才能錐出布袋,自成毛遂。」

    方運再次點頭,看向第三人。

    那董越千面色通紅,哼哧了半天,才擠出一句完整的話:「下官……平日便是這般時候前來內閣,未有他意,只是下官愚魯,遠不如同僚機靈,只能以勤補拙。若是下官犯了您的忌諱,還請寬恕下官,下官上有父母,下有兒女,若是丟官,家人在會跟著遭罪。」

    方運一愣,隨後哈哈大笑,沒想到竟然遇到董越千這般老實之人。

    在三境巔峰的文膽前,在牧星客秘法修鍊后的神念前,方運能輕易辨別三人言語的真假。

    那李志霄無奈地看了一眼董越千,隨後拱手道:「啟稟相爺,董越千所言句句屬實,他在內閣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實,絕無作偽。」

    董越千一愣,頓時全身冒汗,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說錯話了,哪有遇到事就拿家人訴苦的老實人。心中更是焦急,可又不敢多言。

    那徐長庚則低頭不語,明哲保身。

    方運心中明鏡似的,這些官吏受柳山牽連,這些天必然不好過,那董越千是被自己的名頭嚇怕了。

    方運笑道:「我既與你三人相見,也算有緣。我在葬聖谷所得寶物甚多,有一些老舊之物正準備贈人,今日心情舒暢,便送與你們三人,也算是本相差遣你們的謝禮。待九點之後,你們便去找賽志學、蔡禾與陳溪筆,讓他們三人來見本相。對了,以後內閣之中用軍中時間,你們可否習慣?」

    方運一邊問,一邊從天地貝中取出三個看似普通的木盒,長約一尺,寬和高各一寸。

    徐長庚搶先道:「啟稟相爺,早在數年前,左相閣便以軍中時間計時,因為數字總比干支好記簡單。」

    方運手持三個木盒,輕嘆一聲,道:「柳山真乃大才,可惜了。不說他,你們接著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