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所有人奇怪的是,和之前的書不同,這部《政史》,有兩個版本,一個版本是正常的文言,而第二個版本是用白話文書寫。

    這兩部書,都被方運以傳書送入聖院之中,並且允許讀書人利用官印開放閱讀。

    這部書完成後,並沒有引發任何異象,只是有大儒或之上的讀書人感應到,儒家聖道與史家聖道,受到輕微的影響,似乎有擴大的趨勢,但並不明顯,只是比普通大儒的著作好一些,遠比不上方運之前的作品。

    眾人十分好奇,翻閱這部《政史》。

    這部書的第一卷是人族的政治歷史,沒有什麼新意。

    無非是老調重彈,整理了從人族原始社會時期到現如今的國家、政體和官署的基本運行方式,如果一定說與其他類似書籍有區別的話,那就是這第一卷對各家的思想隻字不提,包括儒家思想在內,只是以極為客觀的筆法記錄與政治有關的事項。

    但是,到了第二卷,卻獨樹一幟,因為這第二卷記錄的是各族的政治歷史。

    這第二卷,牢牢吸引了眾多讀書人的目光。

    因為,在這第二卷里,讀書人們好像發現了新的一界。

    在閱讀《政史》第二卷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萬界有那麼多不同的政治體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政體和官僚機構完全相同。

    萬界政體和政治制度的分類非常之多。

    比如,一個名為雅迪的異族國度中,就有賢者柏拉圖考察各界,把各界看到的政體分為貴族政體、勛閥政體、寡頭政體、民本政體和僭主政體。

    而後來,這位賢者重新定義,將政體重新分為三大類,分別為一人政體、少數人政體與多數人政體。

    其中,一人政體包括君主政體與僭主政體。

    少數人的政體包括貴族政體與寡頭政體。

    多數人的政體包括民本政體與暴民政體。

    這位柏拉圖和他的弟子亞里士多德一樣,都視多數人的政體為落後政體,他們都有和儒家中庸思想中極為相似的「中道」思想,認為無論是一人政體還是多數人的政體,都會給族群帶來災難,貴族與寡頭等少數人的政體才能長治久安。

    除此之外,《政史》中還有許多新穎的分類。

    若是按照國家粗分,可分為共和國、君主國、聯盟國、合眾國、群眾國、酋長國等等。

    除了政體和國家類型,《政史》一書中,還舉出一些政府的運作模式或國家首領的擔任方式,除了禪讓和世襲,還有直接選舉或間接選舉等方式。

    眾人這才知道,聖元大陸現在屬於君主專制。而且書中指出,由於有內閣的存在,所以聖元大陸有明顯向內閣制過渡的趨勢。

    這一段內容在全書中所佔的比例極小,卻被無數讀書人反覆閱讀,更是驚動各國皇室。

    看完全書,所有人都意猶未盡。

    因為,這本書不存在任何深刻的東西,只是把方運所知道的政體國家模式一一列舉出來,只不過相當於一本說明介紹性的讀物,怪不得沒有引發多大的異象。

    但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許多儒家與雜家弟子被這本書的多種制度所驚艷,開始考慮那些制度是否適用於聖元大陸。

    由於此書的政體與聖元大陸差別極大,許多人都只在秘密文會或好友傳書中討論,不會在論榜之上參與這些話題。

    一些大儒,甚至在暗中展開推演,想要憑藉這本書的內容接觸新的聖道。

    很快,出現反對的聲音。

    一方面來自一些儒家,尤其是堅持君權至上的儒家弟子,認為這些都是方運自己編造的,歷代眾聖巡遊萬界、周遊諸天,都沒有發現這些,為何偏偏只有方運發現。他們認為,方運這是在禍亂人族,妄圖利用這種混亂的制度來影響聖元大陸。

    一些中立的讀書人也站出來表示,如果真的胡亂改變國家政體,自然會引發巨大的動蕩,甚至可能會讓人族遭遇滅頂之災。但是,他們也表示,至少目前為止,方運還沒有讓景國陷入動蕩之中。

    還有一些讀書人認為,只要能讓人族未來更好,改變過程是平穩過渡,不會被外部勢力干涉導致亡國滅種,那麼人族慢慢改良是最好的選擇。

    一些讀書人甚至笑著調侃,說把景國當試驗田,改得不好,其他各國記住教訓,若改得好,其他國家再去學習。

    另一種反對的聲音,來自雜家。

    許多雜家讀書人認為,方運這是在插手雜家聖道,雜家讀書人應該聯手起來,逼方運離開朝廷,阻止他弄權。否則的話,若讓他繼續為禍,雜家聖道極可能會被污染。

    不過,還有一些讀書人認為,雜家聖道並非憑空產生,而是人族不斷擴展,若是方運真能讓雜家聖道擴展,那這就意味著方運走對的了方向,雜家眾人跟著新方向走就對了,不能當那種抱殘守缺的蠢貨。

    這本書第一時間送交玄庭書行印刷,而且是文言與白話文同時販售。

    幾乎在第二天,景國各地以及許多國家的主要城市,開始販售這本《政史》。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本書只是當增長見聞的知識類書籍,沒有多少人看完后冒出改變國家的念頭,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講,聖元大陸最強大的聖院本身就代表讀書人,各國皇室的地位遠遠不如聖院,沒有讀書人會覺得皇室能真把自己怎麼樣,也就不存在反抗。

    就在《政史》發售的當天,方運所居住的泉園之中,突然神光衝天,瑞氣萬條,一道彩虹自聖院而起,跨越不知多少萬里,直達泉園,捲走一部書,之後留下淡淡的虹影,高懸天空,猶如接天之橋。

    彩虹接引再現。

    沒人知道方運又寫了什麼,但並不妨礙他們在論榜上祝賀方運。

    許多讀書人也傳書給方運,祝賀之後,打聽方運的新書。

    僅僅一刻鐘后,聖院醫殿宣布,方運著作《瘟疫論》獲得醫殿的肯定,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后,會安排全聖元大陸的醫家人學習。

    在醫殿宣布此事幾十息后,聖院之中,竟然又出現一道彩虹之橋,落在方運所居住的泉園之中。

    之前的那條虹橋還沒有完全消散,就見天空出現一亮一暗兩道並列的彩虹。

    .

    在本書中,「本」偶爾是通假字,通主,比如民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