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語新注》《孟子新注》《大學新注》與《中庸新注》四本書的原本,都被彩虹接引入聖院之中。

    聖院的東聖閣也發布公告,稱方運自編四部書的新註疏,合成《四書新注》,分文言與白話兩版,乃是人族第一套純白話經典註解,各國可自行選擇是否將其加入本國書院供學子閱讀。

    慶國,皇宮。

    慶君推翻龍案,如同撒潑一樣在金鑾殿上大罵,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百官都知道他在罵誰。

    武國,皇宮。

    武君一邊抓著玉璽瀏覽論榜,一邊命令百官道:「你們少跟朕廢話,這些書,一定要讓武國人閱讀,朕每年可以撥款專買方運的書。以後景國做什麼,只要有不錯的苗頭,都跟著學。未來幾個月經筵上,只講方運的這些書。嗯……當然,要是削弱君權的事,再緩緩。你們實在想造反,給朕個面子,等朕活得差不多了,你們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

    孔城。

    全城百姓仰著頭,如同嗷嗷待哺的乳燕,望著聖院上空的十道彩虹。

    各大國世家豪門在孔城都有別院,現在孔城已經亂作一團,眾多馬車穿行,向不同的地方聚集。

    景國,京城,輔相閣。

    這些日子,方運連日稱病不出,景國暗流涌動。

    以禮部侍郎盛博源為首的官僚,已經在暗中商議如如何逼方運辭官。經過多日的努力,他們找到了幾種方法,並且可以應對意外。

    在《政史》發布的當天,盛博源便意識到方運極可能還想興風作浪,於是作出決斷。

    在彩虹接引之前,盛博源已經帶著支持皇室的官員,以商討政務為由,前往輔相楊旭文的輔相閣,讓不相干的官員離開,他們一行人與輔相及其心腹坐在正廳之中。

    足足有十五位官員,品級最低的也是正四品,他們若聯手,足以影響整個景國。

    盛博源苦口婆心勸說,用盡手段,甚至使用了利誘以及少許威脅,終於說動楊旭文。

    最終,楊旭文表示,自己不會主動出頭彈劾方運,但若是證據確鑿,只要盛博源能在朝堂之上駁倒方運,那他必然最後出手附議參奏。

    雙方剛剛商定,一道彩虹貫長空。

    他們急忙出了正堂,仰頭看著,看著一道又一道彩虹,直至十虹橫天。

    輔相楊旭文面色陰晴不定,最終狠狠一跺腳,怒道:「盛博源,害煞老夫!今日所言,盡數作罷!」說完,他快步向外跑去。

    盛博源愣了一下,忙喊道:「楊相,您這是去哪裡?」

    「買羔羊去!」楊旭文扔下一句話便離開。

    盛博源眼中閃過一抹慌色,隨後故作鎮定,道:「你們先各回官衙,老夫去見太后。」

    那十餘官員看著輔相和尚書都離開,或茫然或慌張。

    一人道:「我們……當如何?」

    「連輔相大人都要買羔羊去祝賀方運,我們又能如何?」

    「哼,方運當真好運氣,竟然在這種時候做出如此驚天之舉,今日,怕是萬界注目。」

    「這不是運氣,是此人處心積慮,早就著出此書,但故意不全部寫完。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怕在左相的位子上做出錯事受罰,所以保留這些書籍。這次尊禮復古搞砸了,乾脆寫完這些書籍,震驚天下,這樣我們就不好彈劾他。否則的話,全天下的百姓和讀書人都會對我們口誅筆伐,太后和景君可承擔不了如此大的壓力。」

    「哼,景國政事,豈容他人干涉?更何況,來之前我便知曉,監察院眾御史彈劾方運的奏章已經正式擬好,現在恐怕已經送往宮中。方運即便立下如此大功,也未必能毫髮無傷。」

    「不過……我們應當如何?」

    「什麼應當如何?」

    「連輔相大人都送了羊羔,我等若是不送羊羔或是白鵝,似乎有些違禮。畢竟十虹橫天,方運除了左相之名,還有景國虛聖的身份。」

    「這……不錯,為了避免監察院抓我們的小辮子參奏我們違禮,去買羔羊白鵝派人送到泉園吧。」

    監察院。

    由於剛剛開完御史例會,所有的御史正站在院子之中,望著天上的十虹發獃。

    過了一會兒,一人低聲問道:「我們的奏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這個時候,怕是已經送入皇宮之中,到了太后和君上的面前。」

    「那可未必,那些太監一向懶惰,未必會立刻送……咦……」

    所有御史看到,監察院掌院御史何鳴祥,竟然手持官印,腳踏平步青雲騰空而起,從半空直線飛往皇宮。

    「啊?何大人瘋了嗎?京城之內,沒有重大事務,不可在高空飛行啊!至少要大儒才能免於處罰,而且事後也必須解釋清楚,若是無緣無故在京城上空飛行,必然會被重罰!」

    「何大人只是大學士,為何甘冒如此風險?」

    「那個方向,似乎是皇宮……」

    庭院無比寂靜,幾息后,御史們臉上浮現或尷尬或慚愧之色。

    「唉,掌院大人說此事不宜操之過急,他當時在朝堂之上參奏方相,是忠於職守,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否則的話,他第二天就可以寫好奏章,何必拖到今天。」

    「都怪那盛博源,用盡手段,連輔相也給了大人一封傳書,暗示大人儘早把彈劾方運的奏章送到太後面前。」

    「你們說,若是掌院大人沒收回奏章會如何?」

    「唉,十虹橫天,震動萬界,我們若是在這種時候參奏,會被天下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至少我們以後別想進聖院了,聖院最見不得有功之臣被排擠。不出意外,掌院大人會辭官。」

    「唉,希望大人能及時取回奏章吧。」

    「就算及時取回,也會因在京城上空胡亂飛行被罰。」

    「這個無妨,只要我們想想辦法,最多是考評降等,罰俸一兩年,不會斷了大人的前程。畢竟,大人是為了我們才冒險,我們不能不出力。」

    「此事,還是要看方虛聖的態度啊。他雖然多日不去左相閣,但左相閣那幫廢……咳咳,同僚們依舊兢兢業業,沒有因方相不在就陽奉陰違,實乃我輩楷模。所以……我們去買那白鵝野**。」

    「你們先去,幫我與大人的那份買了,我前去皇宮迎迎大人。」

    「走,只能聽天由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