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榜之上,本來都在討論此次十虹橫天以及方運的著作,但過了一陣,一些之前抨擊指責方運的文章被他人翻了上來,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

    之前一直為方運辯解的讀書人頓覺揚眉吐氣,開始在那些文章下面反擊。

    「說方虛聖背叛儒家的那個慶國人你出來,我也不為難你,認個錯,不然別逼老子罵完你罵你祖宗,罵完你祖宗罵全慶國。反正老子每年至少會被論榜封禁半年,也不差這一次!」

    「方虛聖如此大才,殫精竭慮為人族百家著書,竟然還有人冤枉污衊他,不當人子,不當人子啊!」

    「那個嘲笑方虛聖是提羊左相的,現在方虛聖十虹罩身,你再編個外號吧。」

    「雖然功是功,過是過,但也要看是什麼功,什麼過。跟方虛聖立下的大功比起來,方虛聖的過,真的微不足道。大家可以說,可以指出來,但若是辱罵攻擊,甚至栽贓污衊,那便是全然不顧方虛聖對人族之大功,連畜生都不如。」

    「慶國的讀書人別做縮頭烏龜,出來再論方虛聖!」

    論榜上鬧哄哄的,但是,京城比論榜還亂。

    因為,方運立下如此大功,十虹橫天,是完全不下於詩祖虛聖的功績,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天下皆知,若不去祝賀,那便是違禮。

    所以,無論景國官員是否支持方運,這時候都不敢裝作不知,有的讓下人前去送禮,而品級較低的,大都自己前去送禮,這是對虛聖和大功者的基本尊敬。

    若是以前,他們隨便選一些禮品都行,但在尊禮復古之後,所有官員都不敢亂送禮物,只能根據身份買羔羊、白鵝或野雞。

    京城的高官再多也有限,所以高官買羔羊十分順利。

    但是,那些品級不上不下的官員,要買白鵝。

    京城非常大,有多處市集,白鵝的數量足以供應給那些官員。但是,送禮的不只有官員,還有沒有官身的讀書人。

    方運沒有明確規定非官身的讀書人應該送什麼,所以,舉人、進士和翰林,幾乎都選擇送白鵝,因為那是方運宣布的禮法,若是送別的,豈不等於反對方運?

    自從文曲星不斷異變以來,景國的讀書人的數量猛增,京城是全國中心,來這裡的讀書人隨之猛增。

    所以,不到半個小時,京城的白鵝都被買空了。

    白鵝少,但野雞更少!

    偏偏底層官吏與秀才童生按照禮法,只能送野雞。

    一時半會兒無論如何也無法買到那麼多野雞,就算京城周邊也沒有那麼多,於是,聰明的讀書人們想起狗尾續貂的故事,從野雞身上取一些毛,放在家雞身上,算是勉強沒有失禮。

    京城的活野雞死野雞的所有毛加一起也不夠用,但是,野雞毛鮮亮,能被製作成工藝品,所以京城並不缺野雞毛。

    但是,京城缺家雞!

    於是,無奈的讀書人們從四面八方離開京城,前往京城附近的農莊開始收購白鵝與野雞。

    一開始,不知情的商人以為是純粹要買的人多,故意漲價,但得知是為方運送禮的,沒人再敢漲價,有的商人立刻按照平常的市價販賣,更有人竟然不賣,而是送,將手裡的所有家禽全部送光,只給自己留一隻,笑呵呵地拎著去泉園。

    很快,京城鵝貴、雞尾續雉等調笑之詞在京城流傳,最後傳到論榜。

    眾多讀書人笑談此事,但內心對方運充滿了尊敬,因為普天之下,也只有方運能讓如此多的人去送禮。

    那些官員可能是怕被參奏違禮,但是那些沒有官身的讀書人不在意,他們若是不送,沒人會指責他們。

    但是,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送。

    為方運。

    為方運振興景國。

    為方運壯我人族!

    狗尾續貂不是什麼好詞,但雞尾續雉卻沒有人故意曲解,因為論榜上之前反對方運的人,都已經被無數讀書人嘲諷,他們若再冒頭說一句方運的不好,必然會有讀書人敢呼朋喚友找他們對質。

    很快,方運得知此事,神念飛到高空。

    就見數十萬的人或奔跑,或行走,或乘坐馬車,向京城的四面八方涌去,去京城外買家禽。

    從高空看去,如同螞蟻遷徙。

    一開始只是讀書人買羔羊、白鵝和野雞家雞,後來普通京城人得知后,竟然主動詢問,得知自己應該送鴨后,開始去買鴨。

    所以,當方運觀看的時候,要買禮物的人又多了數十倍,所以才出現這般盛況。

    不過,京城的人流不只是向外涌動,還向泉園涌動。

    方運看到,數不清的人或抱著羔羊、或拎著白鵝、或提著雞鴨,前往泉園。

    泉園附近十餘條街全都被擠得水泄不通,就見一個個官員抱著白鵝雞鴨疏導人群。

    方運看到這一幕,心中暖流陣陣,面帶微笑。

    無論之前自己做得事何等不被人理解,看到這一幕,心中所有的不快也都消散。

    這才是真正的人心所向!

    官僚的心,永遠背向百姓。

    隨後,許多官員撐不住了,不是因為人流,是因為泉園附近都會被羊鵝雞鴨以及各種污穢物填滿。

    畢竟,那些禽畜沒見過如此大的世面,大都被嚇得失禁,不知死了多少。

    於是,官員們紛紛傳書給方運,請方運解決這事。

    方運無奈,只好舌綻春雷,用風趣幽默的語言描述自己看到的場面,表示若是眾人不收手,自己的泉園要變成糞園,所以請大家千萬別在買雞鴨相送,若是真想送,那便在心中說一個謝字足以。

    數息后,就見京城內外,傳來一片又一片的響聲。

    有蒼老的聲音,有清脆的聲音,有渾厚的聲音,有尖銳的聲音,有稚嫩的聲音……

    「多謝方虛聖!多謝方虛聖!多謝方虛聖……」

    此起彼伏,如海嘯般連成一片,無休無止。

    聲音不齊,心是齊的。

    置放於方運家中壽玉王座,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若是半聖親至,便會發現,點點光芒如螢火蟲一樣從虛空出現,投入壽玉王座之中。

    這個過程一直在持續,只不過現在更加激烈。

    這件在十寒古地得到的寶物,在吸取民心,在吸收國運,反哺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