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城外的人陸續回返,但還有一些官吏怕被參奏違禮,仍然繼續去買鵝雞。

    泉園之外,所有官吏已經行動起來,嚴令贈送之人全部帶回,不得送往泉園。

    這樣,泉園外的人才陸續散去。

    但是,許多禽畜已經進入泉園,怎麼也無法退走。

    方運命令下人去聯繫京城的衙門,負責將今日收到的所有禽畜分給負責打掃京城的清道人,任何人不得挪用或收走,否則京兆尹的帽子別要了。

    京兆尹乃是與州牧等同的三品大員,權位甚重,但得知此事,親自前去慰問那些清道人,保證不出任何差池。

    夜幕降臨,鬧哄哄的京城安靜下來。

    炊煙裊裊,滿京城飄著雞鴨鵝的肉香。

    方運吃完晚飯,獨自坐在書案前,提筆許久,也沒寫一個字。

    最終,他在面前的白紙上寫上三個大字。

    政治學。

    但是,方運沒有繼續寫下去,而是收起筆,閉目琢磨。

    一夜過去,朝會再開,方運依舊坐在武侯車上,與眾官一同在皇宮外等候。

    和上一次上朝相比,官員們非常熱情,紛紛請教方運那些書中的問題,似乎完全忘記方運曾經做過什麼。

    輔相楊旭文和往常一樣,笑呵呵與方運打招呼。

    禮部尚書盛博源則遠遠站著,冷眼旁觀。

    監察院的御史大都是要面子的清流,都站在較遠的地方,偶爾露出尷尬之色。

    還好昨日掌院何鳴祥動作快,搶先從太監手裡取回厚厚的奏章,否則的話,今天這些御史根本不敢看方運。

    時辰一到,眾人入宮,進入金鑾殿,文武分列。

    禮畢,所有人看著方運。

    方運的武侯車緩緩移動,讓方運面朝龍椅上的景君與太后。

    方運從天地貝中拿出一封奏章,雙手一送,道:「微臣方運,特來請罪。」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官員都輕輕鬆了口氣,同時呼氣的人太多,以致於形成了人人都能聽到的異響。

    許多人會心一笑,看來大家都是一個心思,若是方運繼續鬧下去,景國極可能會出大亂子,方運既然上疏請罪,那至少意味著雙方都會各退一步,爭鬥不會太激烈。

    但是,一些一直保持中立的官員在鬆了口氣之後,望向方運的雙眼卻變得格外明亮。

    他們好像在期待什麼。

    盛博源不僅沒有笑,反而眉頭緊皺。他看了看幾個反對方運的高官,表情幾乎都與他相似。

    他們不怕方運硬撐,最怕方運請罪。

    因為,一旦方運請罪,要麼意味著方運暫時服軟,接下來必然會有更猛烈的還擊;要麼,連這個請罪,都是方運提前計劃好的。

    十虹橫天之後再請罪,怎麼看都像是一場預謀。

    在立下如此大功的時候,誰敢罰方運?

    莫非方運是假意請罪,想要憑藉十虹橫天的功勞徹底抹除之前的罪名?

    眾人看不到奏章,只能看著奏章送到太後面前。

    太后翻開奏章,看了許久,最終用輕柔中帶著剛強的聲音道:「方愛卿自請之罪太重,哀家絕不能同意。」

    方運微微一笑,道:「太后,可否允許微臣當眾檢討?」

    太后愣了一下,猶豫數息,道:「方愛卿直言無妨。」

    方運稍稍調轉武侯車方運,掃視眾官,道:「這些年,景國外有慶國與蠻族為禍,內有奸賊柳山亂政,搖搖欲墜,風雨飄搖。方某甫任左相,為了儘快匡扶社稷、重整河山,做出不佳甚至錯誤的舉動,發布了很多現在看來錯誤的政令。這些天,本相殫精竭慮、夙夜不眠,終於徹徹底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方某,在此向諸位同僚、向君上、向太后,賠禮道歉。」

    說完,方運從武侯車上走下,彷彿弱不禁風,站都站不穩,需要狐璃扶著。

    「萬萬不可……」

    一些官員急忙喊道。

    方運卻執意向前作揖,彎腰九十度。

    所有人慌忙側身,即便是太后和景君也急忙站起側身,不敢受方運這大禮。

    盛博源側過身體,但雙目卻死死盯著方運,面容無比嚴峻。

    還有那禮殿大學士林守岩,用相似的目光盯著方運。

    方運起身,在狐璃的攙扶下回到武侯車上。

    眾官嘆息。

    「方虛聖,何至於此!」

    「您這一拜,老夫折壽十年啊!」

    「這天底下,除了眾聖,誰能受得起您這一拜?」

    方運在武侯車上坐好,輕輕咳嗽兩聲,道:「三省吾身,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自己說的話,豈能當作耳邊風?既然太后不同意本相的請罪疏,那本相便當眾說一說奏章上的內容。」

    金鑾殿瞬間安靜下來。

    方運輕嘆一聲,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本相尊禮沒錯,但卻走了歧途。拿送雞鴨鵝來說,春秋時期,物產貧瘠,家禽乃是少有之物,普通百姓一年也難得吃一頓。但現如今,尋常百姓若是捨得,每月都可吃數只。時代不同,物產變化,不能用舊日之物來定今日之禮。」

    「還有,要求官員身上的玉佩發出固定的聲音,那理當是在大禮之上所用,而且實行這種大禮的時候,國無外憂,家無內亂,自然可以把心思花在這上面。而現在不同,人族外有妖蠻威脅,內有聖道之爭,變革將起,若是一味復古守舊,必然會陷入滅頂之災。不用等妖蠻入侵,我們人族就因為浪費時間放棄了進步,被萬界淘汰。」

    眾官輕輕點頭,這才像是方運說的話。

    方運繼續道:「所以,從今日起,本官中止尊禮復古,以後相關政務,全部交由禮部實行,當然,若是涉及律法,則需要經過刑部的同意,術業有專攻嘛。」

    眾官紛紛稱讚方運。

    盛博源面色有所緩和,但還是十分警惕。

    至於那禮殿來的林守岩,神色更加冷峻。

    方運彷彿視而不見道:「不僅如此,本聖在景國定個規矩,亂復古禮者,天下共誅!若復古禮,有一人反對,則禁止施行;若行新禮,得十分之七官員贊同,則可施行。」

    方運的聲音猶如響亮的鐘聲一樣,在金鑾殿中回蕩不休,並形成餘音繞梁之力。

    「亂復古禮者,天下共誅」這句話不斷在金鑾殿上回蕩。

    這聲音形成一種奇特的異力,與景國國運和國君的力量連在一起,完全融入整座皇宮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