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笑道:「第一,即便會出現危機,也是很多年之後是事,現在的革新至少讓我們度過眼前的危機。第二,既然物品賣不出去,那麼工坊的主人自然會選擇製造能賣出去的物品,也會創造人族需要的物品。很簡單的道理,在原始部落,沒人覺得讀書識字有什麼用,但等人族需要的時候,自然會創造出文字。」

    「至於第三,我們不僅有人族內部的需求,還可以進行外部貿易。我們為什麼不製作龍族海族所需之物?我們為什麼不能幫他們加工海中物品?我們為什麼不製造古妖需要的物品?我們為什麼不製造星妖蠻需要的物品?還有那些異族、凶物等等各種種族,都是我們人族潛在的物品買家。甚至於,我們可以把物品賣給妖界,當然,不能賣那些能增強他們實力的物品,只賣日用品,只賣能腐蝕他們意志的奢侈品。所以,問題或許很多,但一定有解決問題的辦法。」

    一位工家閣老沉著臉道:「那豈不是等於說,我們人族要為萬界各族做工?我們人族要伺候他們?」

    方運愣了一下,詫異地道:「褚老,這種想法要不得啊,您這麼想,和一些儒家人看不起工家人有什麼區別?我們賣的,不僅僅是物品,不僅僅是我們付出的勞動,還有我們的價值,還有我們的影響力。別人做不了,我們能做,這是為什麼?是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有優勢,當眾多優勢積累起來,便是強大!一旦各族習慣使用我們人族的物品,必然會接受我們的觀念,從而影響他們的頭腦和想法。從某方面來講,我們收穫的不僅是錢財,還有認同,當認同積累到一定程度,便會成為仰慕甚至……培養出精神人族。和用武力征服族群的成本相比,用輸出文化等方式所付出的成本更低。當然,前提是我們人族足夠強大,至少在他們用武力發言的時候,我們可以用武力反駁而不是乖乖閉嘴。」

    眾大儒莞爾一笑,方運最後的比喻非常有趣。

    許實看著方運,眼中充滿複雜的神色,道:「你真的已經想好?你要清楚,一旦你執行這個計劃,至少會背百年的罵名,那些流離失所的人會罵你,那些正義的讀書人會罵你,你的敵人會罵你。你的文名,必然會受到波及。」

    「很多事,我們本來可以做得更好,但我們沒能做好,他們為什麼不能罵?他們罵的不是我的革新,而是我的錯誤。」

    工殿之中,嘆聲一片,混合著無奈與敬佩。

    許實稱讚道:「聖賢之心,莫過於此。」

    方運微微一笑,道:「咱們繼續談正事。除此之外……」

    方運開始不斷敘述自己的計劃,涉及到方方面面,幾乎預見到了所有可能出現的問題,並且都有應急預案,雖然無法避免事情發生,但絕對會避免事態惡化。

    三殿大儒從一開始就沒有完全相信方運,所以整場會議用時極長,討論了很多細節方面的東西,避免方運有所疏漏最後導致禍及人族。

    一天一夜之後,眾人探討完畢,在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一封文書竟然憑空出現在工殿之中,落在墨尚同的面前。

    所有人同時起立。

    墨尚同嚴肅地拿起那份文書,反覆閱讀了數遍,才抬起頭,望向方運道:「東聖陛下諭令,革新之功,載入史冊,萬古罵名,聖院背負。東聖另有口諭,你已流盡熱血,不應再流淚。」

    方運微微一愣,微笑著輕輕點頭。

    所有大儒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方運。

    數息后,墨尚同說:「既然東聖陛下下達聖諭,那我們的計劃就要有所更改。方虛聖,聖院重功不重名,但要保護您的名聲。當然,您若是想通過此次革新賭一賭文名,一切照舊。」

    方運卻笑道:「能悶聲發大財,為什麼要被人罵著數錢?」

    大儒們跟著笑起來。

    他們很高興,因為這次沒有讓英雄寒心。

    方運領了聖院的人情。

    刑殿閣老高默道:「既然如此,那征地的第一步,由我們刑殿出手吧,方虛聖只需要在暗中出謀劃策即可。」

    「好,最多三日,我便寫一份詳盡的計劃文書。」

    三殿大議結束。

    接下來,方運把所有的精力放在那份計劃書上,不再發布新的草案,只是讓下屬鞏固革新成果。

    工作強度驟然下降,京城的官員有些不適應,也高興地鬆了口氣,慶幸終於可以休息一段時間。

    但是,刑殿的一紙文書如同一桶冷水澆醒了幻想可以休息的景國官員。

    原來,刑殿巡察各國,發現自蠻族南侵之後,景國的治安問題空前嚴重,各地均出現惡性案件,尤其以土豪劣紳為最。

    文書下達當天,刑殿閣老高默親自抵達景國,成立景國嚴厲打擊惡性犯罪行為臨時司,他擔任嚴打司司正,景國三相和大元帥兼任副司正,要對景國的黑惡勢力進行全方位的打擊,要像犁田一樣,犁開景國每一寸土地,犁出所有罪惡,禁止黑惡勢力在景國滋生!

    此事一出,各國官員笑呵呵地看景國笑話,因為歷代也出現過相似的事,基本上是聖院實在看不下去某國的問題,為了避免禍亂整個人族,親自下場解決問題。

    一旦聖院親自下場,就等於抽了一國的皇室與官員響亮的耳光。

    尤其是慶國官員,幸災樂禍,不斷在論榜之上挖苦取笑景國,嘲笑景國官員無能,拖累刑殿親自出面。

    連景國許多官員也認定是景國出了大問題,士氣極為慘淡。

    各地還因此出現小道消息,說是東聖終於開始整治方運。

    但是,寧安與象州的官員以及一些對方運了解極深的官員,卻有種莫名的怪異感。

    因為,若是把高默替換成方運,幾乎等於舊事重演。

    方運也做過相似的事。

    無論外界如何,都無法動搖刑殿的意志。

    刑殿派出了前所未有的隊伍,甚至臨時從戰場和各國抽調法家讀書人,派到景國的每一處。

    保證每一座縣裡至少進駐一位法家進士!

    而且,這是偷偷進行。

    人族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嚴打行動,在景國展開。

    表面上,刑殿是在處理景國各種案件,但暗地裡,那些法家讀書人聯合水土部,收集各地家族的罪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