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韓四是個閑漢。

    從小開始,韓四就不喜歡讀書學習,即便被家人用皮鞭抽著去私塾,他也能把私塾先生氣得差點被痰噎死。

    最終,家人放棄了韓四。

    十五歲那年,韓四的父母俱亡,他也成了破落戶,終日在涯縣閑逛,做一些偷雞摸狗坑蒙拐騙的勾當。

    多年過去,除了守著一間破草房,韓四再也沒有值錢的物件。

    若不是韓家族長在涯縣有些地位,禁止任何人買那間破草房,否則就憑涯縣這種匪盜不絕的法外之地,韓四早就凍死街頭。

    畢竟燕州位於長江之北,連接密州,即便是春天也有些冷。

    此刻的韓四,穿著一身漏著棉絮的破棉襖,跪在一間小黑屋裡,不住地磕頭,鼻涕眼淚止不住向外流。

    「欽差大人饒命!欽差大人饒命!小的知錯了,小的知錯了!小得不該衝撞天威,把您當普通的外鄉人誆騙。小的真的知錯了……」

    韓四也是個狠角色,已經撞得頭破血流,眼冒金星,竟堅持不斷磕頭。

    眼看韓四血流滿面,即將堅持不住,黑暗中火光一閃,就聽嗤啦一聲,一根小木棍點燃蠟燭。

    點蠟之人小心翼翼把火柴收好,這可是工殿配發給聖院人員的新寶貝,遠比之前的火石或火摺子更神妙。

    「哼!」那人冷哼一聲。

    韓四身體一顫,暗暗鬆了口氣,不再磕頭,稍稍抬起頭,偷偷打量那人。

    在燭光的映照下,那人的眉目有些陰森,但可以看出來是一個相當年輕的人,不過二十五六歲,薄薄的雙唇,清秀的模樣,目光威嚴,神色庄肅,只是隨意看了韓四一眼,就如同君王俯視。

    韓四打了個寒蟬,忙道:「大老爺,小的知錯了,您只要放過小的,小的做牛做馬,在所不辭。」

    那人坐在桌案之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道:「我殺過的妖蠻,比你見過的人都多。」

    凜冽的殺意猶如實質的刀劍飛出,寒意勃發,韓四隻覺置身於數九寒冬之中,內心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懼,本能地繼續猛地磕頭。

    韓四意識到,自己恐怕惹了一個人族中的怪物,普通的讀書人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他想到傳說中的文膽之力。至少要文膽一境才能稍稍外放,可如此年輕之人文膽就突破一境,那絕對不是普通讀書人,極可能是世家子弟。

    不要說是韓家族長,即便是本地縣令,甚至是本地所有官員加一起,都比不上一位世家子弟的汗毛。

    「先停下。」那人緩緩道。

    韓四急忙停下磕頭。

    「知道我為何不殺你嗎?」

    「小的不知。」韓四老老實實道。

    「我也姓韓。」

    韓四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樣,忙道:「原來是本家的大老爺,侄兒……不,侄孫兒給您請安。」

    韓四仰頭呵呵一笑,滿臉的鮮血讓他猙獰如鬼物。

    那人竟被逗笑,道:「我韓守令輩分也不低,但這麼大的侄孫子卻少見。你雖是惡徒,倒也機靈曉事。起來擦把臉。」說著,拋出一卷濕毛巾。

    「多謝叔祖父。」韓四露出憨厚的笑容,忍著疼擦臉,即便碰到傷口也只是緊緊咬著牙,沒有發出絲毫叫喊。

    待韓四擦完,韓守令把一疊厚厚的文書扔給韓四,道:「這是你在縣衙的卷宗。不用裝,我知道你是識字的,自己看看。」

    韓四嚇得丟掉毛巾接過厚厚的文書,然後硬著頭皮翻閱。

    韓四越看越驚,這些是縣衙歷年記錄有關他的犯罪行徑,不僅包括曾經懲罰過的罪行,還包括一些他找人幫忙消除的罪行,甚至還有大量案件與他有關,但因為沒有證據,拿他沒有辦法。

    僅僅翻看了幾頁,韓四再次跪倒在地,哭訴道:「請求叔祖父救救侄孫。那些小錯小罪侄孫兒是犯過,但那幾宗大案,與侄孫兒無關啊!侄孫兒雖自小頑劣,但膽子極小,凡是有風吹草動,第一個逃遠。若侄孫兒真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徒,歷任縣令豈會放過這個大功勞?叔祖父,小的真沒殺過人劫過……」

    韓四竟不敢提及其中的一些大案。

    韓守令微微一笑,道:「你有沒有犯殺頭的罪,你說的不算,縣令說的不算,本官說的算!」

    韓四哭訴道:「叔祖父,侄孫兒真的冤枉啊,侄孫兒只是聽說過那些禍事,沒有參與啊。」

    韓守令不理會韓四,自顧自說道:「你可知道,人族最尊貴的韓家是哪個?」

    「當然是大名鼎鼎的韓非子世家……」韓四本來只是順口一說,但說到一半,驚在當場,瞪大眼睛望著韓守令,隨後,臉上浮現驚怖之色,瑟瑟發抖,只要韓守令再說一個重字,他就會被嚇得屎尿齊流。

    韓守令微笑問:「人族最尊貴的地方,是什麼?」

    韓四已經沒了勇氣作答,但在韓守令的注視下,過了十數息才強迫自己正常思索,緩緩道:「自然是聖院。」

    韓守令繼續問:「眾聖之下第一人是誰?」

    「自然是方運方虛聖,現如今的當朝左相。」韓四認真回答。

    韓守令點點頭,道:「我韓守令雖然年紀輕輕就中了進士,但終究是賢身貴體,不落人後,斗狗賭馬,熬鷹役妖,玩的耍的,樣樣精通。若是一直如此,倒也不錯。只不過,當年跟在我屁股後面的堂弟韓守律竟然早我一步晉陞翰林,而且將來必成大儒,這讓我很難堪,我韓守令也要面子啊!我這人心狠手黑,所以找到守律,用他小時候的糗事威脅他,讓他給我找條出路,就算超不過他,也不能被他落下太多。他呢,給我指了一條明路,讓我幫方虛聖做事。只要入了方虛聖的法眼,我二十年內成大學士十拿九穩,甚至生幾個有機會成就大儒的孩子都不在話下。」

    韓四輕輕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不要說縣裡,甚至府里州里的紈絝子弟他也見過,可跟這種世家子弟比起來,那些紈絝簡直就是在過家家。

    韓守令喝了一口茶,繼續道:「我覺得這個法兒不錯,正趕上方虛聖與聖院要清理景國的污垢,刑殿缺人,我就跑老太爺那裡伺候了一天,討了這個差事。我聽說燕州最不服王法,而且燕州有幾個地方最出名,還編成了口號,叫『俞府的偷,黑苑縣的搶,涯縣自古沒皇上』。我很好奇啊,都說窮鄉僻壤出刁民,這刁民連王法都不在乎了?所以,我帶了自家人來瞧瞧,幫景國治一治這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