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韓四身上汗水如流。

    身為涯縣還算有名氣的小混混,韓四雖然本事不大,只會做些偷雞摸狗坑蒙拐騙的事,但最懂察言觀色,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惹到真正的大盜匪首。

    尤其在涯縣,遍山的大當家,滿地的凈街虎,小混混若是連話都聽不懂,早就被活活打死,橫屍街頭。

    不過二十齣頭,韓四僅僅親眼看到橫屍街頭的小混混就不下三十餘人。

    韓四一開始沒明白韓守令的意圖,但等韓守令說完,心中本能地總結出關鍵之處。

    第一處,便是韓守令背後是韓非子世家、聖院與方運,三方任一都能把涯縣從聖元大陸上抹去,若是聯手,能輕易顛覆一國。

    第二處,便是這位韓守令是個真正心狠手黑的傢伙,表面上看似開玩笑,可偏偏選這種地方,意圖太過明顯,這就是要解決掉涯縣所有的山頭取悅方運。在這種大的世家弟子眼裡,那些人簡直連螻蟻都不如。

    第三處,也是韓四認為最重要的,韓守令帶了韓非子世家的人來,最少有一兩位翰林,甚至可能有一位大學士。

    就涯縣這種地方,再凶再惡,也不過是一些舉人的望族而已,那些匪盜即便有讀書人,頂天是一些犯了罪逃竄的童生秀才。韓守令一個進士僅憑一口唇槍舌劍就能屠盡所有人,更不用說韓非子世家的助力。

    除此之外,韓四也從韓守令話中聽出其他的意味,總結下來,韓守令這個凶人要把整座涯縣當作禮物送給方運,而且不惜任何代價,不怕任何阻撓。

    廝混於市井之間,韓四太清楚這種手段,這幾乎是匪盜的投名狀,只不過普通的投名狀只是殺人劫物,這位世家子弟倒好,要把涯縣的匪盜凶人連根拔起,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不……不知大人叫小的來,有何吩咐?」韓四已經不敢叫他叔祖父,也意識到韓守令找到自己必然有原因。

    韓守令笑了笑,道:「乖侄孫,你還是叫叔祖父吧,我聽著舒坦。我找到你,很簡單,你雖然幹些下九流的勾當,但至少目前的證據證明你沒幹過喪盡天良之事,當年也有幾次善舉。」

    韓四苦笑道:「侄孫兒是被嚇怕了,哪敢做大惡事。」

    「我不與你廢話,你聽好。方虛聖和聖院也是要面兒的,所以,我這個差事,從頭到尾都要規規矩矩,有理有據,每一起案子,都要有完備的……嗯,證據鏈,就是要辦成鐵案的意思。所以,你現在可以選擇,繼續當我的侄孫兒,給你爺爺我辦事,還是走出這間屋子。」

    韓守令的話一如往常溫和,但韓四聽在耳中,只覺眼前這人是坐在酆都鬼殿上的閻羅王。

    沉默許久,韓四一咬牙,道:「叔祖父可能保我性命?」

    韓守令道:「你死了,對我有什麼好處?我自然會全力保你,但我不敢說不會出現意外,我只敢說,我會讓害你之人為你陪葬。」

    韓四想了想,又道:「我能有什麼好處?」

    韓守令愣了一下,道:「我未曾細想。」

    韓四臉色極為難看,這才是世家大紈絝的作風,對自己這種人呼來喚去,當作一條狗,根本不可能提前想什麼好處。

    韓守令尷尬一笑,道:「這是我的不對,你畢竟是我的侄孫兒。金銀財寶,十萬兩夠不夠?土地宅院……嗯,宅院可以給你,土地一寸都不能給,你自己用錢去買。這還不夠,我不能顯得小氣,這樣吧,我保舉你當一個官舉人,最高可以做到縣丞。」

    韓四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十萬兩白銀倒也罷了,終究是俗物,可官舉人和縣丞太誘人了。只要是景國封的官舉人,那麼在景國之內,韓四所受待遇與舉人完全相同,只要財力能力足夠,完全可以自建一家望族。更何況,有了這層身份,只要在聖廟範圍之內,任何想要殺自己都會被聖廟阻止!

    有了這個身份,那些所謂江洋大盜望族大戶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韓四輕咳一聲,道:「小的若真能幫叔祖父大忙,能否遠離景國,去他國承一個官舉人的身份?」

    「除卻孔城,十國各地均可。」韓守令的聲音里有一絲懶得掩飾的優越。

    韓四大喜,眼中閃過一抹狠色,道:「侄孫兒雖然膽小,但這些年任人欺凌,豈是心甘情願?無非是因手無縛雞之力,連童生都不如,只能任人宰割。既然叔祖父如此照拂侄孫兒,那侄孫兒自當捨命相助!叔祖父,您說吧,要侄孫兒做什麼?」

    韓守令道:「很簡單,助我收集涯縣所有望族大戶的罪證,無論有多小,無論有多大。在我離開涯縣之日,便是你升任官舉人之時!」

    韓四一撮牙齦,滋地一聲,為難道:「這件事太過艱巨,小的再精明,也必然會被發現。更何況,很多事小的也只是聽聞,未曾真的見過。」

    韓守令道:「這你不用擔心,你只需要提供所知的消息,並去做我們給你指派的事,等到你身份暴露之時,此事也已經接近尾聲。更何況,我們並非直接將所有人一網打盡,而是一步一步來,用溫水慢慢燉,等道他們發現熱水沸騰的時候,已經逃不掉。嗯……據我所知,咱們涯縣的韓家做過一些不光彩的勾當?」

    韓四一聽,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在地,哀求道:「涯縣韓家雖未不算良善之家,但也庇護侄孫兒多時,也曾施捨於我。韓四若是出賣韓家,連畜生都不如。」

    「你以為,不出賣韓家,你在我眼裡就比得上畜生嗎?既然你不從,那我便去找韓霄天,他是個有野心的傢伙,更對我的……」

    韓四猛地抬起頭,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打斷韓守令的話堅定地道:「叔祖父,從此以後,韓四就是您的一條狗!只求您助我殺了韓嘯天,讓二娘嫁給小的!」

    韓守令哈哈一笑,道:「好,很好!」

    三天後,景國涯縣發生了一起大案。

    世代賢良的韓家被縣衙拿住殺人的罪證,韓家族長攜十二人懸樑自盡,韓嘯天妄圖逃跑被亂箭射成刺蝟。

    之後的第二日,刑場之外,三個韓家首犯被捆在樹上,樹邊的告示欄詳細寫著韓家三人的罪行,包括火燒布店殺害三人、搶劫運貨隊伍殺害七人以及欺男霸女等諸多罪惡行徑。

    韓家三人的罪行激發了民憤,在有心人的引導下,全城百姓都開始唾罵韓家,認為他們罪有應得。

    隨後,涯縣縣令進行公審公判,根據嚴打司的要求,當場把三人砍頭示眾。

    韓家罪人皆被押送往京城,另有發落。

    韓家所有財產,全部充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