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者有刑殿在,師出有名,但加征商稅,卻沒有大義之名,必然會困難重重。

    商稅改革的難度,遠遠大於司法革新。

    因為,商稅是從景國各家族甚至各世家口中奪食。

    以現如今景國的稅收方式和財政狀況,若不進行商稅革新,撐不過五年。

    但是,若進行商稅革新,萬一執行不當,很可能撐不過三年。

    方運之前無論是改革吏部還是改革司法,都沒有觸動各勢力的根本利益,但商稅改革卻不一樣,這是在剜各大勢力的心頭肉。

    沒有足夠的利益交換,各大勢力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在聖元大陸,真正的大商人都是讀書人,要麼這些大商人本身就是大家族,要麼背後有望族、豪門或世家。

    增加稅收,實際上就是從景國的讀書人口袋裡掏錢。

    這遠遠比架空皇權更加困難。

    畢竟,眾聖世家也在其中。

    所以,這次方運沒有像革新吏部和司法一樣強行推進,而是先成立稅務總司,先把這個部門的構架和制度完成,再做其他。

    稅務總司的成立並沒有引發太多的關注,因為表面上看只是理清稅收,增加稅收人員,保證稅收順利,這並沒有觸動任何勢力的核心利益。

    在稅務總司建設的過程中,方運舉辦了一場夏日文會,邀請景國所有世家、豪門以及大勢力參與。

    方運還有讀書人的身份,所以這種文會不會犯忌諱,但邀請的人員太過特殊,頓時全景國的焦點。

    方運著重邀請景國各大家族的家主。

    方運乃是人族虛聖,一國左相,地位早就超過普通世家的家主,所以景國各家族全都非常重視,除了少數家主實在無法到場,所有家族的家主都帶著家族的精英前往,更有一些家族特地從自家人中挑選最美的女子,一併參與文會。

    方運請了陳家家主陳銘鼎主持此次文會,而且這場文會與普通的文會沒有太大的區別,無非是吟詩作賦,投壺戲耍。

    許多人有些失望,本以為方運會宣布希么大事,後來猜測,這應該方運借文會與景國各勢力交流,並沒有太深遠的意義,只是表達方運的一種態度。

    左相願與讀書人共天下。

    臨近結束,方運終於登上前台。

    方運的第一句話就讓眾人發懵。

    方運長嘆一聲,道:「唉,這個左相,真難當啊!」

    眾人目瞪口呆看著方運,尤其是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甚至充滿失望,沒想到在文會之上,方運竟然提這種話題。

    方運卻不管眾人,繼續大吐苦水。

    「你們看這泉園,上次我回來的時候,還只是草木初綠,現在卻已經繁茂至極,荷花綻放,這才意識到,我已經數月未歸。這左相之位看似風光,實則步履維艱。上有聖院,刑殿壓著,禮殿牽制,完全騰挪不開。中有太后管著,下有百官掣肘,縱然有百般力氣,也施展不開。不過,有一點我很欣慰!」

    方運用誠懇地眼神掃視在場眾人,道:「咱們朝堂之外的讀書人,大都是支持我的。」

    一些年輕讀書人沒想到方運這麼難。

    「方虛聖您放心,我們永遠支持您!」

    「您是景國支柱,我們豈會反對!」

    「方虛聖您放寬心,就算天下人都反對,我們也堅定地站在您身邊。」

    那些年輕人熱血上涌,但那些年紀大的讀書人卻只是靜靜看著方運,有幾人甚至皺起眉頭,感覺不妙。

    待年輕士子們說的差不多了,方運笑道:「多謝諸位,有諸位的話,那方某就放心多了。不過,景國內憂外患,危機重重,我與朝中同僚殫精竭慮,不敢說完美無缺,只要能讓景國穩中有進,便已經知足。我本來不想在文會上說這些話,可惜,我今日才得知,國庫入不敷出,朝廷的財政,恐怕會遇到一些困難。」

    全場鴉雀無聲。

    現在哪怕是閱歷不足的年輕讀書人也意識到,方運這是在哭窮,必然別有深意。

    方運似是不在乎別人的想法,繼續道:「國庫空虛怎麼辦?有個叫董越千的說要加征田賦,我當時就惱了,差點給他一耳光。景國農人辛辛苦苦一年,一共能打多少糧食?一共能賺幾個錢?如果還加征田賦,讓農人怎麼過?會造成多少家破人亡的慘事?這是我們官員應該做的事嗎?簡直荒唐!」

    此次文會宴請賓客眾多,所以方運叫上內閣之人,包括李志霄、徐長庚和董越千。

    一眾內閣官吏齊齊看向董越千。

    董越千憋得滿臉通紅,可老實的他一句話說不出來,他根本就沒說過這種話,可又不敢當眾反對方運,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李志霄是正人君子,疑惑不解,感覺這不像是董越千說的話。

    徐長庚最是機靈,隱約意識到什麼,暗暗發笑,然後拍拍董越千,低聲說:「別誤會,這是好事。」

    董越千心中委屈,卻什麼都不敢說。

    方運繼續道:「我當時就想,國家有難,八方支援,但咱也不能剝削勞苦大眾,諸位說是吧?」

    不到一半的人點頭。

    那些年紀大的家主們,一動不動,如木雕一般。

    「所以,有個叫徐長庚的提議,景國什麼人最富,就加征什麼人的稅。」方運道。

    手正放在董越千肩膀上的徐長庚呆若木雞,臉上一片茫然,這是什麼情況,自己沒說過這話啊,相爺怎麼信口雌黃?

    李志霄看到徐長庚的表情,立刻猜透事情緣由,差點笑出聲,低下頭,強忍笑意。

    徐長庚可是現如今的官場紅人,因為方運的緣故可謂紅得發紫,在場幾乎大多數人都認識他,於是,一道道莫名的目光掃過他。

    徐長庚打落牙往肚子里咽,一聲不吭。

    李志霄不厚道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別誤會,這是好事。」

    方運又道:「我當時就罵了徐長庚一頓,富人怎麼了?富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那是通過努力和智慧賺來的,憑什麼說加稅就加稅?徐長庚還跟我狡辯,振振有詞說,富人也有區別,不是所有富人都應該加征。我仔細一想,是這個道理,於是我就考慮,我們是不是要減免一些稅賦,讓有些收入不高的人不用交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