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幾乎所有高門大戶意識到自己的核心利益已經染指后,便撕下一切偽裝。

    全人族上千望族名門豪族以及整整十二個世家家主集體出現在倒峰山下,上書請願,要求在沒有除掉妖界之前,方運停止所有的革新,以免人族動蕩,若是方運一意孤行,他們不介意幫助慶國清君側。

    隨後,慶國與谷國國君都連續頒布兩道聖旨。

    第一道聖旨宣布,對所有景國的物品加收三成的特別商稅,旨在保護本國工坊與工人。

    第二道聖旨則發文斥責方運禍亂景國內政,若是方運繼續如此,兩國將與景國皇室締結千年之盟,願意出兵幫景國皇室剷除奸臣。

    景國皇室沒有回應,一直保持沉默。

    但就是這種沉默,卻讓全天下人看到,方運與景國皇室已經完全站在對立面上。

    皇室在這種時候沉默,而不是反駁慶國與谷國,代表景國皇室隨時可能同意與兩國結盟。

    武國國君竟然沒有忘記湊熱鬧,親筆寫聖旨說如果慶國敢在這種時候對景國動武,那武國就直取慶國。

    但是,隨後武國內閣表示在妖界入侵的時候,絕對不會對慶國用兵,引得武君把內閣眾官罵得狗血噴頭但卻無可奈何。

    因為,反對方運的世家中有一家在武國。

    與此同時,東雲州、燕州與京城許多五品以上的官員陸續發聲,表示堅決支持景國國君,若是朝中有亂政奸臣,他們會不惜一切抗爭到底,還景國一個朗朗乾坤。

    許多低品官吏沒有發聲,但卻開始利用各種方式阻撓方運的革新。

    尤其東雲州與燕州兩地,差役、吏員與官員三級人員集體排斥革新,導致方運的革新寸步難行。

    刑殿的人員不得不潛伏起來,若是對一地兩地的官員進行嚴厲懲罰是十分輕鬆的事,當兩州過半官吏反對,即便是刑殿也不敢動手,因為一旦抓捕那些官吏,必然會導致各地官衙癱瘓,禮殿和東聖閣必然會找借口逼刑殿離開景國,打斷革新。

    很快,三殿與方運展開反擊。

    東海龍宮宣布,發現妖族在慶國與谷國通過水路截取聖元大陸情報,對慶國與谷國展開暫時性的水禁,禁止兩國人族在水上從事包括打漁、養魚、客運、貨運、遊覽等等所有的活動,三天之後,兩地船隻必須離開水面,否則龍族將會對其全部摧毀。但,不影響他國船隻與人員。

    東海龍宮還計劃,若一個月後依然無法剷除所有妖族間諜,將粉碎所有水道上的橋樑。兩個月後若依舊發現妖族,將開始更全面的清查,不排除禁止慶國與谷國兩地任何人取用水。

    此消息一出,兩國嘩然。

    兩國徵收高額商稅,的確能阻止景國的物品流入兩國,但若代價是全面水禁,便等於殺敵一千自損兩千。

    之前東海龍宮對慶國禁海,僅僅是包括海洋與長江,其他河流都沒有限制,而現在,慶國連在一條小河上使用竹排都不行。

    這不僅僅涉及到貨物的運輸,還涉及到大量相關的從業人員,還涉及到各種利益集團,一旦他們把怒氣發泄到皇室頭上,慶君必然要給出一個說法。

    如果僅僅是第一步水禁,慶國家大業大,完全可以死撐很久,但粉碎橋樑,則等於砍掉慶國的兩條腿。

    慶國水路密布,若是所有的橋樑都斷掉,也就意味著基本的陸路運輸也會被中斷,整個慶國將會癱瘓。

    至於龍族說的禁止取水,則不可能實施,但卻能表明龍族與方運的決心。

    這是龍族的威脅,更是方運的威脅。

    論榜之上,許多慶國人開始抨擊方運。

    「不愧是虛聖,竟然想出這麼陰毒的手段!慶國提高商稅,你們景國不過是不賺錢或者少賺點而已,但你堂堂人族虛聖,聯合外族開水禁,禁的卻是慶國無數百姓的命!你若不滿慶君,請針對他,不要去謀害慶國百姓!」

    「人族虛聖,與龍族勾結,與古妖眉來眼去,在妖界大舉進攻之時貿然變法,惹得十國動蕩,我看啊,那個真正的方虛聖已經死了,從葬聖谷走出來的,不知道是什麼,或許他的體內藏著一個妖族的魂魄!」

    「請方虛聖饒過慶國千千萬萬以水為生的百姓。」

    各國讀書人陸續反對。

    「就你們慶國百姓是人,我們景國工人就不是人了?我們辛辛苦苦製造的東西,憑什麼你們說加稅就加稅?」

    「大家都是賣東西,各憑本事,你們慶國是可以調整商稅,我們外人無權反對,但你們既然敢調整商稅,就不能怪人水禁。本來兩國好好的,你們先挑事,挑事完再裝無辜?狀如女表子。」

    「我也承認,這事東海龍宮做得過分,但我們要想想,是誰先用卑劣手段挑釁的?景國正常販售東西是挑釁嗎?不是!但是,你們慶國谷國突然提升商稅,並且干涉景國內政,這是挑釁,這才是根源!」

    論榜上抨擊方運的文章越來越多,在東海龍宮宣布水禁的三個時辰后,論榜上出現一個震撼的消息。

    慶國一個中年漁夫得知水禁后,用家裡最後的錢買了一些肉和砒霜,一家七口吃完,盡數死亡。

    最後鄰居發現,那漁夫在臨死前,用血在牆上寫了十個大字。

    「謝方虛聖逼死一家七口!」

    論榜上頓時炸了鍋,批判方運的讀書人蜂擁而至。

    「人族虛聖,草菅人命!」

    「都說方運智謀高,何曾誅盡眾蠻妖?今日手染百姓血,殺人不需用劍刀!」

    「為了名利,為了景國那一點點工坊多賺一點,方運簡直喪盡天良!」

    「龍族與方運勾結,戕害人族百姓,身為讀書人,我們難道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嗎?我們應該加入阻止方運亂政的隊伍,與正義的力量站在一起!」

    那些原本支持方運的人,不得不閉上嘴。

    人死為大,在這種時候,哪怕是公道的話,都會被曲解,都會成為把柄。

    各國高層冷眼旁觀論榜論戰,都對那一家七口的死起了疑心,以雜家的手段,誘導一個普通漁父去死是很簡單的事,而且不會留下痕迹。除非半聖親自出手,否則無人能知道真正的原因。

    半聖不可能為了這件事而親自下場,更何況沒有誰能百分之百確定此事有貓膩。

    論榜上反方運的聲浪罕見地成為主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