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榜萬問,終於驚動慶國滿朝文武。

    正如方運所言,官僚系統有著無比巨大的慣性,但實際上,在一個官本位的社會,最精英的那批人中,大多數都會在官僚系統之中。

    所以,當慶國意識到己方在輿論上陷入絕境后,沒有像方運那樣第一時間想到革新,而是找人背鍋。

    這是每個族群精英階層的習慣。

    很快,慶國發表聲明。

    承認死者一家所在地的縣令為官不正,已經押解回京,並把當地知府貶為七品,同時州牧調離。

    聲明還說,那一家七口的死亡雖然是龍族造成的,但慶國並不准備推卸責任,而是開始研究如何保障相關百姓的溫飽。

    最後,慶國譴責龍族與水殿,並希望聖院主持公道。

    當天晚上,東聖閣分別傳書給方運與慶君,要求雙方前往東聖閣商討兩國紛爭。

    在約談文書下達的一個時辰后,工殿的一道文書逼得慶君不得不在深夜召開臨時朝會。

    工殿以技術革新需要為借口,撤走聖院在慶國的所有工家讀書人,並且中止所有對慶國的技術支援以及機關支援,鑒於慶國私自設置貿易壁壘,阻撓工家發展,慶國皇室與官府工坊的技術使用費用提高到五倍。

    近些年,工殿是實力膨脹最快的聖院殿閣,因為隨著大量技術的革新與普及,工家的聖道在不斷擴展,聖道增強,工家人的力量也就隨之增強,對聖元大陸的相關力量掌控自然更強。

    為了發展工家技術,但又不至於讓創新者顆粒無收,工殿近些年規定了技術專利,技術創新者可以將技術交付給工殿,而工殿負責推廣,所有使用相關技術的工坊,都要繳納一定的專利費用。

    一般而言,普通的專利費用很低,因為過高會阻撓工坊發展,但因為使用的工坊數量極多,在總量上還是非常可觀,所以許多創新者獲得了不菲的財富。

    工家讀書人尤其是擁有創新能力的工家讀書人,已經成為聖元大陸的一批新貴。

    甚至有人統計過,人族近三十年的新望族與新名門的創立者中,工家讀書人佔據了整整三成,而且他們的財富增長也位居各家第一。

    技術專利使用費很低,可許多工坊要使用許多工殿的技術,佔據總成本的百分之五左右,所有工坊都可以接受這個比例,畢竟收益是大於支出的。

    現在技術使用費提高到五倍,這意味著大多數工坊將會賠錢,做的物品越多,賠得越多。若是不交,工殿可以出手制裁。

    所以,從現在開始,慶國皇室與官府的工坊要麼全部關停,要麼不斷賠錢,直到賠不起而關停。

    或者,慶國皇室強逼全慶國人高價買皇室和官府工坊出產的物品,這正是慶國的對手願意看到的。

    慶君坐在金鑾殿的龍椅上,皺著眉頭,服侍他的宮女宦官都已經被他踢走,只有這些年一直伺候他的大太監還在身邊。

    龍椅對面的慶國百官已經吵成一鍋粥,有的官員認為應該繼續與景國和方運對抗,不能在這種時候認輸,有的官員則認為沒必要把事情鬧僵,應該坐下來好好商談。

    眾官正吵著,戶部尚書突然面色劇變,也不顧什麼君臣禮儀,快跑到龍椅前,附在慶君身邊低語。

    普通讀書人聽不到聲音,但翰林或以上的官員則聽得清清楚楚。

    許多人面色劇變。

    慶君越聽臉色越難看,最後一腳把老太監踢出去。

    那老太監從陛階上滾落,一頭磕在地上,昏死過去。

    慶君不耐煩地道:「把這個老廢物拖出去!」

    一旁的侍衛一擁而上,拖走昏死的老人。

    一個官員大膽地問:「陛下,發生了何事?」

    慶君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農殿下令,將會供應給十國高產作物的新苗種,但苗種產自血芒界,所有技術與培育過程都與血芒界有關,各國需要支付一定的育種費。除卻慶國與谷國,各國均可在作物收穫后交納部分糧食代替育種費,而慶國與谷國若想使用高產作物的苗種,則需要繳納全額育種費。具體的數字農殿沒有給出,但可以肯定,我們所要繳納的育種費,基本等於直接花錢購買糧食。」

    「農殿欺人太甚!此事關乎百姓民生,眾聖難道視而不見?」一名官員道。

    戶部尚書無奈道:「農務之事,農殿全權負責,眾聖不便插手。畢竟,農殿不只是那幾位閣老的農殿,更是全天下農家讀書人的農殿,哪位半聖願意得罪全農家人?」

    「我們依舊用之前的種子種植,農殿能把我們怎麼樣?」

    「農殿是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但我舉個例子,我們一個人一畝地只能種出三百斤糧食,但其餘各國一個人一畝地能種植五百斤糧食,這意味著,各國會有更充足的糧食,會有更充足的人手,無論做什麼事,都比我們慶國更快更多更好,用不了多少年,我們慶國就會全面落後各國。加上工殿與水殿的限制,慶國的各個方面會出現大衰退,甚至包括讀書人的數量。」

    「那也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了!景國的那位命不久……咳咳,我們只要再拖兩三年,景國無人,只要找個有景國皇室血脈的傀儡,打著北上勤王的旗號,便可侵佔景國數州之地。到了那時,象州與江州的大片土地與工坊,還不都是我們慶國的?」

    「對!我們不需要跟景國長時間對立,只需要幾年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吞下景國!」

    「景國發展再快,區區幾年的時間也不能改變什麼,我們慶國底子厚,兩三年的時間足夠!」

    「我們慶國可以向任何人低頭,但絕不能向景國與方運低頭!」

    「只有徹底戰勝方運,吞下景國,我們的文膽才會解除蒙塵!」

    眾多官員同仇敵愾,因為此刻金鑾殿上過半的官員在岳陽樓文會上文膽蒙塵,至今不甘心。

    慶君點點頭,陰著臉道:「不錯,我們絕不能向景國屈服!朕……」

    太醫令突然打斷慶君的話,道:「陛下,臣有急事請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