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准奏。」慶君的面色更難看。

    太醫令無奈道:「啟奏陛下,醫殿剛剛發布未來三年的規劃草案,其他方面一切正常。草案的最後一部分,宣布在十國建立一百座專科學院,培養更專註的醫家人才。其中前二十所醫家專科學院都設在景國,其餘八十所,分別在十國各地陸續建立,但選址完全避開了我慶國與谷國。我傳書詢問是不是出錯,醫殿說很快給我答覆。」

    慶君死死用力握著龍椅扶手,雙手青筋畢露。

    金鑾殿靜悄悄的。

    各殿在景國大興土木,建立學院,各國都意識到這是各國發展的大好契機,是增強國力的好機會,所以各國早就派人與聖院交涉,希望也在自己國家建設相關的學院。

    最為關鍵的是,這種大型院校不是說建就能建,聖院各殿閣掌握著審批權,否則就算強行上馬建設,聖院一紙文書下達,也只能拆掉。

    不是誰都有勇氣對抗聖院。

    現在醫殿開始不在慶國與谷國建設學院,其他各殿必然會跟進。

    不多時,太醫令道:「陛下,醫殿已經傳書回復,他們說醫殿之所以不在兩國建立專科院校,有三個原因。一是因為兩國風氣不好,一直守舊阻撓革新。二是交通不便,不利於藥材貨物運輸。三則是隱晦地表達,許多醫家新理念和新藥材源自方運,暫時不方便在慶國與谷國推廣。」

    慶君突然猛地一拍龍椅扶手,破口大罵:「混帳東西!」

    每個人都知道他在罵誰。

    慶國被孤立了。

    被聖元大陸最有發展潛力的幾股大勢力孤立。

    許久之後,慶君疲憊地問道:「方運是如何做到的?」

    「老臣聽說過,似乎是被他稱做利益捆綁的手段。他以大量的寶物、技術和理念為誘餌,誘惑各殿院以及各勢力與他和景國聯合。現如今,任何針對方運或景國的事,都牽一髮而動全身,針對方運,便等於針對聖院大部分殿閣,也意味著針對人族近半世家。」

    「方運運氣太好,從葬聖谷得了太多了不得的寶物,收買了各殿院。」

    眾官默默在心中算計,工家、農家、醫家和法家四大勢力的世家加到一起,已經接近半數,而兵家現在對工家和醫家依賴極重,又得方運大量傳世戰詩詞相助,再加上兵家人素來喜歡方運這種有脾氣有戰功的人,所以支持方運的世家總數絕對超過半數。

    雖然方運的改革觸動了許多世家的利益,但真正有抱負的世家,豈會在乎那些錢財田產,只要方運能拓展他們世家的聖道,就算方運砍掉過半的錢財田產他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世家不絕,眾聖不滅。

    聖道才是世家賴以生存的根本,田地錢財不是。

    真正在意田地錢財的,是世家之下的豪門、名門和望族。

    那些反對方運的世家,並不是因為方運的田地政策而反對。

    慶國的左相龐珏向前一步,道:「陛下,此事需要從長計議,不如等明天到了聖院,與方運商談后再做決定。」

    慶君輕嘆一聲,臉色暗淡。

    其餘官員同樣目光一變,眾人嘴硬,但也都明白,龐珏的話是老成之言,此事不能如此倉促應對。

    第二日,慶君帶著二十餘位高官早早來到聖院,進入東聖閣,但足足等了一天,直到夕陽西沉,方運也沒有出現在聖院。

    當太陽落山的一剎那,方運給東聖閣傳了一封傳書,表示因為身體欠安,不便遠離京城,若是慶國真想商談,請到景國京城來。

    慶君及眾官得到消息后,勃然大怒,憤而回返。

    慶國再次發動輿論力量,在論榜上指責方運有意怠慢。

    但是,許多人卻表示反對,方運在葬聖谷重傷未愈人盡皆知,一個為人族流血流汗的虛聖,要求慶君去景國沒什麼問題,畢竟虛聖比國君更尊貴。

    所以許多人沒有攻擊方運,反而嘲諷慶君架子大,連人族虛聖都不放在眼裡。

    回到養心殿,慶君看著殿中不足十二人的朝廷重臣,緩緩道:「諸位,你們也看到了,不是朕不想商談,而是他方運欺人太甚。此事,已經不能談和,為了我慶國萬載,有些手段,不得不動用了。」

    龐珏微微皺眉,道:「此刻並非是最好的機會,只有在景國大亂,我們北上之時,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如果此時使用,等那位聖隕,我們又當如何?」

    「等那位歸西,我們北上,那些手段只能算得上錦上添花而已。現在若不動用,一旦景國發展迅速,若有景國大儒憑藉聖道拓展而封聖,悔之晚矣。」

    眾官望向慶君,心中越發惋惜,慶君其實頗有胸懷與才智,但慶國多年高歌猛進,這位君王自以為慶國無憂,沉湎酒色多年,直到方運崛起,才打痛他,讓他有了危機感。可惜,慶君惡習深種,有些事不是說改就能改。

    龐珏道:「既然陛下決斷,那老臣必然全力配合!」

    「好,那朕便密會反對方運的世家家主,從景國內部給予其重創!即便不能顛覆景國,也要中斷方運革新,讓其傷筋動骨!」

    慶君與方運的兩方會談沒有開始便已經終結,但慶國除了譴責方運一番,再也沒有任何舉動,開始按部就班毀船棄船,放棄所有水路。

    景國失去谷國與慶國的市場,工坊的發展受到影響。

    但是,沒過幾天,在工殿的牽頭下,景國與武國展開了大範圍的工家合作。

    景國出技術、人才和機關,武國出資金、工坊、人力和市場,雙方進行深度合作,保證兩國互利互惠,共同發展。

    這個消息一出,各國那些準備抵制景國物品的勢力懵了。

    因為他們以為景國想要壟斷市場,要對抗各國,所以準備聯合起來學慶國抵制景國,但沒想到景國竟然開放技術,歡迎與各國合作,根本不想吃獨食。

    於是,一些高門大戶表面上什麼都沒說,暗地裡卻聯繫工殿、景國工部或方家,想要與方運合作。

    商人眼裡沒有國家,只有錢財。

    沒過多久,消息走漏,一些國家想要阻撓,但為時已晚,因為除卻慶國與谷國,各國家都有龐大的勢力已經與方運結盟,開始利用景國的技術與方式,建設新的工坊,用不了多久就能更高效地生產商品。

    不過,景國方面需要審核合作者的資質,所以各國真正能與景國合作的還是少數,但數量在慢慢增加,讓其餘想要合作的勢力看到希望。

    實際上,是景國故意減慢合作進度,因為景國只有在開闢出新的市場之後,才可能放心全面合作,否則的話,必然會造成生產過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