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聚集在玉海府衙外的人原本比較有秩序,但隨著時間不斷推移,一些工人模樣的人要求知府出來說話,但被衙役阻住,於是,這些人開始衝擊府衙。

    初期只是輕度的推搡,那些衙役根本不敢下重手,只能被動阻撓。

    但是,隨著事態不斷加劇,一個人突然倒地,太陽穴恰巧撞在階梯的尖端。

    「當官的打死工人啦……」

    一聲驚呼,徹底打破了原本勉強保持的平衡。

    許多原本只是中立的百姓聽說官府竟然打死工人,義憤填膺,呼朋喚友,一起要知府衙門給個說法。

    一傳十,十傳百,事情很快傳遍全玉海,更多的人趕往知府衙門。

    論榜之上,更是群魔亂舞,許多人已經把矛頭全部指向方運。

    眼看知府衙門前的情況就要失控,天空突然出現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震得所有人頭昏眼花。

    龍吟過後,現場一片寂靜。

    已經沒有人說話,因為所有人都抬頭望著天空,一條體長接近二十丈的巨大青龍懸浮在半空,同樣懸浮在半空的,還有兩頭體長超過五十丈的深藍巨鯨。

    兩頭巨鯨如同兩團烏雲,籠罩知府衙門前的街道。

    許多人看得膽戰心驚。

    一些膽小的人嚇得撲通一聲,跪下,高呼龍王爺爺。以致於越來越多人跪下,最後除了讀書人,連鬧事的人都跪在地上。

    聖元大陸的人族都知道海里有龍,但很少看到,像這種體型龐大形貌威嚴的龍王更是少之又少。

    那青龍冷哼一聲,道:「我乃青衣龍王敖青岳,全權負責水族與人族貿易。今天得到消息,有敵國姦細收買蠱惑景國工人與地痞,在玉海城鬧事,阻撓我們從人族購買物品,所以特來看看。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不許動,誰敢跑,格殺勿論!」

    敖青岳說完,散發出淡淡的龍王威壓。

    在場的一部分人面色劇變,一些地痞流氓竟然嚇得瑟瑟發抖。

    敖青岳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些地痞,冷笑道:「玉海城的工人一個月拿多少,每個人都清楚,而且人人都知道,在同樣的職位,玉海城工人的收入至少比其他地區高兩成。你們嫌收入少我信,說活不下去,我是不信的。我也懶得跟你們一幫蠢貨解釋,先從那個被害的死者開始。我想對其中一些人說,非常不好意思,我們龍族有種寶物叫虛樓珠,這個東西的用處不是特別大,殺不了人,守不住門,但可以記錄發生過的事情。現在,我就將之前虛樓珠記錄的一幕讓諸位看看。」

    敖青岳說完,張口一吐,一顆煙霧繚繞的蜃樓珠飛到高空,然後以天空為幕布,投射出光芒,放映出之前的畫面。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天上好像倒映地面的一切,從畫面上看,明顯是從高處向下記錄,可以清晰地看清下方發生的一切。

    眾人看了十幾息,畫面開始放慢。

    敖青岳道:「你們看紅光範圍。」

    說著,敖青岳吞雲吐霧,利用龍族術法形成紅圈,讓眾人知道看什麼地方。

    於是,所有人看到,那個死者原本只是故意假裝倒地,但是,他身邊的一個朋友竟然按住他的頭,狠狠撞在台階尖端,將那人生生撞死。

    突然,人群中一個人拚命向外跑,但是敖青岳一聲冷哼,龐大的龍力自天而降,將那人定在原處。

    附近的人急忙向後退,隨後看清,這人就是那個殺人兇手。

    敖青岳用冰冷的目光掃視最先鬧事的地痞流氓,緩緩道:「現在交待實情,本王還可以網開一面,若是負隅頑抗,就怪不得本王了。最先棄暗投明的三人,將無罪釋放,百息之內認罪的人,刑罰減半,百息內不認罪的,將被判為聯手謀殺那人,罪加一等。。」

    敖青岳話未說完,就見人群中有數百人跪著大喊。

    「我投誠!我投誠!」

    「我第一個棄暗投明,請龍王爺爺饒命!」

    「我是被慶國人收買的!那人雖然掩飾的很好,但絕對是慶國口音!我知道他住在哪兒,現在可以帶人去抓他!」

    「我們十幾人都是沖著錢來的,我們真不知道他們會殺人啊!」

    「我們都是聽說有錢拿才來的……」

    他們大聲喊叫,生怕敖青岳聽不清,也因此讓附近所有人知道了事情的起因。

    那些因為義憤而前來的人,已經意識到自己中了奸計被利用,羞憤不已,大罵慶國。

    敖青岳憑藉龍王的身份,再憑藉方運事先教過的手段,幾乎讓所有參與此事的人迅速認罪。

    直到這個時候,知府才出現,先是安撫眾人,然後抨擊慶國的卑劣無恥,最後則派出早就準備好的官軍,讓那些拿錢鬧事的人帶著他們去抓那些幕後黑手。

    不久之後,論榜之上出現虛樓珠記錄的畫面,不僅記錄了死者被殺的前後,還記錄了敖青岳出現后發生的一切。

    身為讀書人,在看到死者是被謀殺的那一刻,就基本猜到前因後果,再加上那些鬧事之人親口承認,慶國已經百口莫辯。

    於是,那些原本指責方運的人全都隱匿無聲,眾多感到被愚弄的讀書人開始對慶國進行口誅筆伐。

    罵完之後,許多人回想事情前因後果,暗嘆景國有能人,竟然在對方殺人之前就準備好虛樓珠,而且派出敖青岳這條龍王而不是派出知府,效果簡直立竿見影。

    此次景國指揮之人顯而易見,因為人族唯一能讓堂堂龍王出面做這種小事的,只有一個方運。

    眾人猜到方運后,開始不斷嘲諷慶君以及慶國百官蠢。

    隨後,工殿發文,強烈譴責鼓動工人收買地痞影響人族工坊,並聲明再有下一次,必然重罰。雖然沒指名道姓,但天下人都知道是在針對慶國。

    在玉海府衙不遠處的一棟庭院中,最先投降認罪的兩個地痞換上軍中服裝,與另外幾個校尉笑著交談。

    「不愧是方虛聖,早就把慶國人的手段看得清清楚楚,在事情發生的中期,不僅安排青衣龍王使用虛樓珠記錄,還派遣我們兩個外地來當兵的生面孔冒充流氓,裡應外合,搶先認罪,帶動那些真正被收買的人急忙認罪。」

    「決勝千里之外,運籌帷幄之中,說的便是方虛聖。」

    「說起來,慶國也真是廢物,玩明的玩不過方虛聖,玩暗的還是不行。」

    「不是他們廢物,是方虛聖太厲害。」

    「當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