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鄔瀚江道:「聞風奏事,是御史職責,若有不妥之處,在所難免。若是不允許御史有任何錯,那乾脆堵住我們的嘴算了。」

    方運冷笑道:「監察院革新之後,已經有明文規定,御史當以事實為準繩參奏。聞風而奏,僅指古時並無實權的言官,近百年各國監察院大權在握,早就不是純粹的言官,鄔侍郎何必裝糊塗。現在監察院已經能調查官員、批捕官員,若僅僅停留在聞風奏事的階段,還調查什麼,直接抓人不就是了!你這個監察院左侍郎,連監察院的基本條例都不清楚,是怎麼當上左侍郎的?平日里怎麼履行你的職責?偏遠的定府出了問題,讓我這個左相承擔責任,你身為監察院左侍郎,赤口白牙污衊栽贓,事後妄圖一走了之?誰給你的權力?誰讓你如此厚顏無恥?今日你既然敢參奏,那就必須要承擔罪責!」

    聽完方運的話,許多原本支持鄔瀚江的御史也悄然改變態度。

    當年的御史沒有實權,自然聽到什麼都可以參奏,現在的御史權柄極重,得到消息后不會立刻參奏,而是會進行調查,獲得足夠的證據后,才會參奏,若是事態緊急,甚至能直接聯合相關官署進行抓捕。

    若監察院還和以前那樣聞風奏事,聽到什麼不管不問就直接參奏誰,那等於在倒退。

    鄔瀚江又羞又惱,當官數十載,從未在朝堂之上受到如此指責。

    他忍無可忍,道:「左相大人,只要您敢擔負定府之亂的罪責,那下官也敢擔負參奏之責。」

    方運冷哼一聲,道:「很好,這是你自己說的!本官最寒心的不是你們的栽贓誣陷,而是在妖界姦細趁人族變法時期作亂,你們卻為了一己私利,引發內訌,這才讓本相寒心!」

    眾人全都愣住,這句話的重點不是寒心,而是方運對定府亂象的定性。

    鄔瀚江臉色劇變。

    輔相楊旭文忙問:「方虛聖,定府之事,可曾查證?」

    方運斬釘截鐵地道:「在刑殿、工殿和農殿聯手革新之際,定府上下串聯,對抗三殿與朝廷,甚至暗中派人縱火燒城,屠殺百姓,除了妖界姦細,沒有誰能做出如此天人共憤之事!」

    眾官看著方運,後背發冷。

    尤其是那些彈劾方運的官員,本來已經卯足了勁要在今日發難,沒曾想,方運竟然搶先一步將此事定性為妖界作亂。

    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定府之亂的幕後黑手是誰,但誰也不能當眾說出來,可方運竟然直接安到妖界身上,那事態比原本嚴重百倍。

    很顯然,若是妖界為禍,方運不會承擔任何責任,那麼鄔瀚江就難說了。

    盛博源試探著問:「方虛聖既然說是妖界姦細作亂,可有證據?」

    方運道:「刑殿辦案人員被燒死一人,除了妖界細作,還有誰如此狠心,除了妖界細作,誰還能對刑殿之人下手?」

    整座金鑾殿鴉雀無聲。

    眾官腦海中閃過無數個念頭。

    有人懷疑這是刑殿的苦肉計,但是,若是刑殿讓自己人送死被查證出來,東聖閣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必然會嚴懲刑殿,並以此為借口打斷刑殿革新,這種可能很小。

    那麼,最可能的是,刑殿的普通人員因為意外葬身火海,刑殿與方運趁機發難。

    刑殿之人被燒死的性質,遠遠比幾百人被燒死更加嚴重。

    說輕的,是藐視刑殿權威,說重一點,那等於在火燒聖院!

    在場官員都知道,定府之亂,絕對是以慶國為主的各大勢力的手筆,如果沒有燒死刑殿之人,無論怎麼查,他們都有辦法規避,最多找個替罪羊殺了,中斷一切線索。

    但是,現在刑殿的人死了,刑殿一旦認為此事是妖界姦細所謂,那性質由十國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一旦坐實,莫要說大儒豪門,也不去說一國之君,就算是半聖世家也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眾官心裡都明白,刑殿這是找到了把柄和借口,逼以慶國為首的各大勢力退讓,若是各大勢力還要阻撓,那刑殿絕對會不惜一些代價揪出幕後黑手。

    眾人不禁想起前幾天,方運用一個普通老人的死,逼得陳聖世家家主換人,現在死了刑殿之人,死了幾百人,方運有什麼不敢做的?

    但是,即便刑殿與方運定性為妖界為禍人族,事情也不會那麼順利,因為此事必須要經由四聖閣聯手裁定,不出意外,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是妖界所為。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既然四聖閣認為不是妖界所為,就必須找出誰是幕後黑手!

    偏偏現在正值兩界山第二次大戰,四聖閣若是宣布是人族在害人族自己,那成了什麼樣子?

    所以,事情真鬧到最後,真可能定性妖界姦細作亂。

    即便蓋棺定論,四聖閣也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低調處理這件事,逼三殿與慶國等勢力談判。

    而這件事上,三殿與方運情理大義三樣全部佔據,慶國等勢力若不付出代價,絕不可能全身而退。

    甚至於,慶國等勢力若堅決不妥協,不僅會引發聖院內亂,甚至可能導致四聖閣先分裂。

    畢竟,東聖閣必然偏袒慶國,而其他三聖閣絕不可能允許東聖閣護著慶國。

    眾人這才明白為何方運昨天一直在按照正常流程處理各種事,沒有一點天塌下來的樣子,原來早就已經和刑殿做出了決策。

    方運緩緩道:「定府官員剛剛請辭,當夜就發生妖界姦細為禍人族,甚為可疑,刑殿已經聯手戰殿,在定府展開大緝捕,抓捕所有定府請辭的官吏。」

    眾官倒吸一口涼氣。

    鄔瀚江面無人色。

    戰殿一直對外不對內,既然刑殿出動了戰殿,那事情的發展已經與在場每個官員都已經毫無關係,那是神仙們的事了。

    四聖閣沒有定性,戰殿聽信刑殿的一面之詞出動,雖然僅僅是輔助查案和緝拿而不是誅殺,但也說明戰殿在這件事上偏向方運和三殿。

    道理很簡單,戰殿現在的精力大都放在兩界山上,他們的人打生打死保護聖元大陸,妖界沒攻進來,人族反倒害自己人,以戰殿那幫暴躁的兵家讀書人的性子,沒直接衝到慶君面前給他幾個耳光已經是足夠剋制。

    更何況,三殿之中包括工殿,而工殿正在將大量的戰爭機關供應給戰殿,戰殿必須要考慮工殿的態度。
最近更新小說